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唐三中文網 > 盛唐紈绔 > 第226章 寓言故事發往全國(2更)

第226章 寓言故事發往全國(2更)

    “娘,孩兒買回來的這棵青龍木,怎么樣?”長孫沖咧嘴一笑,端起手邊的茶喝了口,說道:“材質還挺不錯的吧?”

    這棵青龍木,與他之前拿回的那些青龍木相比,材質幾乎是相差無幾。

    更何況,這棵青龍木,還是他從李逸手中搶來的!

    看著長孫氏如此認真地辨別,腦中又回想起李逸離去時的那張氣怒臉,長孫沖心中甚是得意。

    終于,長孫氏辨別完畢,從地上站起了身。

    “娘,孩兒的眼光,很不錯吧?”長孫沖笑吟吟地說道,眉開眼笑。

    “大郎,這棵青龍木,并不是最上等的材質,值不了五十兩銀子。”長孫氏深吸一口氣,而后又凝重地皺眉說道,“按照為娘的估算看來,這棵青龍木……頂多只值三十兩。”

    “娘,您說什么?這棵青龍木……只值三十兩?”原本還咧嘴微笑的長孫沖,頓時就傻眼了。

    臉上那片得意的面容,更是在瞬間變得僵硬,仿如扭曲的麻花。

    這棵青龍木,可是他花費了足足五十兩銀子,才從李伯安手中給搶過來的,居然只值三十兩銀子?

    那他另外的二十兩銀子,豈不是白白地浪費了?

    那可是足足二十兩啊!

    又不是二十文元寶!

    一時之間,長孫沖有些難以接受長孫氏這話。

    “娘,您是不是……辨認錯了?”長孫沖不信地盯著長孫氏,認真地解釋說道,“這棵青龍木,可是劉記木材商鋪內,最好的一顆青龍木啊!”

    “哎……”瞧見長孫沖如此不信之樣,長孫氏搖搖頭,重新坐回了座位上,突然問道,“大郎,李伯安買去的青龍木,與你這棵相比起來,二者之間有何區別?”

    “怎么了,娘?”長孫沖一臉悻悻地問道。

    “趕緊給為娘說說!”長孫氏急問道。

    “是…”見長孫氏如此著急而問,長孫沖沒脾氣地點點頭,趕緊回道,“李伯安買去的那顆青龍木,色澤周身紫黑得格外嚴重,而且,也并沒有孩兒這棵的樹干筆直圓滑,反倒是像一根沒用的廢材。”

    此時此刻,長孫沖連說話的底氣,都莫名間減少了許多,再也沒有了之前的淡定與從容。

    他感覺事情似乎有些不妙,搞不好……他恐怕被李逸給坑了。

    待說完這句話之后,長孫沖幾乎是下意識地縮了縮頭。

    聽完長孫沖這番話的長孫氏,登時就一臉無語。

    “大郎,為娘看你就是個廢材!”狠狠地兇瞪了長孫沖幾眼,長孫氏沒好氣地說道,“李伯安那棵青龍木的材質,要比你這棵青龍木的材質,好上了無數倍!”

    “啊!!!”長孫沖頓時就驚呆了,滿臉的不可置信。

    李逸的那棵青龍木,明顯就是一棵無用的廢材而已,怎么會反倒要比他這棵青龍木,好上許多呢?

    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娘,這根本就不可能!”長孫沖認真地搖了搖頭,而后一臉堅定地說道,“若是孩兒不會認也就罷了,可那賣木材的劉掌柜也說了,那棵青龍木,放在他店里已經許久時間了,怎么也賣不出去,怎么會比孩兒這棵……還要好上許多呢?”

    “娘,您是不是認錯了?”長孫沖悻悻地盯著長孫氏,再說道,“您不妨再認真瞅瞅?”

    瞧見長孫沖這般模樣,長孫氏頓時一陣恨鐵不成鋼。

    “大郎,為娘且問你,青龍木,青龍木,到底何為青龍木?”長孫氏氣呼呼地瞪著長孫沖,直聲問道,“為娘交給你的那些本事,你可都還記得在心中?”

