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唐三中文網 > 盛唐紈绔 > 第284章 成交!(第1更)

第284章 成交!(第1更)

    只見李逸把手一伸,手臂微彎,然后食指和中指并攏,就朝著玥兒嘴中伸去。

    這一幕場景,直讓邊上端著器皿的武珝,看得有些目瞪口呆。

    “李伯安這是要做什么?”武珝眨巴著雙眼,內心暗道,“這動作……感覺好奇怪啊…”

    也不怪武珝,內心會感到一陣詫異不解。

    實在是李逸用的這種……看起來,有些「別具一格」的救治方法,還沒人親眼見過。

    李逸也是迫于無奈,才出此下策。

    剛才,他心中忽然想起,喝醉酒之人,一旦讓他們吐出來,就能很快清醒,于是,李逸才決定嘗試一番。

    “別亂動,將器皿端著,接好。”李逸看了一眼武珝,叮囑道。

    “哦哦,知道了…”武珝點點頭,認真地端著器皿。

    此時此刻,李逸才得以好好地行動。

    當他的食指和中指,明顯感覺到,似乎已經觸到了玥兒的舌根,李逸手指輕輕一用力,原本還昏迷的玥兒,突然身子一動。

    “噗!”

    一口細小的茶水,落入了器皿之中,玥兒也緩慢睜開了眼。

    “怎么樣,玥兒,有沒有事?”李逸一邊出聲詢問,一邊用另外只干凈的手,輕輕地拍了拍玥兒后背。

    “玥兒沒事。”玥兒習慣性地點頭,忽然問道,“公子,你怎么來了?”

    只是,當她感覺到自己的胸口處,似乎有些微涼的感覺傳來,幾乎是下意識地,玥兒目光往下一瞥。

    這一瞥之下,玥兒便赫然發現,自己的長裙領口之處,不知何時已經被人解了開,隱約可以看到里面。

    此刻,當玥兒再看向李逸,臉蛋兒瞬間就紅了起來,微微底下了腦袋。

    “公子,玥兒沒用,剛才……剛才,玥兒被一個小和尚,下了蒙汗藥,公主她們也暈倒了,都是玥兒沒用…”玥兒輕聲自責道,聲音微乎其微,幾乎聽不大到。

    “剛才發生之事,你還能記起來嗎?”李逸挑眉問道。

    “能!”玥兒點點頭,而后,牙根輕輕地咬了咬,發出咯咯的聲音,面色氣怒無比地道,“若是讓玥兒發現了他,玥兒一定親手宰了他!”

    與此同時,玥兒還捏了捏拳頭,顯然是心中感覺,她實在是太過于丟臉,差點兒就出現了意外。

    “……”李逸有些哭笑不得,揉了揉玥兒的小腦袋。

    倒是邊上的武珝,一聽到玥兒這話道來,頓時之間,她就被嚇得不由縮了縮脖,完全被玥兒身上,剛才所散發出來的冷氣嚇到了。

    此時的武珝,渾然不敢亂動,呆呆地看著玥兒,連眼神都不敢挪動。

    “行了,能記起來就好,現在沒事了。”李逸笑著點頭,順道給玥兒的衣衫領口拉上,說道,“玥兒,趕緊將器皿拿過來幫忙,把她們也一起弄醒。”

    “呃……是,公子。”玥兒趕緊點頭,拿過武珝手中的器皿。只是她臉蛋兒上的潮紅,卻是怎么也褪不掉。

    李逸按照剛才救治玥兒的方法,一一對李麗質、杜小妹、琳瑯三人,來了個故技重施。

    沒多久功夫,三人便全然清醒了過來。

    看到李逸的同時,李麗質與杜小妹二人,先是一愣,隨后瞬間之下,就齊齊撲入了李逸懷中。

    “李伯安,你總算來了!”

    “三哥……”

    二人一左一右地抱著李逸,輕聲哽咽著,抽泣道:“李伯安,你要是再晚點兒來,說不定……說不定,小五都已經出事了,你這個壞蛋!”

