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唐三中文網 > 盛唐紈绔 > 第186章 竟然是他!(1更)

第186章 竟然是他!(1更)

    眸光遠遠望去之間,只見這群聲勢浩蕩、駕馬狂奔而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特地從皇宮趕來的金吾衛——楚離陌等人。

    并且,在楚離陌一行十余人的身邊,李逸還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影——鄭安。

    “居然是他們?”看清了來人的面孔,李逸微微蹙眉,暗自嘀咕了聲。

    程處默、羅通等人見狀,也紛紛詫異地望向楚離陌、鄭安等一行人,心中一個勁兒地直納悶,覺得很是不可思議。

    因為……楚離陌、鄭安他們這些人,李逸根本就沒有命人去叫,也沒有去請他們一道來藍田縣,參加酒樓分店的開業大典。

    也不知道,他們究竟是從何處得到的消息,特地趕來的。

    “莫非……他們只是途經此地,并非是特地從長安城趕來,慶祝開業大典的?”程處默等人,紛紛在心中暗自猜測,不由相互對視了一眼。

    但程處默他們幾人,眸光對視間,都是神色不解地搖了搖頭,心中著實有些想不透。

    與此同時之際,楚離陌、鄭安等人,已經駕馬來到了醉仙樓外,紛紛勒住馬韁,快速從馬背上翻身下來。

    只不過,在楚離陌身后隨同的金吾衛手中,還一起押來了好幾名「衣衫樸素」的男子。

    在他們幾人的身上,都有一些格外顯眼的刀疤血痕,明顯是經過了一番戰斗而致。

    “下官楚離陌,見過李公子,見過諸位公子。”剛翻身下馬來,楚離陌就對著李逸眾人,微微拱手行了一禮。

    “見過諸位公子。”鄭安也跟著笑吟吟地行禮,倒是沒有楚離陌那么拘謹。

    “二位不必如此多禮,快快請起。”李逸擺手示意,但見他們一行如此風塵仆仆之樣,不由詫異地出聲道,“敢問二位,大半夜地行路如此慌忙,這是要去何處?”

    “……”楚離陌與鄭安二人,轉眸之間相互對視了一眼,嘴角又忍不住微抽了兩下。

    “咳咳,李公子。”楚離陌輕咳了聲,率先打破尷尬,笑著出聲道,“某與鄭兄二人,心中想著,今日是醉仙樓分店的開業大典,想必……公子一定會親自前來慶祝,所以特來道賀。”

    “只是今日……下官在城前巡守,又有諸多公務纏身脫不開,被耽擱了好一陣子才到,還望公子見諒。”

    楚離陌微微拱手一禮,笑著看向李逸,巧妙地將他貿然前來之意,用言語給錯了開。

    “正是如此,公子。”鄭安也跟著點點頭,而后,他便指著身后被押來的幾人,一臉笑嘿嘿地說道,“公子請看,某等與楚將軍等人,給公子帶來了一份大禮!”

    鄭安此話一出,楚離陌立即秒懂,大手一揮,立馬吩咐身后的金吾衛:“速速將這幾個逃跑的人犯,帶上前來。”

    “是,將軍!”金吾衛點頭應聲的同時,便將那幾名男子押上了前,出現在李逸等人的面前。

    頓時之間,李逸與程處默等人便赫然發現,被押來這幾人的衣著,竟然與之前被抓的那名男子,衣著裝扮完全如出一轍。

    “嘿嘿,伯安兄弟,莫非這幾人……就是縱火逃走的兇犯?”程處默等人見狀,立即上前一步,細細地打量著他們幾人。

    李逸看了鄭安二人一眼,也將目光挪向了被押上前來的幾人身上。

    但見被抓的這幾人,在看向李逸之際,他們的眸光之中,皆是帶著一股股的憤恨之色,李逸心中,頓時也更加確定了幾分。

    想必他們這幾人,應該就是之前在酒樓內,縱火行兇而逃的兇犯無疑。

    只不過,他們的運氣很不好,逃跑之際,被楚離陌一行碰巧抓住了。

    “確實是一份大禮!”李逸微微點頭一笑,而后望向楚離陌,詫異出聲問道,“楚將軍,你們是如何抓住他們的?”

    楚離陌一點也沒有賣弄文騷,當場就直聲說道:“公子,某等在半道上,見他們幾人只顧往長安城的方向奔逃,待看到某等出現之際,又如同老鼠見了貓地跑,因此某心想,他們這些人肯定有問題,于是,便將他們順手給抓了來。”

    “……”楚離陌這話,當場便聽得程處默等人一臉無語。

    他們在醉仙樓外,盤查了許久時間,都沒有找到這群兇犯的任何蹤跡,卻不想……楚離陌一行人剛趕來,就碰巧給抓住了。

    這特么……是「瞎貓碰上了死耗子」嗎?

