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唐三中文網 > 盛唐紈绔 > 第285章 不無聊(2更)

第285章 不無聊(2更)

    時間一晃,轉眼就有好幾天,已經不知不覺地過去。

    長安城內各處,談論聲卻是連綿不斷。

    “哎,你們聽說了嗎?不久前的初七之日,駙馬與公主、杜小娘子等人,一起去大主持燒香,結果碰到了一個淫僧!那淫僧現在,已經只剩下身子,在東街頭當乞丐呢!”

    “哈哈,你們在說這事兒啊,某當時……那可是親眼所見!”

    “這位仁兄,究竟是怎么回事?趕快說道說道。”

    “事情是這樣的,當時,那個名叫辯機的淫僧,假借道岳的名聲,暗中在茶水中下了藥,并且端去給公主等人喝,將她們昏迷之后,企圖行不軌之事,幸虧駙馬發現及時,又妙手回春地治好了后遺癥,這才將他繩之以法!”

    “我天,這和尚的膽子也太大了吧?那藥……居然還有后遺癥?有那么邪乎嗎?”

    “那是當然了!據那辯機淫僧自己招供,他之前,就玷污過不少的良家婦女,而且事后,竟然沒有一個女子察覺到!可不可怕?不過幸好,賣藥的那個西域商賈,如今已經被官家抓起來了!”

    “圣人一聽這個消息之后,頓時龍顏大怒,將他們全都處斬了!”

    “至于那辯機淫僧,因為有駙馬爺之前吩咐過,要讓他這輩子求生不能、求死不能,所以并沒有砍頭,如今還茍活在世上。不過他現在,也就只剩下身子,比死了還難受!”

    “哼,這種淫僧,就應該讓他像現在這般,生不如死才對!”

    “不錯,某也覺得,駙馬爺此舉,做得一點兒也沒錯!”

    眾人嘀咕不斷,不少人更是掃了一眼東街頭,一個只剩身子的辯機和尚,眼看他被街頭的乞丐整日欺負,卻毫無還手之力,眾人忍不住搖頭唾罵。

    長安城的大街小巷,全都在流傳這個消息。

    至于辯機和尚,無人知道他的來處,就連道岳本人也只知道,淫僧辯機只是個孤兒,并沒有父母,因此,李世民也就沒能滿門抄斬。

    道岳等人,也在事發的當日,瞬間將辯機的名字,從寺廟內劃破,不再留名…

    對于長安城街頭發生的這一切,李逸雖然沒去打聽,但也聽府上的家丁、婢女私下談論,有所聽聞。

    對于李世民同意,沒有斬殺辯機的這個做法,李逸還算是滿意。

    這種人,就應該讓他受世人唾沫,讓他求死不能!

    國公府,屋內。

    在西域商賈的招供下,李逸總算是發現了,辯機購買的蒙汗藥中的藥材成分,看著桌前列出的藥單,李逸有些不可置信。

    “忘情草?世界上,竟然還真有這種藥材存在?”李逸忍不住輕聲嘀咕,倍感驚訝。

    縱然這幾天以來,他翻閱了大量的古書典籍,甚至還親自去太醫院內,查閱翻找了許久資料,李逸也沒有發現,有這一味藥材的相關記載藥籍。

    完全查無出處。

    李逸對這個世界的認知,不禁又高看了一層。

    經過大量的研究之后,李逸發現,忘情草,不僅能夠讓「動物」忘記一段時間的事情,而且,一旦中了此藥,陷入昏迷之后,還會不由自主地處在興奮之中,變得格外「開放」。

    與這忘情草相比起來,那些個情藥,就是渣!

    “這東西,可千萬不能淪落到壞人手中。”心中暗道一聲,李逸趕緊將藥單燒掉銷毀,免得被人偷了去。

    就在這時,李逸突然瞧見玥兒,從門外走了進來。

    “怎么了,玥兒?”李逸轉頭看向玥兒。

    “公子,鄭安鄭郎君,帶著東西來拜訪了。”玥兒眨眼回答道。

    “呃?”李逸愣了愣,這才忽然想起,鄭安前幾日來拜訪,自己一直都不在府上,他也就沒有找到自己,想不到,鄭安今日又來了。

    “讓他進來吧。”李逸點頭說道。

    見鄭安如此執著,李逸心中暗自猜測,鄭安肯定是有重要事情找自己,要不然,鄭安也不會一直往自己府上跑來。

    不多久功夫過后,鄭安便跟隨玥兒,一道來到了屋內,手中還拎著一大包東西,用黃皮紙包著。

    “鄭兄,找我有事?”李逸開門見山地笑道,同時示意鄭安落座。

    “嘿嘿,公子,某這點小心思,一點兒也瞞不過公子。”鄭安咧嘴一笑,趕緊將禮物遞給玥兒,方才坐在一邊,說道,“是這樣的,某有點事情,想要找公子商量一番。”

    “鄭兄請說。”李逸說道,端茶喝了口。

    鄭安也喝了口茶,潤了潤嗓子。

    這些天以來,鄭安發現,李逸的茶,竟然與他們喝的茶不一樣,而且味道也更加鮮美,不由多喝了幾口,方才放下茶盞。

    “公子,某聽聞……西域商賈的藥材,似乎有別的作用,因此,某心中有一個想法,想要與公子商量商量。”鄭安也不拐彎抹角,直接說道,“某想看看,這個計劃能否得行。”

    “什么計劃?”李逸問道。

    鄭安笑了笑,說道:“就是將忘情草,融入一點兒在香皂之中,增加一點兒的香味,以及情趣…”

    “呃……”李逸頓時有些啞口無言,瞅了瞅鄭安,心中暗道,“鄭安這家伙,果然不愧是經商的料,居然還能想到這一點?”

