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唐三中文網 > 沉魚策 > 第六十一章 勾踐

第六十一章 勾踐

    見她如此堅決,夷光只得咽下嘴邊的話,無奈地道:“那我先走了,改日再來看姐姐。”頓一頓,她又道:“胭脂話多饒舌,不宜留在姐姐身邊侍候,我已經通知內府那邊了,待會兒就會把胭脂帶走。”

    鄭旦一驚,連忙道:“誰許你這么做的,胭脂是我的人,誰也不許帶走。”

    夷光輕聲溫言道:“姐姐放心,內府會另外安排幾個手腳靈巧的人過來照顧,不會影響到姐姐。”

    鄭旦攔住夷光去路,眉眼間怒氣涌動,“我說了不許帶走胭脂,聽不懂嗎?”

    “胭脂真的不適合留在姐姐身邊。”

    “適不適合我自有分寸,不需要你來幫我決定。”面對鄭旦的言語,夷光溫柔而堅定地道:“此事已經定了,不得更改。”

    她曾不止一次看到胭脂暗中出入琉璃館,再回想到初二那日的驚險,恐怕與胭脂脫不了干系,否則怎么鄭旦前腳剛去館娃宮,伍榕后腳就來纏著夫差一道過去了?這樣的人,是斷然不能繼續留在鄭旦身邊的。

    前些天她忙于給太王太后制葯以及開解夫差,直至這會兒才有時間處理此事。

    最終,胭脂還是被帶離了鳴鳳殿;不過,夷光始終沒有將實情告訴鄭旦,一來是不愿她承受被身邊人背叛的痛苦,二來是怕她會去質問胭脂,打草驚蛇;想著等這件事過去以后再說。

    夷光以為,她與鄭旦的姐妹情深,不會受一個胭脂的影響,卻不知,這份情在鄭旦心里早已經變了質。

    一切,開始失控……

    除夕夜是家家戶戶團聚的日子,王宮亦不例外,夫差一早就去了百寧宮陪伴太王太后。他本想讓夷光同去,但夷光認為自己并非王宮之人,再加上太王太后并不喜歡她,去了怕是會尷尬,所以不肯同往,夫差知道她的心意,也不勉強。

    午膳過后,趁著眾人不注意,夷光提著一個食盒悄悄來到位于王宮最北側的掖庭,這里是罪人待的地方,日日要做苦役,越王勾踐就被關在此處。

    在塞了一貫錢給掖庭管事后,夷光見到了正在推磨的勾踐,這也是越國被滅后,她第一次看到勾踐。

    她曾在數年前隨父親一道入宮赴宴時,遠遠見過勾踐一面,那時的勾踐溫和賢雅,寬仁大度,給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眼前這個人披頭散發,神情呆滯,怎么也沒法與那位豐神俊朗,談笑風生的越王聯系在一起。

    夷光忍住鼻尖的酸澀,走過去輕聲道:“大王。”

    勾踐仿佛沒聽到她的話,只是麻木地推著磨盤,此刻的他與其說是一個人,不如說是一頭驢。

    “大王。”夷光又喚了一聲,這一次勾踐終于有了反應,他停下腳步木然看著夷光,“你……誰?”

    他似乎太久沒有說話,連完整的話也不會說。

    “民女姓施,父親是大王身邊的御醫。”夷光的話令勾踐身子一震,那雙呆滯空洞的眼睛漸漸凝起一絲神采,“你是施公的女兒?”

    “是。”夷光用力點頭,見無人注意他們這邊,飛快地道:“自從大王被擄至吳國后,范先生與我就一直在暗中籌謀營救大王之事,您放心,我們一定會將您救出去。”

    勾踐默默聽著,半晌,他搖頭,用一個個生疏的字表達著意思,“別、你們、害了。”

    夷光聽懂了他的意思,“大王怕連累我們?”

