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唐三中文網 > 八荒斗神 > 一千五百六十七 厚臉皮

一千五百六十七 厚臉皮

    “呵呵,大長老,這外人嘛,倒是有一個,咱們是不是得將這個外人先請出幻擂殿啊?”

    米泉話音落下,曲未另外一旁的二長老卻是目光一轉,轉到了那個獨臂青年的身上,接口而出的話語,蘊含著某種莫名的意味。

    二長老和四長老跟米泉都是一丘之貉,這個時候自然想要落井下石,借著這個機會將沈非趕出幻擂殿,或許是個不錯的選擇。

    聽得二長老所言,米泉眼中精光閃爍,不過他還未說話,霜影之祖霜山首先不干了,當即怒道:“米泉,霜影有什么手段,那是她自己的事,什么時候需要向你匯報了?”

    其實這就是米泉剛才之言站不住腳的原因所在,因為哪怕是在同一個宗門之內,各人修煉的功法或是丹武技也各有不同,米泉用此處沒有外人來強行逼迫霜影將那手段說出來,嚴格說起來是那么的可笑。

    要不是米泉身為幻影閣大長老,當他說出那樣的話的時候,恐怕已經被無數人恥笑了,不過那些年輕天才懼怕米泉,霜山卻是毫無顧忌,當即開口反駁。

    “哼,手段?我看她是不知從什么地方學了這妖法,卻來幻影閣排位大比之上施展,霜山長老的意思,是說我幻影閣的丹武技,還不如一些旁門左道嗎?”比口舌之利,霜山又豈是米泉的對手?這一番話似是而非,當即讓得后者語塞。

    而且米泉說著“不知從什么地方學來”的時候,那目光一直盯著中心主擂臺之下的獨臂青年,那意思不言而喻,那所謂的“妖法”,自然是沈非傳給霜影的。

    說實話,沈非這個外來之人,擊敗了管夷,更是在米泉手中堅持了三招,對于整個幻影閣來說都是一種另類的羞辱,諸多年輕天才雖然都驚畏沈非的實力,但如果從幻影閣的立場出發,他確實是一個外人。

    現在米泉就是要將沈非給排擠到所有幻影閣所屬之人的對立面,而霜影剛才施展的詭異“手段”,眾人從來都沒有見過,在米泉的引導之下,大多數人都下意識地相信了他口中所說。

    如果真是沈非傳授給霜影的某些手段,而霜影又用這些手段來擊敗了幻影閣的第一天才,那豈不真如米泉所說,幻影閣的丹武技遠遠不如一個殘廢小子隨手拿出來的東西了?

    不過眾人并不知道的是,米泉口所謂的“妖法”,確實是沈非的手段,卻不是他傳授給霜影的,而是由他自己施展而出的。

    而見得米泉這個老家伙不要臉不要皮地非要逼霜影說出個所以然,沈非心中也是憤怒升騰,聽得他哈哈大笑道:“哈哈,早就聽說幻影閣素來臉皮厚,今日一見米泉大長老的風采,沈非這才知道此言非虛啊。”

    沈非的這一道大笑之聲蘊含著一抹天殘魔訣的丹氣,將場中的議論之聲瞬間壓制了下來,而這地圖炮一般的譏諷,頓時讓得不少幻影閣所屬都有些忿忿。

    但沈非口中所說的“臉皮厚”,卻是有一定典故的,這其中原因,就要歸結為幻影閣那獨步地通界的易容之術了。

    在地通界大陸之上,說到易容之術,所有修煉者第一個想到的,必然是幻影閣,而這易容之術說來也簡單,就是在人臉之上抹上些東西,或是戴上惟妙惟肖的人皮面具。

    而這些東西抹上人臉之后,人的臉皮自然就變厚了,長此以往,幻影閣就得了這么一個略有些貶意的稱號,這也是從實質幻化到虛幻的一種另類典故。

    沈非曾經研究過地強榜和地雛榜,自然是知道這個典故,所以此時拿出來譏諷米泉的不要臉,倒也恰到好處。

    而且米泉逼迫霜影說出那詭異手段,臉皮確實是有夠厚,沈非這樣說,倒也并沒有冤枉了他,只是這樣一來,不免將場諸多年輕天才和那些原本和沈非沒有嫌隙的丹仙長老們一齊都得罪了。

    “小子,這是我幻影閣內部家事,什么時候輪到你在這里大放厥詞了?”米泉眼眸之中閃爍著一抹危險的光芒,根本沒有理會沈非的譏諷,反而是點明了沈非的立場。

    場中眾人都并不知道剛才管夷那一下乃是沈非的杰作,而并非是霜影的手段,誠如米泉所說,現在是幻影閣的地雛榜排位戰第一之爭,沈非在這里突然插口說話,未免有些不合適宜。

    “呵呵,大長老不用如此理直氣壯,咱們就事論事,霜影有什么手段,那都是屬于她自己的,你如此緊逼不放,難道是覬覦她所修煉的東西嗎?”沈非卻不會被米泉給嚇倒,這一番臉帶微笑的侃侃而談,讓得米泉臉色也是微變。

