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唐三中文網 > 盛唐紈绔 > 第119章 酒樓垮了(1更求票)

第119章 酒樓垮了(1更求票)

    翌日天明。

    練完幾套太極拳,前腳才剛一經過府前,府內的家丁,便快步跑上前來稟報李逸,說道:“公子,鄭家大郎君已經在廳堂內,等候公子多時了。”

    李逸不由稍稍一愣。

    但轉眼一想,他便猜到了鄭安的一絲來意,于是不由點頭一笑,揮手說道:“知道了,你先下去忙吧。”

    “是,公子。”家丁笑應一聲便退下。

    李逸先去沐浴更衣完畢,這才帶著玥兒,緩緩來到正廳。

    但見正廳內,除了鄭安之外,還有一包黃紙包裹的禮物擺放邊上,而且,鄭安的臉色喜中帶憂,當場就看得李逸的心頭,升起了一股打趣他的興致。

    “鄭兄,瞧你這副模樣,莫不是被隔壁老王,趁夜給挖了后房門?”李逸一邊笑著出聲打趣,一邊順勢走進大廳坐下。

    “……”看到是李逸,鄭安當場就無語地抽了下臉皮。

    他自然是聽懂了話中的打趣味道。

    “公子,您就別打趣小人了,小人給公子帶了點鮮茶葉,小小心意。”鄭安一邊笑著岔開話題,一邊將茶葉推到李逸面前。

    李逸不由笑了笑,看了一眼茶葉,拱手說道:“那某就恭敬不如從命,多謝鄭兄的好意了。”

    “公子說的哪里話?”鄭安擺了擺手,略帶喜色地笑了笑,雙眼一挑,直聲說道,“公子,小人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公子。”

    李逸一聽鄭安這話,轉眉望向鄭安,出聲問道:“不知是何好消息,竟值得鄭兄親自前來?”

    鄭安沒有著急開口回答,而是先掃了一眼堂內兩邊的家丁,然后他湊身過來,靠近在李逸耳朵跟前。

    壓低嗓門過后,鄭安這才「小心翼翼」地輕聲說道:“公子,小人這兩日命人趕制的一百二十萬塊肥皂,一經銷售,便一售而空。”

    一邊陳述著,鄭安右手還給李逸比了個「六」的動作。

    “……”一看到這個「六」的手勢,李逸心中頓時就有些無語。

    起先李逸還沒有注意,可當他聽到「一百二十萬」這個數字,不得不說,他著實有些被驚住了。

    “一百二十萬?”李逸微微皺眉,徑直出聲問道,有些不大信。

    畢竟,一百二十萬可不是一個小數目,就算五十文錢一塊肥皂,那算起來,銀子合計也有六十萬。

    這可是一筆驚人的大數目!

    “不錯,公子,整整一百二十萬!”鄭安臉上掩飾不住欣喜的表情,甚至還有些小得意,喜聲說道,“小人算過了,拋出成本價之后,光是凈利潤,都有五十萬兩銀子!”

    李逸看著鄭安,聽他說出其中的豐厚利潤,不得不感嘆鄭家皇商的實力之雄厚,以及執行力之強。

    這才兩日的時間,便輕而易舉地賺了五十萬兩白銀。

    果然,李逸的選擇沒錯。

    還是選擇與鄭安這種大皇商合作,才是最為靠譜,也最為賺錢的方法。

    “如此,那就先恭賀鄭兄生意興隆,蒸蒸日上了!”李逸笑著拱手。

    “不不不。”鄭安急忙搖頭,嘴角笑得有些合不攏嘴地說道,“一切都是因為公子的秘方好用,而且制作材料又便宜,所以才能做到如此大的利潤。”

    “俗話說得好,有福一起享,有財一起發。小人今后,還得多多仰仗公子才是。”

    說話間,鄭安對著李逸拱了拱手,一臉的笑吟吟,說不出來的喜悅。

    李逸聽聞鄭安此言,不由也笑著挑眉,說道:“如此,那就恭祝我們,一道財源廣進?”