    也太巧合了吧……

    不過,只要能夠抓住他們這群兇犯,程處默等眾人的心情,也就變得好受了許多。

    但尉遲寶琳見到這幾人之后,心中卻是對此頗為不滿。

    當即,他便勃然大怒地凝眉蹙緊,咬著牙,三步并兩步地走了過去,拳頭兀然一伸,便在為首之人的小腹之處,用力地狠揍了一拳。

    “嘭!”地一聲巨響,兀然間傳了出來。

    “特娘的,汝等卑鄙無恥的賊人,居然敢在酒樓內放火?莫不是想要燒死某等不成?”出聲大罵之間,尉遲寶琳再次給了他一拳。

    原本就力大無窮的尉遲寶琳,當場就將為首的兇犯,打得是嘴角流血,滿臉扭曲得變色。

    “……”眾人看得有些啞然。

    四周被迫駐足停下的食客,瞧見這一幕「兇暴」場景,更是看得目瞪口呆,心中紛紛慶幸,幸好他們沒有去做這等蠢事。

    要不然,若是他們一旦被抓住,說不定此時此刻,他們早就被揍得咽氣了…

    “尉遲兄弟,快快住手,別將人給打死了!”程處默見尉遲寶琳率先沖上去,對著那男子大打出手,出了心頭之氣,立即大聲提醒道。

    同時,他也快步趕到了尉遲寶琳身邊。

    尉遲寶琳聞言,這才氣呼呼地冷哼一聲,停下了手。

    但下一秒,只見程處默猛地一腳伸出,便踢在了該男子的大腿上,當場將他踢得跪下。

    “放火行兇了,居然還敢逃?汝倒是繼續逃啊……!逃啊,怎么不逃了……?”程處默氣呼呼的一邊揍人,一邊出聲大罵。

    “……”當場,尉遲寶琳嘴角一陣微抽,頗為吃驚地看向程處默。

    剛才,明明是程處默自己親自說了,不要讓他打死了這賊人,可現在倒好,程處默這家伙叫住了他,自己卻反倒動手打人出氣起來了。

    「處默兄,你要不要這么無恥?要不要這么不害臊?」

    尉遲寶琳心中暗罵道,他算是把程處默給看清了。

    四周除了害怕得畏畏縮縮,渾身打顫的眾食客之外,其余眾人看到這一幕,卻是忍不住咧嘴而笑,頓覺心頭大為痛快!

    李逸見程處默,正在一個勁兒地揍人出氣,頗為無語地伸手出來,急聲喊道:“處默兄,你也別打了,先將他們審問了一番再說。”

    “嘿嘿,放心吧,伯安兄弟,某心中自有分寸!”程處默回眸咧嘴一笑,再次給了男子一腳,這才怒聲質問道,“老實交代,說——到底是誰指使你們,來酒樓放火行兇的?”

    “某……”被尉遲寶琳與程處默二人,先后揍了兩頓的男子,嘴角微張地剛開口,程處默再次給了他一腳,疼得他不得不將話,給生生地憋了回去。

    “喲,想不到……你骨頭還挺硬的,還不說是吧?”程處默再次厲聲問道。

    “某說……”男子疼得想哭,可他才說了兩個字,程處默的拳頭已經再次揮了上去,重重地給了他小腹一拳,當場揍得鼻孔流血。

    “……”男子氣得臉頰通紅,脖頸青筋直冒。

    MMP!

    老子開口招認也要被揍,不招認也要被揍,到底還讓不讓某招了!

    男子面頰扭曲地望向程處默,不想開口了……

    程處默見此,終于是沒再繼續對他一頓狠揍,而是將他從地上拎起。

    冷眉掃向其余被抓來的幾人,程處默威風稟稟地出聲道:“汝等全都看見了吧?不招認,就是這個下場,汝等最好全都立即招人,否則,別怪某的拳頭不長眼,對汝等不客氣!”

    扔下這句狠話,程處默又瞪了其中一人一眼,指著他的鼻梁,赫然出聲問道:“給你個機會,你先說!”

    “是,公子,小人招,小人現在全都招認!”

    那男子早就被嚇得渾身發顫,又親眼看到了他們老大的慘樣,立即‘噗通’一聲跪地,急忙低頭招認說道:“公子,這一切……都是長孫公子的安排。”

    “是他安排咱們來藍田縣,并吩咐小人等人,一定要將醉仙樓分店的開業大典,給攪黃的。”

    “不錯,公子。”另外又一人見狀,害怕得立即出聲補充道,“這一切,都是長孫公子的吩咐,公子若是不信的話,您可以問咱們的老大,他心中最清楚不過了!”

    其余三名人犯,也緊跟著一一招認,他們幾人的話語,全都與招認二人所言如出一轍。

    “伯安兄弟,真是沒想到,這群人來酒樓縱火,居然是長孫沖那廝指使的?”程處默等人聞言,心中詫異了好一陣子,而后才不約而同地望向李逸。

    就連楚離陌與鄭安二人,聽到他們幾人的招認,也是完全大出意料之外。

    四周的圍觀食客,更是當場驚得滿目錯愕,眸光閃閃,簡直不敢相信地小聲議論起來:

    “沒想到,居然是長孫公子派人……來醉仙樓分店縱火的?”

    “這……不可能吧?”

    “長孫公子,那可是長孫府的貴公子啊!他怎地……居然也會行如此下等之事?”

    “全都給老子閉嘴,這些事……不是咱們這些人該議論的,小心掉腦袋!”

    直到其中一人出聲喝止,四周圍觀的食客眾人,這才趕緊閉上了嘴,不敢再貿然多說一句話,生怕他們引火燒身。

    然而,李逸聽到他們的招認之言,卻是頓時間蹙眉而起,陷入了深思之中。

    他也沒想到,背后的指使之人,竟然是長孫沖這廝!

    

  http://www.chtvh.com.cn/shengtangwanku/352541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chtvh.com.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