    因為米泉確實有探索一番剛才霜影施展那“手段”的心思,因為那種無形之間就能影響敵人的手段,實是讓人防不勝防。

    而且事實并不是像米泉所說的那樣,那種秘法也并不是和幻影閣的那些幻術手段大相徑庭,反而和幻影閣的風格頗有些相像。

    米泉心想如果自己得到了這門秘法,那以后在對敵的時候,可就占盡了便宜,因此他剛才出口,并不僅僅是想為管夷爭一口氣,而是真的如沈非所說,對霜影那“手段”產生了覬覦之心。

    但如此隱藏在心底深處的貪婪想法,卻是被沈非一語道破,米泉此時才清楚地認識到,或許比起這獨臂小子的丹氣戰斗力來,其口舌之利才是其最為強橫的武器。

    見得米泉語塞,沈非又是高聲道:“我沈非也見過不少擂臺戰斗了,在我的印象之中,從來沒有被打下了擂臺還能重新上臺比斗的,難道這幻影閣的規矩,真的如此與眾不同?”

    沈非剛開口的時候,目光還在米泉身上,而說到最后一句話時,卻早已經轉到了幻影閣總閣主曲未所在之地,那淡淡的譏諷之意,讓得曲未臉色不由有些尷尬。

    誠如沈非所說,不管剛才那一刻到底發生了什么,但管夷被霜影一掌轟下擂臺,那是鐵板釘釘的事實,這里數百雙眼睛親眼所見。

    幻影閣的規矩自然不是獨樹一格,所以曲未臉色才有些尷尬,所以他雖然暗罵這小子絲毫不給自己留面子,但卻不得不站出來阻止米泉師徒倆的無理取鬧了,因為此事說白了管夷就是輸了不服,想要東拉西扯和霜影再戰一次。

    “好了,大長老,此次地雛榜排位戰最后一場已有結果,不必再多說。”曲未先是沉聲朝著旁邊的米泉說了一句,而后便是轉過頭來,面對下方的數百年幻影閣修煉者。

    “我宣布,本次地雛榜排位戰第一名,霜影!”曲未的高聲蘊含著九重丹仙強者的一絲丹氣,清晰地傳入在場每一個人的耳中,讓得整個幻擂殿在短暫的安靜之后,便是爆發出一陣強烈的歡呼。

    不管怎么說,霜影也都是屬于幻影閣所屬,她能奪得這一次排位戰的第一,雖然是在意料之外,但這并不妨礙這些年輕天才對她這個第一的崇拜。

    而且相對來說,管夷平日為人囂張跋扈,在這幻影閣內的人緣并不好,要不是其實力強橫,身后又有著米泉這一尊大長老的老師,或許早就被人下了黑手了。

    霜影為人雖然冷淡,但和幻影閣內大多數人都沒有什么沖突,加上人長得漂亮,比起管夷來不知道好了多少倍,所以此時眾人的歡呼,倒是發自內心。

    而經過了今天這一戰,或許就是那平日跟在管夷身后溜須拍馬的趙巖之輩,心態恐怕也要有所改變了。

    聽著四周的歡呼之聲,北方高臺之上的米泉自然臉色陰沉,中心主擂臺上的當事人管夷更是郁悶得發狂,因為今天這事轉變得未免也太詭異憋屈了,就這樣將幻影閣第一天才的位置拱手讓人,他又豈能甘心?

    只是眼看霜影取得這一次排位戰第一名的結果已經無可改變,管夷卻又無可奈何,不過當他目光與北方高臺處的老師對視了一眼之后,卻是從后者眼中看出了一絲異樣。

    “別讓那霜影下臺,開口挑戰她!”一道細若蚊蚋的聲音傳進管夷的耳中,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他一愣之下,當即明白是那個身為大長老的老師在給自己支招。

    眼看著霜影已經在眾人的歡呼聲中移動蓮步,下一刻就要走下擂臺,管夷陡然踏出兩步,高聲喝道:“霜影,我管夷要向你挑戰,你敢不敢接?”

    管夷這喝聲蘊含了他五重地丹境的丹氣,雖然是在一眾嘈雜的歡呼聲中,還是讓眾人聽了個清清楚楚,所以在這一瞬間,整個幻擂殿,便又是詭異地安靜了下來。

    眾人心中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這管夷剛剛才被霜影擊敗,怎么轉眼之間又要出手挑戰了,難道他還想再輸一次再丟一次人嗎?

    不過相對于這些年輕天才來說,北方高臺上的幾大仙丹境長老卻都是有著一些另外的想法,因為他們都能夠看出剛才管夷之所以落敗,只是因為一些不為人知的意外原因罷了。未完待續。

    

  http://www.chtvh.com.cn/bahuangdoushen/692069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chtvh.com.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