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唐三中文網 > 侯府嬌寵 > 第490章 那的風景好看?

第490章 那的風景好看?

    平常日子,每次經過正殿,殿門都是開著的,皇后不喜陳雜空氣,除卻下雨大風天,都囑人開門窗透氣,怎如此刻緊閉?

    興許接見要員,大皇子徹底失勢,沒有可能東山再起,能從天牢出來免了重則,庶民身份平安過一輩子,就是萬幸。

    一人倒臺,就有另外一些人長勢。其中,當以靜北王為最。

    雖四皇子掌管兵部,可在大齊,真正有勢的并非武將。

    何況,論血脈正統,靜北王更勝一籌,更有爵位在身。

    思及此,秦柔唇角勾起,這個賭注,她下對了。

    正在這時,殿門忽的打開,只見謝凜一身黑底金邊袍,步步走出。

    原來,皇后接見的人是內閣首輔,朝中極有勢力的人,重要決策中心。

    見他走來,她立即避到一旁,十分有禮的道,“謝大人。”

    三字落下,只見謝凜步子微頓,凌厲的視線在她身上逡巡而過,就那么一眼,竟是一語未回,徑自走人。

    秦柔低著頭,聽到離去的腳步,秀眉擰起,然后抬頭看著那道冰冷的背影。

    都說謝大人高傲非常,這一次她領教到了。

    出于禮節,她率先打了招呼,他卻置若罔聞,將她當做空氣。

    砰——,重重的拍桌聲響起,嚇的秦柔身體一抖,拉回心緒透過開敞的殿門看去,只見皇后陰沉著臉。

    之后她又見掌事嬤嬤躬身入內,上前連拍皇后背部替她順氣。

    火氣這么大,是不是謝大人說了什么?

    剛這樣想,她就聽溢滿怒意的一聲傳來。

    “他當自己是什么東西?到本宮面前耀武揚威,一介臣子罷了,內閣首輔,有幾個安好?就連先前舉薦他入內閣的伯樂,死后尸體都被鞭打呢,連個棺材都沒!”

    話到此處,聲音更加尖銳,“本宮倒要看看,不歸本宮陣營,他能囂張到何時?”

    秦柔聽的清楚,瞬間明白,謝凜拒絕皇后邀請。

    “柔兒,何時來的,怎不吱聲?快進來。”

    這時候,皇后看到了秦柔,立即命掌事嬤嬤去請。

    “娘娘。”

    進去后,秦柔就要福身行禮,很快就被皇后阻住。

    不多時,她已從上首座位下來,握了秦柔的手,“現在,你不是一個人,小心謹慎才是,見到昭汐了?境況如何?”

    “是,娘娘命人熬燉的補湯,她收了。”

    說到這,秦柔故意露出有話要言卻不敢的樣子。

    “怎了,她為難你了?”

    秦柔立即搖頭,連忙道,“沒有。”

    聲音也比之前大,是她故意為之。

    “你這張臉,滿滿寫的都是委屈,一一道來,若她做錯,本宮替你做主。”

    楚鳳歌已是庶民,連帶他的側妃,就算因為腹中胎兒仍在皇宮,但身份,和平民又有什么區別?

    秦柔面露難色,隨即掙脫皇后的手,“這些話本不該說,可……,補湯接了去,皇側妃卻是心不甘情不愿,屢次教訓我,說我不配走到她面前,更要自稱奴婢,以她為尊。”

    不配兩字激怒皇后,諷刺聲溢出丹唇,秦柔秉著她的旨意前去,說她不配,不就是看不起椒房殿?

    楚鳳歌都這般了,還等著仰仗誰?

    “柔兒別氣,此事本宮有法,嬤嬤,帶她下去安歇。”

    “是,娘娘。”

    不一會,秦柔就被掌事嬤嬤扶著出了去。

    皇后獨自一人在殿,庭中宮婢也被遣退,她慢慢走到廳門處,望著滿園花骨朵。

    就在這時,一名宮廷侍衛迅速入內,見到皇后立即躬身,“娘娘,消息傳來,大皇子已瘋。”

    竟瘋了?怕是禁不住跌入谷底的落差,沒有受住打擊。

    不過,對她而言,大好事!

    “皇上可知?”

    “天牢已嚴加看守,楚郡王去了太和殿。瘋癲消息傳來時,秦太傅去了趟,秦大小姐也在。”

    皇后秀眉微挑,輕聲道,“嗯?竟有此事。”

    話落,朗聲輕笑,而后揚手,“退下領賞。”

    “謝娘娘。”

    躬身一禮,很快退下。

    得了這消息,皇后心中更加歡暢,周太子還在大齊,楚鳳歌瘋癲,皇上必定封鎖消息。

    為皇家顏面,要不了多久,就會被送出皇宮,這輩子都別想回來。

    局勢對北兒相當有利,再念及朝中,蕭瑾言風頭十足仕途一路往上,可惜是四皇子的人。

    謝凜沉浮至今權勢極大,她一直想拉攏,卻總是被拒絕。

    思來想去,她立即遣來宮婢,“公主近日如何,反思的怎樣了?”

    “回娘娘,一切安好,沒有再鬧著要出去。”

    “事情已經過去,皇上的氣估摸著消了,過幾日大慈恩廟會,準她出宮。皇上那,本宮會去說。”

    只有一個條件,隨同周無策一起。

    “是,娘娘。”

    站在殿門處,瞧著宮婢遠去的身影,皇后心里頭更加舒爽。

    此時,秦云舒已經出了宮門,左右尋不到父親,現在他心情不好,估計已經回府了。

    可她剛這樣想,就見遠處站著兩道身影,都很熟悉。

    一個是父親,另一個是瑾言。

    兩人正在談話,從她的角度看,挺有話聊的。

    只是,在談什么?瑾言背對著,她瞧不清他的神色,父親一臉官相,看不出喜樂。

    秦云舒站在原地,過了一會后,秦正發現她,沒多久走了過來。

    她立即迎上,看了站在遠處的蕭瑾言一眼,卻在收回視線時被父親擋住。

    “那的風景很好看?”

    話里有話,照舊一臉嚴肅。

    秦云舒笑了,挽住他的手,“父親哪里的話,我還以為你不等我直接走了。我知道你心中不暢,可旁人的路,豈是你能左右的?小時候確實不錯,隨著歲月,皇室中哪有初心不變的人?”

    到底是大不敬的話,又在宮門前,說到后面聲音變小很多。

    咚——,秦太傅抬手給了她一記,“最后一句,不許再說。”

    然話音剛落,卻聽——

    “秦太傅。”

    恭敬萬分,隨即拱手以禮。

    秦太傅眸色一沉,他一出宮門就碰到蕭瑾言,怕不是聽到他入宮,一早候著了?

    現在,他和舒兒說話,又來了。

    

  http://www.chtvh.com.cn/houfujiaochong/692510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chtvh.com.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