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唐三中文網 > 九界仙辰紀 > 第一卷 初出茅廬三兄弟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不好擔負的責任

第一卷 初出茅廬三兄弟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不好擔負的責任

    “爹!爹!你別和他說了,這個人滿嘴胡說八道,要不是牛牛下了狠手,可能現在牛牛已被他們這些人活活打死了!他們十幾個人打牛牛一個,居然還敢來咱們家要說法,到底是誰不講道理,誰欺負人!”殷沐氣急喊道。

    “哎呦,怎么著,殷大小姐你不樂意了?你說我們要活活打死牛牛,那牛牛人呢?尸體呢?現在躺在擔架上的不是牛牛吧?怎么著,殷大小姐若是不忿的話那下半輩子我要是不行了你來伺候我怎么樣?”

    “你……!”

    殷沐氣的滿臉通紅,偏偏這種羞人的話根本無法辯駁,憑白污了她的口。

    “罷了,罷了,沐沐,你不要說了。”殷老爺喘著大氣說道。

    “徐兄弟,”殷老爺強忍著身體的不適,歉意說道:

    “牛牛小孩子一個,打架手里沒輕沒重的,把你傷成這樣,原是要讓他去給你賠禮道歉的。可是牛牛半個月前逃出鎮子,我叫了不少人出去找他,都沒找到。徐兄弟,我老漢替牛牛給你陪個不是,你盡管說想要多少錢,我賠給你,只希望你不要再繼續鬧下去了。”

    “啥?殷老爺你這話怎么說的,啥叫我繼續鬧下去?我徐二狗是無理取鬧的人嗎?你們都說說,我是嗎?我是嗎?”

    徐二狗向左右之人求證著,喊叫聲非但不小,反而更大了些。

    圍在巷子兩頭的百姓自然要說一聲“是”,但是誰也不敢招惹徐二狗這個黏人的狗皮膏藥,沒人說話。

    反倒是徐二狗身邊那十多個嘍啰異口同聲道:“不是!當然不是!”

    “對嘛……”

    徐二狗斜著眼睛看著咳嗽不止的殷老爺,笑道:“殷老爺,您老是咱鎮子上的大老爺,可不能信口噴人呀!”

    殷老爺攔下氣急想要罵人的殷沐,擺擺手,嘆息道:“罷了,罷了。徐兄弟,別在外面躺著了,進來說話吧,進來喝口茶,咱們商量商量怎么解決!”

    徐二狗看殷老爺那仿佛隨時都能一口氣接不上來當場氣絕的模樣,也不敢一直胡鬧。

    他對身邊兄弟使了個眼神,大伙把他抬進了殷家的院子里。

    隨即,嘍啰們又涌出院子,把圍觀的鄰里們全部攆走。

    ……

    聽到這,紀凱忍不住大罵道:“這他娘的還是人嗎!天底下怎么會有這么不要臉的人!無恥!太無恥了!”

    殷沐苦笑一聲,顯然徐二狗的無恥之行還不止這些。

    紀隆君拍了拍殷沐的小手,說道:“沐沐,徐二狗那個狗賊肯定是趁機獅子大開口,狠狠訛詐了你家一筆錢吧?”

    殷沐道:“他若是訛詐一筆也就罷了。我爹爹為了趕緊打發他走,即便徐二狗狠狠要了一個很大的數目,我爹爹也咬牙給了他。誰知道徐二狗看錢得來的容易,以為我家里藏了很多錢,隔三差五的就讓人抬著來我家鬧著要營養費。”

    “我家里雖有些家產,可這都是幾代人辛辛苦苦攢下的,哪經得起徐二狗這么三番五次的討要啊!”

    殷沐似乎忘記了悲傷,只是恨恨說道:

    “我爹爹托人找鎮長說情,希望鎮長能幫著說說話,讓徐二狗差不多就算了。誰知道鎮長推脫公務繁忙,根本不管徐二狗胡鬧!我爹爹……我爹爹本就病重,被徐二狗三番五次的氣擾之下……嗚嗚……”

    紀隆君和紀凱對視一眼,眼里都是憤怒。

    殷沐控制了下情緒,擦擦淚痕,對紀隆君歉意的笑了笑。

    紀隆君心疼的問道:“沐沐,你家里的叔叔嬸嬸呢,他們沒人出頭說話嗎?”

    “本家叔嬸們本是受我家照顧的,我爹受徐二狗一伙欺負,他們也看不下去,要給我爹出頭。可是徐二狗下手太狠,他既害死我爹爹,又搶了我家財產,更不把我那些叔叔伯伯放在眼里,打傷了好些人。鬧的久了,我那些叔伯也怕了,有些個搬家搬了出去,不敢和我家來往。還有些……還有些……”

    “還有些怎么?”

    “還有些,竟然落井下石欺負我們娘兒倆,把我家的一些產業和田地都搶了去,嗚嗚……”殷沐說著眼睛一紅,又低聲嗚咽起來。

    “什么?這些人,這、這、這還是人嗎?!”