    “記得,孩兒當然記得!”長孫沖鄭重點頭。

    “那你且說來為娘聽聽。”長孫氏說道。

    “是,娘。”長孫沖不敢耽擱,腦中認真地想了想,說道,“青龍木高五六丈,葉為復葉花蝶形,果實有翼,木質甚堅,色赤,是一種顏色深紫黑的硬木。”

    “青龍木樹干扭曲,少有平直,且空洞極多,邊材樹皮呈白色,心材呈紫紅色,少有黑色花紋,有非常細密的布格紋,用小刀刮開青龍木,心材為紅褐色,久而變為紫褐色。”

    見長孫沖將辨別方法背出,一副不到黃河心不死的樣子,長孫氏沒好氣地嘆了口氣,立馬大聲吩咐道:“來人,給大郎一把刀,讓他自己瞧瞧!”

    “是,大娘子。”邊上的隨從,頓時就被嚇得不輕,趕緊轉身找來一把刀,遞給長孫沖。

    長孫沖也不敢遲疑,半信半疑地用刀,將之砍開。

    赫然間,長孫沖發現,這棵青龍木的心材,雖是呈現出一片紅褐色,但其色澤并不濃重,而且過了許久之后,心材都還是這般顏色,并沒有變成他想象中的紫褐色!

    “這……這不可能!”

    傻眼的長孫沖,腳下頓時兩步踉蹌后退,手中的刀,也‘锃’地一聲掉落在地,聲音在整個大廳內,顯得格外脆響。

    “娘,那劉掌柜,明明與孩兒說了,這棵青龍木,就是店里最上等的材質!”長孫沖失魂落魄地說道,“李伯安那棵青龍木,絕對不會比孩兒這棵要好!”

    長孫沖怎么也不敢相信,他花費了足足五十兩銀子,親手買來的青龍木,還比不上李伯安那棵送的青龍木。

    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被李伯安給坑了…

    ------

    衛國公府,李逸書房內。

    畫了好半天的功夫,終于將玥兒的人像畫完的李逸,滿意地點點頭,而后又伸了個懶腰,他便徑直出門去,開始將青龍木的樹皮剝開,用刀將之砍成幾節。

    瞧見李逸不聲不響地出門,而且外面又傳來劈柴聲,玥兒這才小心翼翼地來到書桌前,內心輕聲嘀咕道:“公子該不會把玥兒,畫成了一個丑八怪吧?”

    倒不是玥兒不相信李逸,實在是她還從未見李逸畫過畫。

    對于李逸的毛筆字,玥兒倒是非常認同。

    帶著心中的好奇,玥兒眸光微拒地看向書桌上的書紙,但只不過才看了一眼,她就頓時驚呆在了原地。

    “這……公子畫畫的功夫,竟然也如此厲害?!”玥兒驚得失聲叫了出來。

    只見書紙上的人像,不但是畫得惟妙惟肖、入木傳神,而且那人像,與她自己的神態舉動相比,更是幾乎如一個模子里面刻出來的那般神似。

    越是看著看著,玥兒就忍不住喜笑得出了聲,由衷地夸贊道:“公子的畫,真美!”

    入神了小半會兒功夫之后,玥兒這才回神過來,歡天喜地地走出門,瞧見李逸已經劈砍完畢,正在仔細地打磨木材,玥兒頓時喜聲說道:“公子,玥兒來幫你吧?”

    “好啊!”李逸樂呵地笑了笑,用眼角的余光掃了掃邊上的木材,吩咐道,“你用刀把它們打磨光滑就行,像我這樣。”