    “壞蛋!大壞蛋!以后,我再也不要離開你了!”

    “三哥,小妹以后,也要跟著三哥……”

    二人輕聲抽泣不斷。

    倒是邊上的琳瑯,顯得與她們鎮定得多,只是下意識地緊了緊雙腿,然后,又看了看明光甲,但見并沒有任何失貞的跡象,這才不由松了口氣。

    “沒事,沒事了,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李逸笑著安慰著二人,輕聲道,“我現在就去給你們報仇,放心吧。”

    “嗯嗯……”二人認真地點點頭,依依不舍地從李逸身前放開。

    “走吧,咱們現在就下馬車,一起抓壞人。”李逸看了看幾人,幾人都是堅定地點點頭,暗自咬了咬牙。

    這一次,此仇不報,她們心頭,就出不了這口惡氣!

    ……

    馬車內,這段時間以來,究竟發生了什么變化,外面的人并沒有發現。

    而且,他們距離馬車的位置,也有幾米之遠,李逸等人聲音又輕。

    辯機看著武珝進入馬車,已經有大半天的時間過去,然后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從馬車內走出,臉上閃過一抹不經意察覺的自信笑容。

    “這蒙汗藥,可是某去西域商賈那里,特地買來的特制藥!”

    “就算她們醒了來,也不會記得方才發生之事!”

    “想要讓某認罪?呵呵,門都沒有!”

    辯機心中暗暗笑道。

    他也不擔心,事情會敗露出來,就這么安靜地等待。

    畢竟這種事情,他以前就干過不少。

    根本就沒有一次失手。

    不過眼下,但見李逸還沒有從馬車內走出來,辯機也樂得清閑,心想,這件事情過不了多久,就會成為一道懸疑之案。

    倒是道岳,早就急得如同火在燒一般,心急如焚,開始接連不斷地盤問寺內眾人。

    今日這件事情,他若是不找出幕后真兇,李逸根本不會罷手。

    而且,今日之事,倘若一旦傳到了李世民耳中去,道岳心中知道,李世民肯定也不會善罷甘休,說不定連整個大主持寺,也會受到牽連。

    想到此處的嚴重后果,又不斷地盤問了大半天時間,始終都沒有一個結果出來,道岳內心慌地一撇…

    卻就在這時,眼見馬車車簾,被人掀起,所有人的目光,紛紛朝著車門口望去。

    道岳、辯機等人,也齊齊轉眉望去。

    只見最先下馬車之人,是武珝。

    緊隨著,李逸從馬車上走下,李麗質、杜小妹、玥兒、琳瑯四女,也接連從馬車內,緩緩走了出來。

    幾乎剎那間,所有人看到這一幕,全都心驚不小。

    “駙馬果然醫術高明!這么快的時間,就已經治好了公主,以及幾位娘子的昏迷!”

    “不一定!剛才不是那個小孩,也跟著進去了嗎?”

    “好像也是哈……”

    眾人輕聲嘀咕著,而與此同時,李逸已經帶著幾女,一起來到了道岳、辯機身前。

    道岳見此,趕緊快步上前,雙手一合,行了一個佛禮,出聲嘆道:“駙馬爺當真是醫術高明,幸得公主與諸位娘子無恙,要不然,貧僧心中……實在是難以過去,貧僧在此,給諸位施主賠罪!”

    說話間,道岳趕緊躬身一禮,很是真誠不已。

    “道岳主持,客氣了。”李逸微笑扶起道岳,又看了看身后幾人,轉頭與道岳說道,“道岳主持,咱們現在,就來當面對峙吧?”

    “行,駙馬,公主,諸位娘子,這邊請。”道岳趕緊伸手,示意眾人走向辯機。

    李逸點點頭,便帶著幾女,一起走向辯機而來。

    而正老實站在一邊的辯機,一見她們幾人都醒了過來,完全是一副魏如泰山、我無罪的模樣,根本就不為所動。

    直到李逸等人走進,辯機才微笑說道:“駙馬爺,咱們現在對口供吧?希望駙馬爺,能夠趁早還小僧一個清白。”

    卻也就在這瞬間,剛等辯機話聲一落,一左一右的兩個巴掌,便冷不丁地扇了上來。

    “啪!”“啪!”

