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唐三中文網 > 盛唐紈绔 > 第262章 李伯安,你哪里受傷了?(2更)

第262章 李伯安,你哪里受傷了?(2更)

    “竟然有此等之事發生?”聽罷高公公的稟報之后,李世民面色瞬間凝固,轉眸盯向高公公。

    “圣上,侍衛所言,句句屬實。”高公公非常認真地點頭。

    只不過此時,鑒于滿朝的文武百官都還在,今日,又是李麗質、杜小妹二人,與李逸定聘的大喜之日,高公公也沒有當眾多言,而是站在一邊,靜等李世民決斷。

    “呼呼…”

    李世民當場長舒了兩口粗氣,又正了下身板,方才面色凝重地轉眸,看向一眾世家大族官員。

    “汝等今日,可曾去請過王愛卿、鄭愛卿二人?”李世民出聲問道。

    世家大族官員眾人聞言,面色先是微微一愣,而后,他們又相互對視了好幾眼,其中一名世家大族官員,方才作為回話的代表,起身來行禮回答。

    “回圣上。”世家大族的官員,老實回答道,“下官等人今日一早,確實是去他們府上請過,只是他們府上的家奴說,他們家老爺今日身子不適,讓某等代為請假,下官等人……也沒有進去親自瞧一眼。”

    李世民見此,眸光微掃了世家大族官員一眼,但見他此言并不像是在故意說假,這才點頭回神。

    只不過,當李世民心頭一想到,如今正處在緊要關頭之上,盡管此事會引起滿朝文武嘩然,但他必須當眾道出。

    “朕今日的心情,本來一片大好,但常言道,‘知人知面不知心’,今日在長安城內,竟然發生了一件讓人意想不到之事。”李世民威嚴之聲,稍頓了頓,滿朝的文武百官,頓時便發現情況似乎不妙。

    就連一眾世家大族的官員,此時此刻,他們也是一臉茫然不解地盯著李世民。

    因為,他們還從來沒見過,李世民何時竟有如此氣怒!

    可李世民并沒將話說完,眾人也不敢貿然出聲打斷,而是安安靜靜地繼續聆聽。

    “朕沒想到,王巖、鄭明書等人,作為朝廷重臣,拿著朝廷的俸祿,拿著百姓的賦稅血汗錢,居然敢在長安城內、朕的腳下,在新年初一的大喜日子里,當眾行茍且之事,玷污良家婦女的清白!”

    李世民滿臉怒色彌漫,瞇眼掃了底下的滿朝文武官員一圈,隨后拂袖一擺,凝眉大喊道:“來人,速速去將那女子,以及行兇之人,全都給朕帶上來,朕今日要在大殿上,親自審問!”

    “是,圣上。”侍衛一見李世民龍顏震怒,嚇得不敢遲疑,回話間立馬轉身而去。

    嘩!

    滿朝的文武百官,幾乎剎那間,就被李世民這個「驚爆世人」的消息轟住了,滿臉之上都是不可置信,瞬間與左右之人議論而起。

    甚至,太極殿內的一眾世家大族官員,更是嚇得滿臉驚訝與錯愕,紛紛開始出聲議論。

    “這……怎么可能?”

    “王巖、鄭明書那兩個家伙,如今,都已經是四十多歲之人了,怎地居然還會……做此等卑鄙的茍且之事?”

    “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太突然了吧?今日一早,咱們可沒有聽到聲音啊…”

    “該不會是……是有人在暗中,故意栽贓污蔑吧?”

    ------

    此時,不光是滿朝文武、世家大族官員一片大驚,李逸聽到這個消息,也是一臉的驚訝表情。

    李靖與紅拂女二人,也是滿臉錯愕之色。

    「王巖、鄭明書等人,竟然當眾玷污良家婦女?」

    「難道……是長孫無忌所為?」

    「長孫無忌這個老狐貍,不光借此機會,來一舉殺了王巖、鄭明書等人,而且,還順道將他們這些‘世家大族官員’的名聲,也一并給搞臭了嗎?」

    猜想到此,李逸急忙回神,眸光朝長孫無忌所在掃了一眼。

    而恰巧也在這個時候,長孫無忌似乎察覺到李逸的目光,他立即回眸轉頭,對著李逸微微點頭一笑,臉上再也看不出,有其他的表情變化。

    一絲擔憂之色也沒有!