    “恩恩,玥兒知道了,公子。”玥兒點點頭,便蹲在李逸身邊,認真地打磨起來。

    ------

    皇宮,秘書省,中樞大殿內。

    “李伯安這個臭小子,居然還躲起老夫來了?”瞧見李逸今日沒來,知道他肯定是在故意躲著自己,生怕自己責罵,魏征無語地罵了聲,又搖頭笑笑,心頭之前的氣,早就消得無蹤。

    有了新的竹簡雕版印刷之后,秘書省上下所有官員,馬不停歇地忙碌到了天色將黑,總算是提前完成了編撰任務。

    “好了,諸位且先回去吧,老夫這就去將好消息,上稟給圣人。”魏征笑著說道,同時擺手示意眾人回府。

    “是,魏相公。”顏師古等人紛紛笑著回道,齊齊松了一口氣。

    他們心中原本還以為,至少需要忙碌到除夕的前夜,他們才能夠將「印刷十萬份數量」的任務編撰完成,結果沒想到,今日就提前完成了。

    看著魏征快然離去的背影,諸位官員的內心都是一陣輕松,喜笑顏開地招呼著,相互回府而去。

    而此時,快步從秘書省離開的魏征,終于來到了御書房大門外。

    “老奴見過魏相公。”

    一見到魏征的人影到來,高公公立馬恭敬地拱手一禮,喜聲說道,“魏相公,大家吩咐過老奴,若是魏相公前來,只管進去便是,大家現在正等著您呢。”

    “多謝公公了。”魏征微笑點頭。

    “魏相公客氣,您里邊請。”高公公趕緊回以一禮,笑著伸手示意魏征。

    魏征也不與高公公客氣,深吸一口氣,他便直接邁進了御書房。

    御書房內,龍椅上。

    正心不在焉練字的李世民,忽然聽到書房外有腳步聲響起,抬頭間便發現,來人不是別人而是魏征,李世民立馬喜笑顏開地放下毛筆。

    “玄成,你終于來了!不必多禮,趕緊起身。”還未等魏征行禮,李世民便沖著魏征爽朗一笑,挺直了身板說道:“玄成,你趕緊與我說說,可是那兩則寓言故事……終于編撰完成了?”

    李世民面頰上的喜色,如同一支想要出墻的紅杏那般,怎么攔也攔不住。

    “微臣多謝圣恩。”魏征見狀,先是拱手回了一禮,而后這才直身起來,笑著點頭說道:“不瞞圣上,那兩則寓言故事已經編撰完成了,微臣這里有一個樣本,還請圣上過目。”

    “好,讓朕瞧瞧!”不容別人去接,李世民趕緊從龍椅上起身,快步走向魏征之際,從他手上‘騰’地一下接過樣本。

    認真地看了看這二則寓言故事,李世民發現,這樣本無論是編撰還是排版,都完全符合他的心意,心中一直懸空著的那塊石頭,終于算是落了地。

    “呼……好啊!好!”李世民忍不住大聲叫好,手中捏著的樣本,也忍不住激動地抖了抖。

    稍稍回神過后,李世民這才趕緊望向魏征,一臉認真色地詢問道:“玄成,依你之見,這二則寓言故事,應當是提前頒發下去好,還是在除夕夜頒發下去好?”

    對于李世民的問話,似乎心中早就有所預料,魏征想了想,便笑道:“圣上,微臣以為,這二則寓言故事,應當提前下發好。”

    “呃?”李世民笑望著魏征,說道,“如何見得?”

    “圣上,若是只想讓這故事在長安城內傳達,自然是應當除夕夜下發好。”魏征微微一禮,然后一本正經地說道:

    “但微臣心中知道,圣上一直心系天下百姓,除了長安之外,唐國別處之地山高水遠,若是今夜連夜頒發,快馬加鞭將之送去,想必在開歲之日,唐國的所有百姓,都能夠見到圣上的宏圖大志!”

    聽見魏征之言,李世民頓時爽朗一笑。

    “好!玄成這個提議,準了!”拂袖之間,李世民立馬大手一揮,沖門外的高公公大喊一聲道,“來人,擬旨,今夜便命人將寓言故事,快馬加鞭地下發全國各地!”

    “是,圣上。”門外候著的高公公,立馬領命辦事而去。

    今夜,對于李世民、魏征等人,以及快馬送急的斥候、各地的大小官員來說,注定會是一個不眠之夜……

    

  http://www.chtvh.com.cn/shengtangwanku/475152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chtvh.com.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