    冷不丁地兩聲響動之間,當場就抽得辯機兩眼發蒙。

    而后,琳瑯與玥兒二人,相互對視之間,便已經齊齊出手,幾乎神同步一般,二人一左一右地狠狠踢出一腳。

    “嘭咚……”

    辯機整個人,當場被踢飛出去好幾米之遠,方才落在地上。

    整個人的嘴角,立時吐出兩口鮮血。

    “這……”

    看到這一幕的眾人,全都不敢言語了,聲音哽咽在半空,道岳也是木楞地盯著玥兒、琳瑯二人,完全不知道,她們為何一言不說就動手。

    對于心中的那個想法,他們實在是不敢去相信。

    “道岳主持,不用對口供了!”

    說話之人,正是李麗質。

    只見她雙眉一正,俏美的臉色,瞬間冰冷得十分可怕,似乎要將冰山都給凍住一般,沖琳瑯咬牙吩咐道:“琳瑯,殺了他!”

    “是,公主!”琳瑯聞言,當場便朝著辯機走去,“豁”地聲抽出腰間長刀,滿臉冰冷。

    “這……公主,還請公主,能夠收下留情!”道岳見此,趕緊出聲求道。

    “求情?呵呵……”李麗質冷冷一笑,看了道岳一眼,雙眸瞇緊道,“本宮還沒有找你算賬,已經是格外開恩了,你居然還敢在此求情?道岳老和尚,你可知道,你這個小和尚,居然敢在茶盞之中下蒙汗藥,意圖謀害本宮?”

    “什么???”

    頓時之間,當這句話從李麗質口中傳出,道岳一臉震驚。

    其余圍觀之人,更是滿臉驚駭。

    而被毆打了一頓的道岳,眼看著琳瑯手中的刀就要落下,更是驚得滿臉吃驚,渾身顫抖如篩地搖頭,吃聲大道:“不!不對!小僧并沒有下藥!”

    “你還敢說,你沒有下藥?”一聽辯機之言,琳瑯立馬瞇緊雙眼,手中長刀并沒有因此而打住,而是直接一刀,砍向了道岳的第三只腳!

    “啊——!!!”

    一道慘叫聲赫然傳出,變成太監的道岳,當場疼得面色扭曲,縮著身子不斷地吐血,如同見鬼了一般,盯著琳瑯等人,大怒道:“你們憑什么害小僧,憑什么!小僧并沒有在茶盞內,下蒙汗藥!”

    “蒙汗藥?小和尚,你竟然敢對公主等人,下蒙汗藥?膽子夠大啊……”

    李逸見辯機一口失聲暴露,不由笑了笑,反問一聲道:“我們都還沒有說是蒙汗藥,你怎么會知道,這就是蒙汗藥?”

    嘩啦!

    這一下,眾人瞬間都明白過來了。

    道岳也明白了。

    若是辯機并沒有下藥的話,他怎么會知道,下的藥是蒙汗藥?

    明顯就是自己招供了!

    “不!小僧沒有下藥!小僧并不知道是蒙汗藥,小僧是猜的。”辯機不斷地搖頭否認,同時抱著周身,不斷地往后縮。

    “還不承認?”琳瑯冷笑一聲,“你別以為我們不知道,剛才,就是你端了茶水來,說是道岳老和尚的吩咐,咱們才沒有設防,中了你個淫僧的詭計,都已經死到臨頭了,居然還敢妄圖狡辯?”

    說話間,琳瑯手起刀落,瞬間斬斷了辯機一腿,當場就疼得辯機臉色泛青,整個人毫無血色。

    “不!不可能!”

    眼下,見琳瑯等人,確實是已經醒了過來,而且,又記憶起了方才之事,辯機渾然不敢相信,惶恐地搖頭說道,“不可能!小僧這種藥的藥效,一旦中了此毒之人,就會忘記一段記憶,你們不可能知道!”

