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唐三中文網 > 盛唐紈绔 > 第352章 笑出了豬聲(2更)

第352章 笑出了豬聲(2更)

    從皇宮中走出,前腳才回到國公府大門前,李逸就看到守門的家丁,一個個偷笑不止,相互低聲地交談不斷。

    似乎,發生了什么開心不得了之事。

    就連李逸出現在了他們眾人面前,他們也渾然沒有發現。

    “你們在笑什么,不好好值守?”李逸好奇問了一聲。

    現如今,自己得罪的人有很多,若是他們這般三心二意地值守,只怕是要出毛病啊。

    李逸可不想出現什么意外。

    這時,守門的家丁眾人,聽到問話聲有些熟悉,他們抬頭間方才發現,李逸不知何時已經回來了。

    于是,家丁眾人趕緊止住了笑聲。

    其中一人抱拳一禮,然后便咧嘴笑著道:“公子,您不知道,一個時辰前,程郎君醒來之后不久,他就準備偷摸地將您的躺椅暗中扛走,幸好,被玥兒姑娘及時發現了。”

    “是啊,公子。”另外一名家丁,臉上的笑容也繃不住,跟著出聲道,“現在,程郎君正在練武場上,陪玥兒姑娘練武呢!”

    “公子,其實……程郎君被玥兒姑娘揍慘了…”又一名家丁哭笑不得地道。

    “……”李逸瞬間無語,心中忍不住想笑。

    怪不得,一直兢兢業業的家丁們,今日會忍不住地偷笑不止,原來是因為這么一回事。

    “嗯。”李逸點頭一笑,然后走進屋去,先看了一眼院內的躺椅。

    還在。

    只不過,躺椅原本擺放的位置,似乎被人移動了些,不像原來那般正。

    李逸知道,肯定是被程處默移動過。

    “程處默這貨,腦子有毛病吧?居然還想偷我的東西?”李逸哭笑不得,前往練武場去。

    隔得老遠,李逸就聽到一陣不斷的認輸求饒聲,不斷地從空氣中傳出。

    “玥兒,咱不練了好不好?”

    “俺都說認輸了啊!”

    “哎,玥兒,你別這么兇嘛,咱又不是仇人,不至于這么狠的!”

    “我錯了還不行嗎?”

    “不行,再來!”玥兒的不滿之聲傳出,同時,刀劍相碰的聲音,更是‘碰碰碰’地一陣作響。

    緊隨著,就是一陣挨揍聲不斷。

    “碰碰碰……”

    一陣接著一陣,恰似敲鑼打鼓那般地響動。

    待李逸走近練武場之后,便發現,現在的程處默,已經被玥兒揍得滿臉青紫,而且雙手不停地擦著肩膀。

    一聽就知道,程處默被揍得很疼。

    “嘭……”

    又是一道重重的摔地聲響起,程處默整個人,被玥兒一腳踢在地上躺著。

    此時的程處默,完全就像個無賴那般躺著不動,翻著白眼道:“不打了,俺現在已經沒有力氣了,玥兒,你想怎么出氣就怎么出氣吧!”

    “起來接著再打啊!”玥兒不甘地瞪著程處默,嬌聲激將道,“程郎君,你還是不是個男人?是個真男人就不要慫,哪有男人說不行的?”

    “我不是!”程處默直接不要臉地耍潑,然后他翻了個身,直接趴在地上,不再去與玥兒對視了。

    之前,程處默就是因為不服,又被玥兒這話一激將,所以才被揍得凄慘不堪。

    現在他已經明白了,只有從心,才能夠免此一劫。

    因此,程處默什么面子都不要了。

    “……”瞧見這一幕場景,李逸也是徹底服氣了,說好的男人氣質呢?

    程處默這家伙,還能不能要點臉?

    還能不能有點骨氣?

    “……”聽聞程處默這話道來,玥兒也無語了,不過她心中的氣,也瞬間消失了大半。

    眼看程處默這般無賴,她也不再去逼迫程處默了。

    倒是這時,看到李逸的人影出現,程處默頓時一個機靈,一個鯉魚打挺,直接從地上翻身而起,快步跑到李逸身邊來。

    “伯安兄弟,你好好管管你家玥兒好不好?”程處默帶著滿臉的青紫、渾身的疼痛,來到李逸身邊訴苦,“哪有這么對待客人的?還能不能講點理?”

    “你也好意思說,你是客人?”李逸一陣吃驚地看著程處默,他見過厚顏無恥的,可沒見過程處默這般厚顏無恥的。

    “我怎么不是客人了?”程處默一本正經地提了口氣,說道,“這是你們府上,又不是我府上,我自然是客人了!”

    “呵呵。”李逸才不會信程處默的鬼話,剛才他與玥兒的對話,李逸可是聽得一清二楚。

    完全就是他自己,認慫了好不好?

    居然還說得如此理直氣壯?

    “處默兄,我就問你一句,你為啥會被玥兒揍?”李逸笑著說道,也不直接點破,而是反問一句,“你現在也是我的義兄,咱還能要點臉不?”

    “……”程處默當場被噎得啞口無語,嘴角一陣微抽。

    他現在,的確是李靖的義子,說起來也的確是李逸的義兄。

    可玥兒現在的武藝,那是一天比一天更強,自己根本就打不過,反倒還被揍得很慘,程處默哪里還敢承認這話?

