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唐三中文網 > 盛唐紈绔 > 第17章 女大不中留

第17章 女大不中留

    李逸頓時為之一愣,可又見李靖臉上一本正經之色,當即也不再猶豫,點頭道:“是!”

    似乎對于李逸的回答,他心中早就有所預料,因此李靖臉色如常,毫無情緒波動,就這么直勾勾地看著李逸。

    李逸的目光也沒有回避,父子二人相互對視著。

    良久過后,李靖長舒了一口氣,正色說道:“三郎,為父暫且……還不準你入朝為官!”

    李逸微微皺眉,“父親大人,敢問這是為何?”

    “哎……”李靖搖了搖頭,雙手放在大腿上猛地一拍,坐直了身子,才道,“汝現今年紀尚小,涉世未深,還不懂官場險惡,因此……為父不能害了你!”

    李靖說得很認真,像是深思熟慮了一番之后,才做出的決定。

    不過當聽到李靖這話,李逸卻是無語地撇撇嘴。

    瞧見李逸此般之樣,李靖從未有過的笑了,就連說話的語調,頓時也變得輕松了不少,笑問道,“三郎,你可是心中不服?”

    “孩兒不敢!”李逸懶洋洋回答,索性恢復了紈绔秉性。

    李靖是個聰明人,哪能看不出來李逸的口是心非?

    “呵呵……”輕輕搖頭一笑,李靖樂了,突然站起身來,來到書桌前坐下,一邊提筆練字,他一邊閑說道,“三郎,你覺得……你今日的表現,如何?”

    李逸眨了眨眼睛,手中搗鼓著墻上的書畫,倦意襲來,上下眼皮直打架,瞇眼打了個哈欠道,“還請父親大人示下。”

    李靖并沒回答,而是在畫紙上,寫下“萬事忍為休”五個龍飛鳳舞的大字。

    之后,李靖方才淡淡說道:“汝性子太過正直,今日得罪羅御醫事小,但若是入朝為官之后,得罪了其他朝廷重臣,又該如何?”

    “汝且過來,看看為父這幾個字……”李靖剛準備教導李逸,可他卻發現,不知何時,李逸這貨已經睡著了。

    并且伴有均勻的呼吸聲,漸漸從李逸鼻孔中,輕輕發出。

    “……”李靖頓時嘴角微抽,滿頭黑線,咬牙暗罵道,“哼,這個臭小子,居然還是這般尿性不改!”

    李靖沉著臉,站起身來,緩緩走向李逸身前。

    可是李逸并沒睜眼,而是睡得很香,很沉。

    看著李逸睡得如此之熟,并不像與以往那般,是故意裝出來的,李靖的心也就軟了下來。

    “哼,臭小子!”李靖笑著輕罵一聲,搖了搖頭。

    也正在這時候,紅拂女從屋外端茶走進來,正好看到了這一幕。

    不過令紅拂女萬般詫異的是,李靖竟然沒有絲毫發怒之意,反倒是任由李逸睡著不管,繼而輕聲失笑道,“塵兒,派人送三郎下去休息吧。”

    “呃……”紅拂女愣了愣,才不解地點頭笑道,“知道了,老爺。”

    隨后,紅拂女便喚人去命玥兒來,將李逸送回了屋。

    深夜,李靖與紅拂女二人開始了閑談,將杜府今日所發生之事,全都與紅拂女相告……

    此時此刻,李逸屋內。

    玥兒將李逸扶到床鋪上,但見李逸睡得十分熟,不像是裝的,因此膽子也大了些許,站在床沿邊,雙眼直勾勾地盯著李逸。

    “公子好俊俏……”玥兒心中暗笑,一臉花癡犯傻之樣,捧著小臉直眨眼。

    駐足了良久之后,玥兒方才心滿意足地離去……

    此時,李逸因為太過疲倦,已經進入了夢鄉之中,全然不知外界之事。

    但杜府今夜,卻是并沒有安靜下來。

    杜如晦的病房之中。

    杜夫人守在杜如晦床沿,喂杜如晦喝了藥之后,方才與杜如晦開始輕聲交談起來,“老爺,妾身有一事,想要與老爺相商。”

    “可是小妹的婚事?”杜如晦老眼如慧,眨眼笑道。

    杜夫人愣了愣,面頰一片紅潤,點頭抿嘴而笑,“還是老爺,最了解妾身的心思。”

    “呵呵……”杜如晦點點頭,略作沉思之后,又輕聲問道,“李家三郎?”

    “嗯。”杜夫人點頭,毫不避諱。

    “此子倒是不錯!只不過,不知小妹意下如何?”杜如晦再問,臉上有些隆重之色浮現。

    雖然他們崇尚世家之間聯姻之道,但杜如晦,卻是從不逼迫自家孩子。

    因此,他才如此而問。

    杜夫人不禁偷偷掩嘴一笑:“老爺既然心有疑惑,何不叫小妹來,一問便知?”

    杜如晦當場愣住了,看著自家夫人如此信心十足之樣,他知道,顯然是對此事有備而來。

    也在這時,房門輕輕被人推開。

    一身青衣的杜小妹,亭亭玉立地出現在二人眼簾,杜小妹對著二老恭敬行了一禮:“兒見過爹爹,見過娘親。”

    杜如晦當場微笑道:“小妹,來爹爹這里,坐下說話。”

    “是,爹。”杜小妹笑逐顏開,立馬來到杜如晦床沿邊,笑著問,“爹爹,可有好些了嗎?”

    “小妹乖,爹爹好多了。”杜如晦笑說道。

    只不過,看著身前的杜小妹,雖然才一年時間未見,可如今卻已經長得亭亭玉立,出落大方,宛如人間仙女那般,不禁心中有些愧疚之意。

    “小妹,這一年來,倒是唯獨苦了你。”杜如晦搖頭嘆息。

    他也知道,杜小妹入道觀修行,實則是為了替他修福,一盡孝道,因此心中頗為愧疚。

    試問,誰家當爹當娘的,希望自己的孩兒遠離自己呢?

    更何況,杜家兄弟雖然年紀不小,但卻毫不成器,只知道整日去過紈绔子弟的生活。

    也就唯有杜小妹,能讓杜如晦稍稍寬心。

    杜小妹見狀,抿嘴輕輕搖頭,一臉的認真神色道:“爹爹,兒不苦,只要爹爹能夠好轉,兒無論做什么都心甘情愿!”

    “好,不愧是爹的好兒!”杜如晦滿意點頭,一臉舒心之色,隨即他話鋒一轉,突然笑著問道,“小妹,你如今年紀也不小了,爹爹替你挑個夫君,如何?”

    “兒才不要!”杜小妹連忙拒絕,搖頭嘟嘴道,“爹爹,兒不想嫁人,兒只想一輩子陪在爹爹與娘親身邊,孝敬爹娘!”

    對于杜小妹這番表現,杜如晦夫婦二人,盡是一陣哭笑不得。

  http://www.chtvh.com.cn/shengtangwanku/280218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chtvh.com.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