    紀凱氣的嚯的站了起來。

    殷沐明白紀凱本性善良在為她的遭遇打抱不平,可是事已至此說這些又有何用呢?于是擦擦眼淚,低聲安慰道:

    “隆君,大凱,你們不用替我擔心,我有手有腳的,我娘身子骨還可以,日子總能過下去。”

    “哎,遇上這種爛事,時日久了誰還愿意出頭呢?這事大家都看出來鎮長根本就不愿管,徐二狗又是鎮子的巡邏官,他們也是擔心日后被徐二狗報復,這些我都能理解。”

    “牛牛呢,牛牛一直沒有回來嗎?他被徐二狗一伙圍攻,傷的重不重?”紀凱問道。

    “牛牛身上多處受傷,好在沒有傷到要害,他藏在后山里緩了近兩個月才回來。牛牛回來時爹爹剛剛去世,氣的牛牛嘴唇都咬破了,我怕他做傻事,爹爹沒了我不能再沒了牛牛,死活勸住了他。那些日子徐二狗學聰明了,要么藏在家里不出門,要么出門前后都是十幾個狗腿子護著他。牛牛說什么也要報仇,但是一直沒有找到徐二狗落單的時機。”

    “我勸牛牛,讓他趕緊離開鎮子。萬一他被徐二狗一伙抓到,以徐二狗狠毒的心性肯定會活活折磨死牛牛!現在我爹爹不在了,徐二狗還有什么可顧忌的?”

    紀隆君心里一顫,問道:“牛牛沒有做傻事吧?”

    殷沐道:“沒有,牛牛說非得讓徐二狗給爹爹償命不可。他不聽我勸告,尾隨了徐二狗幾次,非但沒有傷到徐二狗有一次還差點被徐二狗那些嘍啰圍住,牛牛只得又逃出鎮子,藏到山里去了。他說,這次無論如何要在山里練好了本事再出來,非得取了徐二狗的狗命不可……”

    紀凱看著紀隆君,問道:“哥,這事咱們得管啊!要不是上回咱們給牛牛吹了那么大牛皮,牛牛也不會做事這么不冷靜。”

    紀隆君眼皮一跳,看了紀凱一眼。

    殷沐趕忙說道:“不不不,大凱,你不要這么說,這事你倆怎么能有責任呢?徐二狗橫行鄉里,他早就看我家不爽,明著暗里一直想找點事,只是之前還沒有機會和膽子而已。”

    “隆君,你倆千萬不要有這種想法。無論你們來沒來過殷家鎮,打沒打過徐二狗,我家該攤上的事……都是老天注定的,誰讓這個世界就是這般殘酷呢。”

    紀隆君有些不忍,他輕輕拍了拍殷沐手臂,小聲道:

    “沐沐,你不用說了。這件事我指定要管的。別的先不說,牛牛是不是還躲在鎮子東邊山里?我先去把牛牛接回來,咱們再商量這事到底怎么處理吧。”

    殷沐看著紀隆君的眼睛,點了點頭:

    “接回來也好,牛牛逃出去一年多了,也不知道過得怎么樣,甚至他現在還在不在山里我都不清楚。隆君,如果你能找到牛牛,你們……你們把他帶走吧!”

    殷沐道:“牛牛繼續留在鎮子上,以他的性子絕對不愿忍氣吞聲。徐二狗那個狗賊迫死了我爹爹,現在更加無法無天,如果讓他遇上牛牛難免又是一場大沖突。隆君,雖然咱們年齡相仿,但是你的閱歷要比我和牛牛強得多,牛牛若是能跟你一起到外面世界闖一闖,我……我很高興,也很放心的。”

    紀隆君沉默無語,紀凱看了看紀隆君,有些著急道:“哥,你倒是說句話啊!”

    紀隆君瞪了紀凱一眼,沉聲道:“我說什么?沐沐和她娘相依為命,家里連個能依靠的男人都沒有,如果牛牛真的跟著咱們浪跡天涯去,誰來幫著沐沐撐起這個家?”

    紀隆君看著殷沐道:“沐沐,以后的事以后再說,我先去后山尋一尋看能不能找到牛牛。三天,不論能不能找到牛牛,三天內我必定回來。”

    紀凱追問道:“哥,那我呢?”

    “你留下來吧,替沐沐妹子干點活。劈劈柴挑挑水,我弟你總會吧?”

    “這還不小菜一碟。”

    “那就好。”

    三人又閑聊了會兒,紀隆君把身上僅剩的二兩碎銀子都交給紀凱,囑咐紀凱這兩天到集市買點好吃的給沐沐補補。

    他則離開殷家鎮,獨自朝東山行去。

    望山跑斷腿。

    東山嚴格意義上來說和礦城背靠的礦山是一脈相接的,都是奇山山脈探向南方的一條余脈。

    雖說是余脈,但南北延綿數百里,山勢高聳,原林密布,頗為壯觀。

    紀隆君邊朝著東山快步而行,邊細細思索殷沐家的事。

    “大凱這個蠢貨,沐沐家遭遇這么大變故,我哪有能力負責任?這不是瞎往自己身上攬嗎?”

    紀隆君皺眉想道,“沐沐家偌大一個家族,作為頂梁柱的殷老爺被活活氣死,家里的長輩們接連出走,還奪了家產不相往來,晚輩里就還剩一個牛牛可惜還有家不能回,哎……”

    紀隆君犯了愁,這種事任誰遇上都要愁的薅頭發。

    “負責任,我怎么負責任?我一不姓殷,二不是殷家甚至殷家鎮的人,難不成就因為當初不經意間給牛牛灌輸了一些理念,現在就得一肩挑起這么大的責任?若是我強行出頭,這事要解決勢必得先廢了徐二狗。還有那個隔岸觀火不怕事大的鎮長,那些翻臉無情的殷家族人,這些我都要解決?”

  http://www.chtvh.com.cn/jiujiexianchenji/692514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chtvh.com.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