    李逸瞬間恍然,明白了這一切,想必應該就是長孫無忌的手筆無疑!

    當李逸心頭再一想到,歷史上,也就是貞觀五年的時候,好像李世民曾經當眾宣布過一道赦令,赦免了牢中的一眾死囚,李逸頓時不由面色一抽。

    「長孫無忌這個老狐貍,城府果然是深得可怕!辦事之前,竟然連事后如何處理,全都一并想到了!」

    此時此刻,李逸不得不對長孫無忌,保持一顆警惕之心。

    這等無形陰人、又不會損害自己人的手段,實在是高!

    不過同時,李逸心中也覺得,他借長孫無忌這把刀來辦事,似乎借得還挺不錯,非常之劃算!

    ------

    就在滿朝文武、世家大族官員,紛紛議論的同時,領命的侍衛已經去而復返,順道將王巖、鄭明書等人,以及被玷污的四名良家婦女、四個家丁裝扮的男子,全都一并帶了來。

    隨行而來大殿之內的人,還有幾個王巖、鄭明書二人府上的家奴。

    “草民參見圣上,草民冤枉,求圣上為草民做主!”

    剛一進太極大殿之內,四名良家婦女,便哭聲不斷地哀嚎起來,同時直接跪在地上,似乎其中還有兩個婦女渾身發抖不止,似乎已經快要發癲了…

    “求圣上為草民做主!”其余幾名家丁男子,也是隨從一道跪地,滿臉哭泣地伸冤,不斷向李世民磕頭。

    至于王巖、鄭明書二人,此時,他們二人的下身滿是一片鮮血,胸口處,更是已經被人狠狠地捅了好幾刀,正用白布纏著,有鮮血往外溢出。

    瞧他們二人的這般模樣,似乎再不讓人救治,就快直接升天了。

    而且在他們二人的臉頰上,也滿是鮮血,嘴角處,更是似乎被刀割了好幾處,甚為嚇人。

    隨著他們一進大殿,長孫皇后、李麗質等人連忙捂住了眼睛,不忍直視地別過頭。

    “肅靜!”

    高公公見此轟亂情況,立馬揚聲大喊一道,底下的一陣求冤聲音,方才老實地安靜下來。

    百官眾人、世家大族的官員,看到這一幕場景之后,無不一臉驚訝,下巴都差點兒掉了下來。

    昨日都還好好的二人,怎地今日一早,就變成了這般凄慘模樣?

    百官紛紛搖搖頭,保持沉默。

    “汝等有何冤屈,只管道來。”也在此時,李世民淡淡開口。

    他將目光,落在了底下的良家婦女等人身上,淡聲說道:“汝等若是確實有冤,朕,自會如實地按律處理,就算天子犯法,也與庶民同罪!但若是汝等,故意誣告朝廷命官,朕,也絕對不會放過任何一人!”

    “圣上,草民冤枉啊!圣上……”李世民此話一出,兩個還沒有發癲跡象的婦女,便立馬出聲大喊。

    “一個個的講來。”李世民凝重地淡聲說道。

    “是,圣上。”其中一名婦女,衣衫已經被抓破了不少,極其狼狽,她帶著哭聲說道,“草民幾人,都是王通議府上長期倒夜香的人。”

    “今日一早,草民等人,如同以往時辰一樣,前去王通議府上收夜香,可誰想……”

    說到此處,婦女的哭泣聲,立馬如同嬰兒一般抽泣起來,哽咽無比地道,“可誰想……王通議與鄭侍郎二位官爺,今早也不知是怎么了,待草民等人一進府,他便立馬命家奴,將草民等人捆綁起來,意圖玷污草民等人。”

    “草民等人立即跪地大喊求饒,幸好草民家的郎君,也在王通議府上當奴,草民家的郎君聽見了聲音,就立馬趕來求情,求王通議他們放了草民等人,可是……”

    “可是,王通議與鄭侍郎二位官爺……當場就命府上的家奴,將草民家的郎君給暴打一頓,還強行玷污了草民等人。”

    “草民家的郎君氣不過,為了草民……于是,就趁著王通議、鄭侍郎二人,準備出府上朝的時候,捅了他們幾刀,幸好宮中的侍衛前來,要不然……”

    “要不然,草民等人,如今都已經被他們拋尸荒野了,嗚嗚嗚……”

    “圣上,草民家的郎君,也是為了草民報仇,才做了此等犯法的傻事,還請圣上明察秋毫啊……圣上……”

