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唐三中文網 > 落地一把98K >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獸性的淪喪,人性的回歸?(二合一求票)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獸性的淪喪,人性的回歸?(二合一求票)

    當一個人專心于某事的時候,可能會進入一種超然物外,物我兩忘的狀態。

    其實一般情況下架槍,Rocky并不會像是這樣如臨大敵。

    可眼下不同。

    不僅是因為對方手里拿著一把稍不留神就足以將他轟殺至渣的AWM,更因為他清楚的知道對手是那個男人。

    那個ID叫做“Vic”的男人。

    Rocky只能也必須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嚴陣以待。

    然后...他就被偷了。

    仿佛身體被瞬間抽空,整個人無力地一頭栽倒,沿著山坡一路不停的翻滾。

    Rocky的視角也一下子被拉到了空中,屏幕轉眼就從彩虹變成了黑白,滿臉呆滯地看著屏幕上滾過的那個擊殺。

    Menhera醬?

    腦海里以往的畫面不斷翻滾流轉,Rocky逐漸回憶起了這個ID是誰。

    記憶中。似乎是個著包子臉的可愛女生,總是出現在那個男人的周圍。

    一雙大眼睛忽閃忽閃,像是寶石貓一樣充滿了對周圍一切的好奇。

    等等!

    Theshine不是說那女孩是個吉祥物嗎?

    那也就是說...

    自己被個吉祥物給干掉了?

    意識到這一點的瞬間,Rocky的臉上頓時青一陣紫一陣的,看起來精彩極了。

    主持解說臺上。

    榮爺三人也是用了好一會兒才消化掉眼前這始料未及的一幕,旋即互相對視了一眼后卻又是有些相顧無言了起來。

    同國內各大平臺直播間直接炸開了鍋,無數彈幕滾動的讓人目不暇接。

    “這...Menhera醬抬了一手?”

    “霧草!師徒情深啊!這也太及時了吧!”

    “什么師徒情深,明明是濕乎虐我千百遍,我待濕乎如初戀!”

    “我恰檸檬,嗚嗚嗚!求求你別說了!”

    “哭了!這樣徒弟請給我來一打!”

    “話說回來,vic也不算太畜生,最后不是還回來救了Menhera醬一波?”

    “好像也是...這尼瑪,我怎么更酸了!”

    “像極了愛情啊!”

    “愛情:閉嘴,什么都特么像我!”

    “......”

    山坡下的樹后,劉子浪極限一槍干掉卡爾后雙手已經離開鍵盤,差不多放棄治療閉眼等死了,

    這種情況下再怎么掙扎也是徒勞。

    下一刻,不遠處的槍聲和屏幕右上方的擊殺卻是讓劉子浪不由微微一怔!

    待到看清后,他的嘴角漸漸咧開,想象著Rocky死時的憋屈,最后終于發出了一聲爽朗的奸笑。

    當然,笑歸笑,劉子浪還是趕緊找了個地方趴下打藥。

    萬一那個小二貨來了手感,再用他這個師傅來試試槍,這似乎也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劉子浪自然要防患于未然。

    事實證明劉子浪有點想多了。

    御坂琴美趁亂從小木屋里偷溜出來后一路尾隨著Rocky到現在,最后牢記劉子浪的教誨伏地近身,完成這波絕殺。

    在看到對方的ID是Rocky后,她頓時微微張大了嘴。

    不論是來參加這次世界賽前,還是比賽開始之后,對于那支來自冰島的超級黑馬隊伍GTiger,作為Se7en2一員的御坂琴美自然是一點都不陌生。

    更不陌生這位傳聞中不輸“邪王真眼”Satan的狙擊手Rocky。

    可就是這樣一位選手...

    居然被自己干掉了?

    霎時間,御坂琴美那有些迷糊的小腦袋里下意識里作出了公式換算。

    窩干掉了Rocky。

    Menhera醬>Rocky。

    Rocky≈Satan。

    Satan≈澤少

    澤少是濕乎的濕乎,澤少>濕乎!

    Menhera醬>>濕乎!!!

    想到這里,御坂琴美那雙大眼睛里不由亮晶晶的一片,圓乎乎的包子臉上美滋滋的。

    看上去就像是一直在老父親期許下成長的女孩忽然做出了連父親都沒有達到的成就,胸腔中頓時充滿了驕傲和自豪。

    當然,如果劉子浪知道她此刻的想法,恐怕會被這個數學鬼才的邏輯思維所深深的折服,然后給她的腦門上狠狠地來一下。

    ......