    辯機渾然不敢相信,他買的這種藥,幾乎是百試百靈,他也給他自己嘗試過。

    不應該會出現這種狀況!

    可琳瑯又說得一板一眼,而且還十分清楚,辯機這才發現,他再繼續狡辯也沒用。

    但他實在是想不通,李逸究竟是如何,救治好這四個女子的。

    “李伯安,你究竟是如何治好她們的?”辯機怒眼大瞪,沖李逸所在,大聲質問道,“某不信!某不信!這種藥,世上還能有解藥!”

    “呵呵…”李逸冷笑了聲,懶得去搭理他,而是吩咐琳瑯道,“琳瑯,先將他五馬分尸,不要讓他瞬間就死了,先讓他嘗嘗厲害!”

    “是,駙馬!”點頭間,琳瑯再次手起刀落。

    “噗!”“噗!”“噗!”

    接連幾聲響起之下,辯機整個人只剩下一個身子,但他卻并沒有立馬死去,凄慘不堪的聲音,在空氣之中不斷響起。

    琳瑯見此,又踢了他一腳,再用他自己的腳,堵住了他的嘴,聲音方才只有嗚嗚傳來。

    此時,所有的百姓,全都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辯機發呆。

    他們不敢相信,不過是一個年輕的小和尚,竟然能無恥到這種地步,居然敢在寺廟內,當場用蒙汗藥來對女子下藥!

    光是在心頭想起來,眾人就忍不住渾身打冷汗。

    “實在是太可怕了!”

    “走,咱們趕緊走!”

    “日后,再也不來此處燒香了,簡直可怕!”

    “對,再也不來了…”

    一群百姓議論紛紛間,便相互下定了決心。

    而此時此刻,李逸看了一眼辯機,方才回神過來。

    “道岳主持。”掃了一眼道岳,李逸面色淡淡道:“這件事情,剩下的,你也知道該如何做,自己去大理寺一趟吧,我還有事,先告辭了!”

    扔下這句話,李逸便攔住想要上去殺人的李麗質,輕聲道:“走,小五,咱們回府。”

    “我不,李伯安……我要殺了他!”李麗質倔強地盯著李逸。

    李逸嘆了口氣,搖頭說道:“小五,別去對這種人動手,那簡直會臟了你的手。對于這種人,就讓他這么活下去吧,一直受到人們的唾沫,讓他求生不能、求死不能,才是最好的結果!”

    “哼!”李麗質不滿地哼了聲,但心中還是不解氣,看了看琳瑯,吩咐道,“琳瑯,把他舌割了,扔到大街上去,讓大街上的乞丐——照顧他!”

    最后三個字,李麗質幾乎是咬牙切齒地說出。

    “是,公主!”琳瑯點點頭,看了一眼道岳,說道,“老和尚,這小和尚交給你們來處置吧,本官不想臟了自己的手,最好按照公主的吩咐辦,要不然,本官就來拆了你們的寺廟!”

    扔下這句話之后,琳瑯方才轉身,隨同李逸等人一道遠去。

    而弄清事實真相的百姓,也紛紛一哄而散,沿途都是議論之聲。

    這個大主持寺,他們是再也不敢來了。

    武珝看著離去的馬車背影,又看了看凄慘的辯機,小心肝早被嚇得撲通撲通地跳,久久沒有回神,倒是楊氏拉了她一把,武珝方才回神過來。

    “小珝,駙馬究竟是如何救治好她們的?或者說,還是你出的手?”楊氏詫異不解地看著武珝。

    “不是孩兒,娘親,是駙馬救好的。”武珝吃吃地回答…

    加上這一章,這個月更新了28萬5千字,馬上就快12點了,保底月票求一波,我想沖一沖,希望各位領導支持一下,明天我爭取早點更新,先構思下接下來的劇情,晚安。

    (本章完)

    

  http://www.chtvh.com.cn/shengtangwanku/639820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chtvh.com.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