    另外一名婦女,也趕緊跟著求饒,不斷磕頭:“嗚嗚嗚……圣上,求圣上明察秋毫,替草民做主……”

    “圣上,草民雖是為了救草民家娘子性命,但草民冒犯律法,草民自知有罪,草民無悔,請圣上責罰,就算是死,草民也認罪!”幾名家奴男子也立馬出聲。

    只不過,當他們幾人的目光,停留在看向王巖、鄭明書二人身上之際,卻帶著滿是幽怨與憎恨之色。

    那副模樣,恨不得將他們立馬捅死才能放手。

    聽到這個事情的經過道來,不光李世民大驚,場中諸位文武百官,更是一臉驚然之色。

    “想不到,一向看起來儀表堂堂的王巖、鄭明書二人,居然是如此不要臉的衣冠禽獸!”

    “實在是沒想到,簡直知人知面不知心!”

    “如此敗類,就是在辱沒咱們朝廷官員的斯文,無恥!”

    “卑鄙小人!”

    ------

    滿朝的文武百官,紛紛齊聲議論而起,看向王巖、鄭明書二人的同時,他們眾人的臉色,根本沒有絲毫同情之色,反而是一陣陣的鄙夷不已。

    世家大族官員聽罷,也是錯愕了好一陣。

    他們雖然知道,他們這些個世家大族的官員,雖然平日里,是喜歡玷污府上的婢女、丫環,可讓他們也沒想到的是,王巖、鄭明書二人,竟然連倒夜香的女子也不放過。

    只是,當他們眾人,在瞧見了倒夜香女子的容貌,確實頗有幾分姿色之后,心中也開始有些似信非信了。

    “呼呼……”

    隨著李世民的長吸聲一出,滿朝文武百官再次安靜下來,李世民看了一眼跪地的幾人,而后望向王巖、鄭明書府上隨行的家仆,問道:“汝等乃是府上家仆,他們二人所言,可是事實?”

    話音才剛落,還未等他們開口回答,李世民又沉聲喝道:“汝等,最好老實交代,若是讓朕查出來,小心汝等的性命!”

    “是……是……圣上…”

    王巖、鄭明書二人的家仆,立馬就被李世民嚇得渾身顫抖,老實地顫聲交代道,“回圣上,二位老爺今……今早,確實是圖了不軌之事,但……但小人們……小人們也是,按照老爺的吩咐行事,小人……小人并沒殺人…”

    嘩啦!

    當家仆此言一老實交代而出,太極殿內的所有文武百官,甚至是世家大族的官員,也全都齊齊再次被驚了。

    「就連王巖、鄭明書府上的家仆,都是當眾如此而說?」

    「他們的家仆,居然一點也沒否認?」

    「難道此事……當真是事實?」

    “這……”一時之間,眾人被震撼得無以復加。

    空氣中,一陣無聲的沉默。

    “林將軍!”良久過后,李世民突然出聲,但他并沒有輕易下定論,而是看了看侍衛,問道,“你去王通議府上之時,可是確實如她們所言?”

    “是,圣上。”那被喚做林將軍的侍衛,絲毫不敢隱瞞,拱手一禮說道,“末將前去王通議府上之際,正好碰到這幾名家仆,捅了這幾名男子一刀,不過被末將制止了。”

    這一下,證據確鑿、人證物證皆在,而王巖、鄭明書等人,更是已經奄奄一息,完全就沒有狡辯的任何機會。

    “李伯安,先看看他們的傷勢如何,還能不能救!”李世民突然喊道。

    “是,圣上。”李逸前腳才微微一抬,一道聲音,便冷不丁地從空氣之中傳出,“且慢!”

    剎那,所有人的眸光,全都朝聲音傳來之處望去。

    只見一個世家大族的官員,從人群中立馬走出,對著李世民微微一禮,方才說道:“圣上,微臣以為,還是應該換一名醫師來醫治,若是李醫師一旦對他們動手,那就死無對證了。”

    李逸頓時不由一笑,冷聲道:“這位官人,既然你如此迫切,想要他們斃命,那本官也無所謂,反正,本官也懶得動手救這種人渣,免得臟了本官的手!”

    “你!”那世家大族官員,立馬就被李逸這話給噎住了,氣得滿臉通紅。

    (本章完)

    

  http://www.chtvh.com.cn/shengtangwanku/570703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chtvh.com.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