    主持解說臺上。

    榮爺吁了口氣,滿臉苦笑道,“這波卡爾隊長和Rocky恐怕萬萬沒有想到居然被Vic和Menhera醬師徒倆給陰了,說不定他們還以為是這商量好的呢。”

    “但我們知道絕對不可能是商量好的,不然前面Vic也不會偷了Menhera醬的小綿羊,還把剩下那輛給打炸了。”

    西卡笑著繼續道,“這波我只能說Vic和Menhera醬默契太好,還有就是Vic這家伙實在是禍害遺千年,命不該絕,否則Menhera醬無論是早點或者晚點,Vic這波都得涼涼。”

    “那接下來怎么說?Vic這邊已經用急救包拉起血量了。”

    笑笑摩挲著下巴,有些遲疑道,“難道接下來兩人要師徒合璧?”

    “聯手?”榮爺聽到這話,頓時笑了起來。

    他干咳了一聲,忍住笑意道,“我覺得從歷史教訓來看Menhera醬這個時候最好還是趕快溜,離她這個師傅遠一點比較好。”

    “怎么著?Vic難道還會恩將仇報?”西卡轉過頭,有些疑惑地看著榮爺。

    “沒那么嚴重,恩將仇報倒是不至于。”榮爺搖頭沉吟片刻,開口繼續道,“不過用Vic的話來說,他可能會選擇超度對方,送人家下臺休息。”

    西卡一噎,有些無語道,“超度?呃...這還不是恩將仇報?”

    “果然是華夏第一牲口啊!”

    笑笑也發出了一聲感慨,“那Menhera醬最好還是快溜吧。”

    說完,他看了眼比賽畫面后不由愣了下,揉了揉鼻子苦笑道:

    “呃...看來我們的Menhera醬還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啊。”

    大屏幕的導播鏡頭下。

    只見一個身影在草地上的盒子旁邊撅著屁股,無比香甜地蹲在那里舔包,給人一種有些嬌憨的感覺。

    看到這畫面,場下眾人心里頓時“咯噔”一下,紛紛著急了起來。

    “完了!這下子糟了!”

    “Menhera醬快跑!”

    “快跑啊!你那禽獸濕乎要來了!”

    “......”

    這時,導播的鏡頭給到了劉子浪,觀眾席上頓時掀起了一陣驚呼聲。

    不出意料,躍入眾人眼簾的是一桿草青色長槍,草地上的劉子浪托起了他手中的AWM。

    “這家伙真的不當人啊!”

    “我的傻Menhera醬,妮可長點心吧!”

    “這種濕乎還留著干嘛?快叛出師門吧!”

    “......”

    轟隆—!

    雄渾的槍聲驀然驚響!

    像是冬日里烏云密布的空中滾過一道悶雷,冰冷的雨絲隨之飄落,讓眾人紛紛心頭一涼!

    完了!

    導播的鏡頭一拉切到了御坂琴美那邊,出乎預料的是畫面中撅著屁股蹲在那哧溜舔包的御坂琴美腦袋上并沒有爆出任何血光,但卻像是受驚的貓兒一樣陡然躥了起來。

    怎么回事?

    難道Vic打空了?

    眾人見狀紛紛腦袋一懵,現場的氣氛一下子凝固了起來。

    這時,榮爺臉色一變,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

    下一刻,屏幕右上方悄然飄過一道擊殺提示,浮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Se7en2-Vic使用AWM爆頭擊殺了SKT-Benz!”

    哄—!

    場下頓時一陣嘩然!

    這時,大屏幕上導播那邊適時地切出了回放鏡頭,畫面中只見一個人站在山坡上,手中托著一把98K。

    這個人便是奔馳哥了。

    下一刻,導播的鏡頭又是一切,給到了奔馳哥第一視角。

    大屏幕上映入眾人眼簾的是一個四倍鏡的視野,中間有個微微起伏搖晃的十字準心。

    十字準心中間的,赫然是草地上撅著屁股舔包的御坂琴美!

    眼見于此,場下的眾人腦袋不由“嗡”的一下,似乎抓住了什么關鍵點。

    但一直以來的常識卻又讓所有人都有些不敢相信,仿佛面對著的是什么違背科學的悖論。

    比如說...Vic當人...

    這可能嗎?

    如果是以往,那顯然是想都不用想就可以直接否定。

    可緊接著導播回放鏡頭中預料之中的畫面,卻又讓場下的觀眾紛紛瞪大雙眼,滿臉驚悚和難以置信!

    眼前的這個家伙...

    似乎真的做了一回人!

    咔噠!

    解說臺上,榮爺抬起右手用力地合上了差點被驚掉了下巴,轉頭看向一旁的笑笑。

    “我沒看錯吧?Vic這是又救了Menhera醬一命?”

    “好像是這樣的。”笑笑微微瞇起眼睛,如同在回憶般語速很慢地說道,“剛剛是奔馳哥要偷襲舔包的Menhera,然后Vic干掉了奔馳哥。”

    嘶—!