    “公子財源廣進,小人自然也能夠跟著沾光!”鄭安笑著拱手一禮,很是謙遜。

    “哈哈!”李逸與鄭安相互對視著,而后齊齊點頭,當場暢快地大笑起來。

    帶著喜悅的心情,鄭安一邊喝著茶,一邊與李逸閑聊了一些生意擴張的想法,李逸對他的想法很贊同,幾乎沒有干預。

    只不過,對于鄭安其中說漏的幾處,李逸稍稍提了一點兒的針對性意見。

    隨后,鄭安便站起身來,準備告辭李逸而去。

    卻不想,就在這時,像是腦中忽然想到了什么來,鄭安猛然間駐足停下,轉眉回頭看著李逸。

    鄭安冷不丁地出聲道:“公子,容小人冒昧地問您一句,那醉仙樓的「御賜牌匾」,當真是公子……從圣人那里,給醉仙樓找來的嗎?”

    “是啊!”李逸點點頭,有些不在意地問道,“怎么了?”

    “……”

    親自從李逸口中得到答復過后,鄭安的臉皮,是一陣地抽了又抽。

    “哎……”內心很是無奈地嘆了口氣,又搖了搖頭,鄭安這才苦著臉說道,“公子,若是小人早知如此,小人就不該貪心不足,浪費銀兩,跟著去開一家酒樓了。”

    這件事情,光是在心頭想一想,鄭安就很是覺得不值。

    倒是李逸聽了鄭安這話,卻是愣住了,看著一張哭臉相的鄭安,疑惑不解地說道:“鄭兄,你開你的酒樓,與我有什么關系?”

    鄭安這話突然說的,讓李逸滿頭迷惑,很不明白其中的原因。

    畢竟,以他大皇商的身份,在長安開酒樓,怎么會賠錢?

    “咳咳……”瞧見李逸如此不解之樣,鄭安頓時「沒好氣」地搖了搖頭,委屈巴巴地說道,“公子,您將美食佳釀全都拿給醉仙樓,小人那酒樓的生意,都已經被醉仙樓給擠垮了……”

    “……”李逸臉色怔了怔,尷尬地抽了抽,隨后便一本正經地板著臉說道,“鄭兄,你不能把這個鍋,甩給我吧?這個鍋我不接。”

    鄭安:“……”

    他實在是找不到話來說了。

    若不是因為,醉仙樓的生意太過火爆,幾乎連他的老顧客都去了醉仙樓,他的酒樓能被擠垮嗎?

    想一想,鄭安就有一種莫名躺槍的委屈……

    “公子,那小人就先告辭了。”鄭安臉色有些尷尬地笑了笑,便離府而去。

    直到鄭安的背影遠去,李逸這才轉頭過來,問身邊的玥兒:“玥兒,你說……鄭安的酒樓生意垮了,這事兒能怪誰?”

    玥兒想也不想,眨巴著兩顆大眼珠,一副理所應當地點頭說道:“公子,當然是怪他自己了!”

    “嗯,我也是這樣覺得!”李逸正經地點頭說道。

    ------

    時間過得很快,這幾日以來,李逸沒有出門,不過他也聽說,鄭安已經將肥皂的生意,擴充到了全國富饒的地境。

    除了邊疆之地以外,幾乎整個大唐的百姓,都因此而得到了便利。

    而與此同時,肥皂的名聲也傳到宮中去了,就連宮中現在采購,也會選擇在鄭家商鋪購買。

    胰子的地位,開始變得岌岌可危……

    正巧,也在這一日月末,東瀛遣唐使群,紛紛抵達了唐國境內。

    長安城內,隨處可見東瀛人的身影。

    (本章完)

    

  http://www.chtvh.com.cn/shengtangwanku/280228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chtvh.com.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