    “鄭兄,這藥,用多了很危險!”李逸沉吟了片刻,盯著鄭安。

    “那要是少放一點兒呢,公子?”

    鄭安心中,似乎早就有所猜測,知道李逸會這么與他說,于是,他又試探性地問道:“只需要一點兒、稍稍提高一點情調作用就行,公子您也知道,某是一名正經皇商,可不敢去做那些違背唐律之事。”

    李逸愣了愣,又瞅了瞅鄭安,忽然發現鄭安這個想法,說不定還真能行!

    如此一來,香皂的價格,可能夠往上翻一番!

    香皂的利潤,也能夠再往上漲一截!

    “這樣說來,倒是可以一試。”李逸點點頭。

    弄懂了忘情草的所有作用之后,李逸也不怕會用多導致出事,不過,鄭安這個提議,卻是非常中肯。

    只不過,一想到這藥,一旦融入了香皂之中,那么,必然就需要找人來親自實驗,李逸可不打算讓玥兒來試。

    “鄭兄,你可有找到合適的人選,來做這個實驗?”李逸出聲問了一嘴。

    “放心吧,公子。”鄭安點點頭,微微一笑,說道,“某已經與平康坊的王大家,事先說好了,就用平康坊的那些姑娘來試。這一批香皂,某先不收她們的錢,率先賣給她們。”

    “……”忍不住豎起大拇指,稱贊道,“鄭兄的手段,果然是高,佩服!”

    “咳咳…”鄭安當場就被噎了一下,趕緊擺手道,“公子,您就別諷刺某了,若是公子無事,要不……咱們這就去廠房,試一試?”

    “走吧。”李逸起身說道。

    二人說定之后,便一起前往鄭家的肥皂制造廠。

    ------

    一進入鄭家的廠房內,李逸便瞧見了許多人,正在一絲不茍地忙活,并沒有那種濫竽充數之人,李逸這才明白,鄭家之所以能夠成為大唐皇商,完全與他們「精益求精」的理念有關。

    很快,李逸便隨同鄭安一起,來到了一間單獨的屋內。

    屋內有一個老者,正在等候,除此之外別無他人。

    “老奴見過公子,見過郎君。”老者一見李逸與鄭安進來,連忙拱手一禮。

    鄭安見狀,立即給李逸介紹,指著老者說道:“公子放心,鄭叔乃是跟隨父親一起做生意的老人,這些年來,鄭叔也幫著某打理生意,是個可靠之人。”

    李逸掃了掃鄭老,但見此人的面相,不是個奸佞小人面相,這才放心地點點頭,而后輕喊一聲:“玥兒,將東西拿出來。”

    “是,公子。”玥兒將一株忘情草拿出,遞向鄭安。

    鄭安立馬詢問:“公子,這藥,怎么用?”

    “研磨成粉,然后取五錢,放入這大缸之中,與原料一起融合,應該就可以。”李逸看向鄭安,認真說道,“若是放多了,可能會出現狀況。”

    “明白了。”鄭安點點頭,便將忘情草交給鄭叔,鄭叔立馬開始動手研磨。

    然后,他又用秤桿,稱了五錢出來,融入原料之中,開始制造香皂。

    等了沒多久時間,香皂便已經逐漸成型,清一色的白色香皂之中,泛起一點點紅色,看起來倒是美觀。

    “鄭叔,你先將幾塊香皂,拿去平康坊的姑娘試試,看有沒有效果。”看了看制造成型的香皂,鄭安立馬吩咐鄭叔。

    “是,郎君。”鄭叔沒有遲疑,立馬包上幾塊肥皂,便去了平康坊。

    而李逸等人,也就在作坊內等候答復。

    這時,鄭安看了看自己的茶水,心中想著,倘若是與李逸的茶水比起來,二者的區別實在是太大,于是,鄭安又與李逸閑聊起來。

    “公子,您看某這府上的茶,比公子府上的茶,不光是色澤,還是味道,都要差遠了,不知公子……可否愿意,將茶的制作方法,告訴某?”鄭安笑嘿嘿地問道。

    “噗——”才入嘴的茶水,李逸瞬間就噴了出來。

    “你小子還想要我的茶?”李逸沒好氣地瞪著鄭安,他心中就說,為啥鄭安今日如此殷勤,原來這小子心中,也有計算啊…

    “嘿嘿,公子。”已經與李逸混熟,知道李逸好說話,鄭安笑了笑,說道,“這茶的方法,說給某,公子也不吃虧啊,咱們還是按照老規矩如何?”

    “什么老規矩?”李逸看了鄭安一眼。

    鄭安不解地看了看李逸,認真開口解釋,說道:“利潤,三七分啊!”

    “好,成交!”

    “……”

    看書要投票啊,各位領導們!

    (本章完)

    

  http://www.chtvh.com.cn/shengtangwanku/643613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chtvh.com.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