    確定下這讓人難以接受的事實后,西卡深深可吸了一口氣。

    他看著導播鏡頭下的那個手持草青色長槍的劉子浪,面色凝重地說道:

    “我覺得有問題!一定有問題!這背后絕對不僅僅是Vic獸性的淪喪或者人性的復蘇那么簡單。”

    “嗯,我贊同卡子哥的觀點。”笑笑立刻舉手附議。

    “......”

    一時間,解說臺上的眾人疑竇叢生。

    ......

    剛被劉子浪從奔馳哥槍口下救出的御坂琴美呆呆的屏幕上的擊殺。

    那雙亮晶晶的大眼睛里忽然光芒萬丈,似乎充滿無數小星星。

    濕乎...救了窩?

    如果現實中有【好感度】這種設定的話,那御坂琴美此時的這一數值肯定像是坐在火箭上一樣“蹭蹭”地往上漲?

    甚至連帶著前兩場被劉子浪“碾死”和“炸死”的掉下去的也一并刷了回來。

    游戲比賽中,劉子浪卻是沒有搭理這正在冒泡的傻徒弟。

    一槍干掉奔馳哥后,嘴角微翹的他心中嘿然一笑,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很有意思的事情。

    哼著小曲兒扛起槍,他轉過身就一溜煙地朝著剛停在遠處的那輛小綿羊摸了過去。

    毒圈已經開始收縮。

    他要準備進圈了。

    噸噸噸噸噸——!

    劉子浪跳上小綿羊擰起油門,車屁股后面頓時傳來一陣引擎轟鳴聲。

    這陣聲音將御坂琴美從“被濕乎關愛”后的某種幻想中拉回了現實,她歪了歪腦袋,包子臉上有些疑惑。

    咦?

    這個聲音怎么有點耳熟?

    下一刻,騎著小綿羊的劉子浪忽然出現在了她的視野中,一溜煙地消失在了山下,朝著“自閉城”的方向駛去。

    站在山坡上的御坂琴美原地呆呆地看了劉子浪的背影,忽然反應了過來!

    啊!

    窩的美羊羊!!!

    霎時間,她那圓潤的包子臉像是充氣的皮球般,一下子就鼓了起來。

    哼哼哼!

    有人變成了噴氣姬...

    ......

    同一時間,山坡另一側從自閉城和天堂度假村過來圍剿劉子浪卻在回追的時候半路打起來的兩波人,這會兒也打得差不多了。

    從上帝視角看下去基本上十去七八,原本接近二十個人此時只剩下五六個人了。

    而山林間的“人口密度”一下來,戰爭立刻得到了平息。

    當然,最主要的還是背后的輻射電網已經刷新,繼續打下去的話,說不定等下都得莫名其妙地倒在這片毒里。

    這當然是他們不想要的結果。

    于是剩下的人重新越過山頭,朝著西南方向橫跨內陸河以自閉城為中心的陰陽圈安全區摸了過去。

    山坡上,氣呼呼的御坂琴美也發現了周圍的身影,頓時嚇了一跳!

    只見她趕緊一個戰術臥倒趴了下來,小心往前挪了挪爬進了一堆灌木叢里。

    都是濕乎干的!

    不管窩的事!

    窩什么都不知道鴨!

    御坂琴美心里小聲地嘀嘀咕咕著。

    這時,她卻有些疑惑地發現從山那邊過來的有個人明明發現了她的蹤跡,卻并沒有過來一探究竟的想法,

    似乎十分輕易的就放過了她。

    ???

    前面已經說過御坂琴美雖然神經大條,但卻不是真傻。

    趴在灌木叢里的她小心地東瞅瞅西瞧瞧,腦海中轉了轉,很快便也反應了過來。

    顯然,這些人并不是沖著她來的,也并不清楚剛剛她和劉子浪狼狽為奸了一波。

    而且剛剛那個不經意間看到她的似乎還把她當成了“復聯”盟軍。

    想想也不奇怪。

    剛剛山那邊都打成了一鍋粥,除了聽到槍聲摸過來的奔馳哥,誰還顧上這里是不是有人狼狽為奸,更無從分辨御坂琴美是敵是友。

    想到這一點,御坂琴美不由偷偷地嘿嘿一笑,看了眼背后緩緩收縮過來的輻射電網,麻溜地從地上爬了起來。

    接下來,她先是謹慎地環顧了下四周,發現果然沒人專門盯著她后頓時長舒了口氣,拍了拍小胸脯放下心來,隨后提著槍一溜小跑地就跟著眾人在山林間跑了起來。

    那時不時探頭探腦的模樣,看上去活脫脫就像是一只混入狼群的哈士奇...

    場下的眾人看到這一幕頓時也有有些無語了。

    導播的鏡頭忽地一切,躍入眾人眼簾的卻是自閉城里的一棟高樓。

    當然,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樓頂上有個男人迎風而立地凝視著遠方,衣領下的花襯似乎也在風中獵獵作響...

    ......

    。m.

    

  http://www.chtvh.com.cn/luodiyiba98k/814476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chtvh.com.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