    “咳咳。”程處默連忙干咳兩聲,而后一本正經地出聲道,“伯安兄弟,不就是一個躺椅嗎?玥兒也沒必要……這么仇恨我啊,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李逸滿臉無語,也不再與他計較這事兒,看著程處默被揍成這副慘樣,李逸也不忍心打擊他了。

    “今日之事,就算了吧。”李逸無語地搖搖頭,說道,“等過幾日,你就可以買到躺椅了,至于這么猴急?想要暗中將我的躺椅偷走嗎?”

    “伯安兄弟,事情不是這樣……”程處默的話聲,還未完全落地,他突然就心神一蕩,吃驚地轉聲道,“你是說——過幾日,就可以買到躺椅了?”

    “嗯。”李逸也不瞞程處默,哭笑不得地點了點頭,“等再過幾日,想必鄭安就已經造出來了,到時你去買一個,不就行了?”

    “伯安兄弟,你此話當真?”程處默頓時就忘了被揍的慘痛教訓,一臉激動的喜色。

    “當真。”李逸笑著點頭。

    “哈哈!”程處默當場就出聲大笑起來,此時此刻的他,如同沙漠中的旅人,發現了泉水一般,臉上說不出的激動。

    他想這個躺椅,已經想了許久時間,甚至他還打算,暗中將李逸的躺椅偷走。

    結果……他卻被坑了兩次,還被玥兒以練武的名義,給狠狠地大揍了一頓。

    不過現在,一聽到李逸這話道來,程處默立馬就對李逸抱拳告辭,然后飛身離去,步態如飛一般。

    不過瞬間的功夫,程處默就消失在了國公府,快步朝著鄭安府中而去。

    “……”李逸與玥兒二人,瞬間看得瞠目結舌,他們也是服了。

    “玥兒,以后別這樣欺負人家了。”回神過來,李逸這才看向玥兒,出聲道,“人家好歹也是將軍,你要揍他也別揍臉,說出去不好聽。”

    “呃……”玥兒先是一愣,而后立馬明白李逸之意,莞爾一笑地點頭,“明白了,公子,玥兒以后會注意的。”

    “嗯。”李逸笑著點頭,便轉身回屋而去。

    玥兒也放下武器,趕緊跟隨在李逸身后,一起回到了屋內。

    先是快速地洗了個澡,然后,玥兒才帶著芬芳的女子香味,開始給李逸按摩。

    坐在屋內的案桌前,李逸開始籌劃建造書院一事。

    執筆,然后落下。

    李逸在白紙上,開始描繪著建造書院所需要之物。

    ……

    而此時此刻,鄭安府上。

    快步跑來的程處默,如若鄭家府上的人一般,輕車熟路地問鄭家家丁:“對了,鄭安那家伙,在府上沒有?”

    “沒有,程將軍。”鄭安府上的家丁老實搖頭,回答道,“程將軍有何吩咐?小的等郎君一回來,就立馬轉告給郎君。”

    他們也曾經見過程處默幾次,知道程處默與鄭安的關系,還算不錯,因此,家丁才如此回答。

    若是換了別人,他們不會這么客氣。

    “不用。”程處默立馬搖頭,但聽鄭安不在府上,心中有些小小的失望,但隨即,程處默便又問一聲道,“鄭安現在在哪?”

    “???”府上的家丁,先是愣了一愣,而后,他方才認真應道,“郎君現在在廠房中忙碌……”

    然而,家丁的話還沒有回答完,程處默便直接打斷他的話,滿臉激動道,“走,你現在就帶我去。”

    家丁瞬間就愣住了。

    “這特娘地什么情況?該不會是……咱們郎君,哪里得罪了程將軍吧?”

    他們雖然知道,自家郎君與程處默的關系不錯,可瞧見程處默這般模樣,他們可不敢私自做主,立馬就帶著程處默,前往廠房而去。

    畢竟程處默這家伙,可是長安城內,出了名的小霸王。

    就連皇子都敢揍,而且,還經常欺負長孫沖那家伙,天不怕地不怕,他們可不敢私自做主。

    程處默見此,知道他們心中的顧慮,畢竟他也知道,自己的名聲有些臭,沒人會不怕他。

    于是,程處默索性一把拉著家丁就走,同時邊走邊道,“放心吧,我不是要揍你家郎君,我是要找他拿一個躺椅。”

    “啊?”家丁頓時就感覺,他的三觀被毀了。

    這躺椅?是個什么樣的玩意兒?

    家丁還從來沒有聽過。

    畢竟這些個商業機密,可不是一般人都能夠知道的,也就只有鄭安的心腹,才能夠知道。

    他們就算是鄭家府上的家丁,但幾乎每一次,都是等東西出來才會知曉。

    這也是為了避免有人泄密。

    “啊什么啊!”程處默來氣了,拽著家丁就走,吩咐道,“趕緊地,帶我去廠房找鄭安。”

    “呃,是…”家丁不敢出聲反駁,生怕被程處默揍一頓,于是,立馬就帶著程處默前往廠房而去。

    

  http://www.chtvh.com.cn/shengtangwanku/814084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chtvh.com.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