    勾踐點點頭,“我、習慣,不要緊。”他伸出手,上面布滿了厚厚的繭,猶如一雙黃色的手套。

    “無論付出什么樣的代價,我與范先生都一定會送您回越國,為了您,也為了死在那場戰爭中的越國百姓。”說到這里,夷光不禁想起了慘死的父親,不由得落下淚來。

    勾踐看出了她的心思,艱難地道:“對不、起。”

    夷光搖頭,“范先生與我說過,一切都是父親自愿,與大王無關,您無需自責。”

    “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為……而死。”說了一陣子,勾踐說話漸漸有些順暢。

    “救您的事情已經有了幾分眉目,但還需要一段時間,只能先委屈大王了。”

    勾踐點點頭,領著夷光來到他所住的地方,是一間通鋪,連床也沒有,只有滿地的稻草,與王宮中的高床軟錦相比,實在是天壤之別。

    “坐。”勾踐指著墻角比別處略微厚一些稻草。

    夷光依言坐下,從食盒中取出一碗尚在冒著熱氣的湯丸,她道:“聽父親說,大王最喜歡吃芝麻餡的湯丸,每年除夕,必定要讓御膳房做一碗。我學著做了一些,也不知合大王口味,您嘗嘗。”

    勾踐雙手顫抖著接過,舀了好幾次方才將一個湯丸送入嘴中,當牙齒碰到熟悉的芝麻餡時,淚水頓時流了下來,劃過臟漆漆的臉龐,變成兩顆墨珠。

    “很久……沒吃到這么好吃的湯丸了。”勾踐一邊說一邊舀起湯丸拼命往嘴里塞,腮幫子被塞得滿滿的了還在繼續,直至全部嘔出來。

    夷光沒有勸,也沒有阻止,只是默默地看著,這一年多來,勾踐一直在吳國為奴,受了太多太多的委屈,急需一個地方發泄。

    不知過了多久,勾踐漸漸平靜下來,“其實你們無需為我費心,我已經認命了。”

    夷光肅然道:“大王的命在越國,在九天之上,不在此處。”

    勾踐苦澀地笑道:“你真覺得吳王會放我離開?”

    “吳王本性不壞,更非嗜殺之人,否則也不會一直壓著伍子胥,不讓他取您性命了。您再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勸他放了您。”

    勾踐定定看著夷光,不知在想些什么,良久,他點頭道:“本王相信你。”

    “我瞧那掖庭管事是個貪財之人,我會想辦法多送一些錢財給他,讓他善待于您;只是……”夷光為難地道:“為免惹人懷疑,我不能常來此處,還望大王見諒。”

    勾踐點頭道:“我明白,實在是辛苦你們了。”

    夷光正要說話,眼角余光瞥見懸在梁上的一個褐色的東西,疑惑地道:“這是什么?”

    “蛇膽,有條蛇從外面游進來,好在還沒睡著,被我撿起石頭打死了,蛇肉被管事拿去吃了,只留下一個苦膽,本想吃蛇膽明目,又聽說膽內有毒,便一直擱著了。”

    “原來如此。”夷光恍然,她不能在此處待得太久,又安慰了勾踐幾句后,便離開了掖庭。

    夷光走后,勾踐走到懸在半空中的蛇膽前,一言不發地看著,半晌,他突然伸出舌頭舔了一下,頓時一股難言語喻的苦澀自舌尖蔓延,覆蓋了舌頭上的每一個味蕾。

    這確實是蛇膽,但并非像他告訴夷光那樣用來明目,而是為了日日舔其上面的苦味,以此銘記在吳國所受的苦難。

    他從來沒有放棄過復國之念,也從來沒有甘心一輩子在吳宮為奴,他要回去,回到越國,將今日所受的苦楚,百倍奉還于吳國!

  http://www.chtvh.com.cn/chenyuce/948572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chtvh.com.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无错36码特范围网址 世界著名股票指数 超级大乐透开奖 探球比分即时足球比分 pk10走势图规律 深海捕鱼大师无敌版 美东二分彩技巧 六肖中特一千怎样赔 老虎机怎么压稳赚 开心农场游戏免费下载 AG夏日营地游戏技巧 幸运赛车走势图 深圳六合图库 快三大小技巧 黑龙江时时平台 555彩票网苹果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