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唐三中文網 > 光之子 > 第二十七章 柴房柴叔

第二十七章 柴房柴叔

    很快,我發現,黑衣人帶著我居然又飛回了皇宮,他這是干什么,難道他就是魔皇身邊的人嗎?

    黑衣人漸漸放慢了速度,悄悄的降落在柴房附近,從他身上汗濕的程度,我知道,他也快筋疲力盡了,我心中不由得暗喜。

    黑衣人將我扔進柴房,向四周看了看,關上房門,喘息著說道:“你小子還真重,差點就回不來了。你不要多想,我暫時還不會廢你功夫。有些事情我要問你。”說完,他一把摘下了頭上的面罩。

    我頓時楞住了,眼前的黑衣人赫然就是那個成天只會喝酒砍柴的柴叔,我目瞪口呆的說道:“柴叔,怎么會是你?”

    柴叔嘿嘿一笑,恢復了原來的聲音說道:“怎么不會是我,從你第一天到這里來,我就看出你不簡單,告訴我,為什么你會有一級神器?”他說話的同時,我發現他的斗氣在快速的恢復著,我明白,靠武力,我是沒有絲毫機會的,面對這這個可以與魔皇相媲美的大敵,我嘆了口氣,說道:“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是這樣的,我本是人類艾夏帝國的一名魔法師,從小就修煉光系魔法,……”我將自己的經歷大略的說了一遍,當然包括得到諸神之王的承認,傳給我圣劍那一段,當我說到妖王的時候,柴叔的眉頭深深的鎖了起來。

    “……就是這樣,我們一起來到了魔族,試圖勸阻魔皇繼續對人類用兵,結合大家的力量共同抵御即將復活的妖王,可魔皇根本就不聽我們的解釋,一意孤行,將我打成重傷,并抓走了我的同伴。”

    柴叔點了點頭,說道:“你也算夠狠的了,為了解救同伴,居然自毀容貌,到魔皇宮來臥底。”

    我苦笑道:“您以為這是我愿意的嗎?我是被魔皇的黑暗魔法能量入侵,腐蝕了我的身體,如果不是有圣劍的保護,恐怕我早就已經完蛋了。可身體的傷疤卻始終無法恢復。”

    “原來是這樣。你這些天,每晚都出去,我都暗暗的跟著你,你和木子的關系好象不一般吧。”這個老家伙,心還真細,剛才我并沒有說出和木子的事情,沒想到他居然一直在跟蹤我,看來,不得不和盤托出了,感覺上,這個柴叔好象并不是對我很有敵意,我尷尬的一笑,說道:“您既然對魔族這么了解,應該知道木子去人類國家臥底的事情,我就是她的同學,也可以說是她的情人吧,我對木子是真心真意的,這次來魔族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為了她,可您也看到了,我弄成現在這個樣子,還怎么配的上木子,只能在暗地里默默的看看她。”說道這里,觸動了我的心事,我不禁黯然神傷起來。

    柴叔說道:“先把衣服換上吧,剛才那一下,整個首都的人都驚動了,說不定會有人搜查到這里。

    我驚訝的說道:“您不打算把我交出去嗎?我可是來這里臥底的。”

    柴叔微微頷首,說道:“我不把你交出去,并不證明我會放過你。你別以為剛才的話打動了我,我是為了你身上的一級神器才暫時相信你的。”

    我問道:“您和魔皇都曾經提到過一級神器,這是什么意思啊,難道神器還分等級的嗎?”

    柴叔用看白癡的眼神看著我,說道:“當然是分等級的,難道諸神之王在傳你圣劍的時候沒有告訴你嗎?神器共分為5級,一級的是最具威力的,只有諸神之王才可以擁有和分配,我之所以相信你,正是由于這個原因,諸神之王總不會看走眼,將自己的佩劍傳給一個邪惡的人,像你說的那把龍神蘇克拉底之杖基本屬于四級神器左右,而魔皇用的黑暗魔龍槍是上古魔神傳下來的,屬于二級神器。”

    我驚訝的說道:“原來是這樣,那為什么我的一級神器加上一個四級神器竟然抵擋不住魔皇的一個二級神器呢?”

    柴叔一邊自己換著衣服一邊說道:“那是因為你的絕對力量不夠導致的,你以為神器那么好駕御嗎?不說一級神器,以你現在的力量連哪個四級神器都發揮不出全部威力,而當今魔皇是我魔族有史以來的第一天才,以50余歲的年紀就可以掌握黑暗魔龍槍的全部威力,雖然這和他那坐騎黑暗魔龍對他的幫助有一定的關系。但他的聰明和努力也是不容質疑的,你現在的能力最少也和他差兩個檔次以上。魔皇雖然在武學層次上還沒達到戰神級別,但相差已經不是很遠了。除非你能像諸神之王說的,去那個什么峽谷接受光神的傳承,否則,別說妖王,就是魔皇你也絕對不是對手。”

    他分析的很對,在我全盛的時候又有兩件神器都打不過魔皇,確實是實力上的差距,原本以為自己已經算的上大陸的頂級高手了,但和魔皇、柴叔相比,還是差的太遠。

    柴叔已經換好了衣服,突然,他劇烈的咳嗽起來,臉色蒼白,我的力量已經恢復了一些,趕忙上前扶住他,問道:“你怎么了,柴叔。”

    柴叔瞪了我一眼,從邊上拿起木柴劈了起來,他一邊劈著一邊說道:“還不是你害的,我老了,不中用了,今天耗力太多,老毛病又犯了。”

    我走過去,說道:“我幫你劈吧,您休息會兒。”現在,我的小命在人家手里攥著,哪兒敢隨便招惹他啊。

    柴叔說道:“不用,我自己來就行了,我當年為了將斗氣練到戰神的地步,強行打通經脈,雖然成功了,但也傷了肺,肺屬木,為了散發肺氣,我才在這里劈了幾十年的柴。我今年已經97歲了,恐怕也沒幾年好活了。”

    我換上自己原來的衣服,對柴叔說道:“一看您就不是常人,為何要留在這里呢,應該不是光為了劈柴吧。” 

  http://www.chtvh.com.cn/guangzhizi/343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chtvh.com.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