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唐三中文網 > 浮光禍世 > 第334章 放厥詞

第334章 放厥詞

    這次的“政變”,實際上是頜天和蕭鳶殤一起經歷了開端,而現在,那圖書館也越發蒼白無力起來,玻璃渣“嚓嚓”地產生,就在這兒愛莫能助,也可以。

    但是,頜天對著誰去說話?這是囑托,還是期待?

    “小姑娘,你小心被那月鉤砸到,這可是要命的死路!我馬上就來。”

    這是頜天的聲音,此刻的她,一如剛剛,是云淡風輕的神色,是一抹身影的衣袂飄飄。

    這才發現,是一個頗為清瘦的少女。

    ?她已經被少女的身體所在地嚇到,因為她不知不覺就已經冒出來,還是莫名其妙的--為什么會突兀地站在“月亮”下面?難道是在作死。

    ?她幾乎算得上是作死了,只不過看起來沒有到達死的時間。

    而頜天看著看著,就毫不猶豫地走上前去,她的身體極速,此刻也幾乎是跑著過去的。

    她若是晚來一分鐘,甚至是一秒鐘--那偶遇的少女,都會死。

    巧遇,善哉!

    “你這是要死啊?”

    這兒的世界,已經幾乎沒有一個人。

    剛剛頜天感覺一片的岑寂,不過這兒,是完全沒有其他的聲音,她認為只有自己和蕭鳶殤,她還不知不覺地連累了蕭鳶殤……

    蕭鳶殤在眼前,他現在不知道怎么去和透明的魂魄廝混!

    那么,自己的壓力,應運而生?為什么!

    “啪……”

    “你給我看清楚了,下次可不救你了!”

    在頜天已經頗為焦躁地提醒那不要命的少女之時,眼前的世界變動,心臟的跳躍加劇,而她也越發緊張兮兮地沖著少女而去。

    少女已被嚇傻。

    “哎呀,泠大哥,一個少女中招,你替她擋住這月亮有什么用,有本事就雙雙都沒事啊!”

    頜天早已懶得和蕭鳶殤計較。

    眼前的月牙,是一個魂魄的惡作劇。

    此刻,它則是割斷了吊起月亮的紐帶,是那一陣風吹進來的時候,瞬間打碎的一根晶瑩剔透的吊鏈。

    而此刻,伴隨著幾顆渾圓的珍珠,那月亮首當其沖,已經對準嚇呆的少女。

    少女的身上,是一種急需救助的感覺。

    她的眼底,沒有焦距,是因為彷徨的感覺,早已在洗濯她的心。

    “泠大哥……感覺救下她!”

    “得了吧,我都已經準備好了。”

    月亮失去了自己原先的高度。

    此刻,就算是再簡單的一次擊打,包括那魂魄坐電梯一般,直接跳到明月的身上,這種拉力自然是聚沙成塔的。

    那么,少女已經很難救下?

    “快點。”

    眼前就是那駭人的明月,清風朗月的光沒有,現在成為了一塊奇形怪狀的頑石。

    而頜天見機行事,她一把挽起少女的手臂。

    自己將她牽著。

    “哦,唔……”

    那少女,看起來頗為傻愣愣的,現在是因為頜天牽著少女的手,她才發癡地將自己的聲音說出,已經是口齒不清。

    “別怕,我這就帶你脫險。走一步,再走一步……”

    頜天的聲音,已經淋漓盡致地發揮到極致!

    “哦,我明白了。剛剛,是我,我……”

    這是什么傻子?

    那小姑娘的神色,頗為自得淡然。

    她仿佛是一個傻子,又好似一個天才,只不過她的心,差一竅,沒有開竅?

    說的話,是魔語,這樣讓頜天稍稍喘了一口氣。

    “太恐怖了,她若是會說人語,我就足以認為,她是一個人界棄嬰,然后咋就到了蕭家呢……”

    她覺得納悶,自己的心在跳躍的時候,眼前千秋萬代,少女隨著自己,亦步亦趨。

    “你好弱。”

    此刻,頜天的聲音,早已是淡然出現了。

    她的眼前,赫然則是那少女的手腕。

    此刻,木訥寡言如少女,她則凝滯了自己的視線,淡淡的清波漾起。

    讓頜天產生了一種憐憫。

    或許,這是她的下意識而已,沒有其他的原因,只不過她愿意,她和那少女,是深有同感--只不過她也是一個廢柴。

    “給你點天地之氣。”

    她沉吟一聲,自己覺得,少女也該要自我保護了,她的身體,此刻也太過于柔弱,宛如垂楊柳,一捏就直接斷了。

    此刻的她,天地之氣縈繞在指端,自己輕輕敲擊在少女的手腕上。

    天地之氣宛如打開了閘門,瞬間“呼啦”一聲,就冒出去幾絲,一抹柔韌的細絲,此刻不多不少,注入遇險少女的身上。

    咆哮的天地之氣,在頜天的丹田內。

    她在此刻,分秒必爭,則是隨手釋放了些天地之氣,為的是讓少女不死而已。

    “嗯。”

    她只會幾個字的柔軟呢喃,現在并非一個智者,只知道以她那純凈的眼,對準頜天。

    她的稚氣未脫,但看起來是十幾度的光景,和自己差不多!

    天地之氣的注入,她仿佛毫無感覺。

    “為什么?”

    她想問天地之氣的下落,最終還是想到自己坎坷的身世。

    她就是一個棄嬰,被義母尋到。

    眼前的世界,卻何等不公平。

    一個傻子少女,在名門望族生活。

    “站好,千萬別亂動。不對啊……”

    頜天也覺得奇怪了。

    自己救下的傻女,她為什么現在和自己一樣,是不睡覺的,三更半夜,她的精神甚至比自己還好,只不過言談幼稚,宛如一個不會說話的人。

    天地之氣在她的身上,此刻完全感覺不到,已經銷聲匿跡。

    難道是誰,攔截了她的心血?

    “哥哥這樣說,我就不動一下下啦。”

    頜天本想問她一聲,卻不由自主地為少女的容顏一振。

    “她傻得可愛,但是我呢?我仿佛已經戴上假面。”

    她掐著時間,自己牽著少女,已經可以料到,眼前那巨大的明月落下,會造成怎么樣的后果。

    崩塌,撕裂空間,還有什么?

    “啪嚓--”

    這個聲音,讓頜天下意識地關照了一眼身邊的少女。

    她看起來,懵懵懂懂,一臉迷糊。

    她的神色,即使是那微微的一絲波動,都會讓頜天發現的。

    而此刻--

    寒氣撲面而來,還沒有等到頜天睜開眼睛,就已經裹挾了巨大的氣浪而來,在眼前產生了驚心動魄的紋理。

    冰藍色?

    是那月牙,直接被粉碎的感覺,頗為讓頜天心疼。

    “好好的一盞燈,現在就沒有了。”

    她的心,自然也是好生感懷。

    這氣浪,頜天估摸著,應該擴散很快,現在就該到自己和少女被掃射了。

    但是,她一絲異常都沒有感知。

    心中因為質問而疑惑,她抬起頭來--百镀一下“浮光禍世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http://www.chtvh.com.cn/fuguanghuoshi/883826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chtvh.com.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