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唐三中文網 > 盛唐紈绔 > 第361章 給我站住!(4629字,第2更)

第361章 給我站住!(4629字,第2更)

    定云坊內!

    一曲《陽春白雪》漸進尾聲,隨著最后一道琴弦按下,曲聲消無。

    原本閉眼彈奏的綠蘿,也從座上悠悠起身。

    “小女子獻丑了,多謝諸位郎君捧場。”綠蘿欠身一禮,那道酥麻、動聽的聲音,勾得人的心肝一陣酥亂,恰似千萬只螞蟻在爬。

    鄭書杰等人,這時才與定云坊內的眾人,一起豁然睜開雙眼。

    “啪啪!”

    一陣陣用力鼓掌的掌聲,連綿不斷地響動在空氣之中。

    定云坊的掌柜見此,立馬趁熱打鐵,示意店中小二,趕緊拿著裝錢的大盤子,朝著坊內眾人走去。

    一元寶!五兩白銀!十兩白銀!

    無數的元寶與銀子,叮叮當當地落入盤中,掌柜喜得眉開眼笑,臉上的笑容,都快變成了一朵菊花。

    此時,瞧見這一幕場景的綠蘿,看了掌柜一眼,感激道:“黃掌柜,綠蘿就先走了,多謝掌柜的救命之恩。”

    “好,好,好,綠蘿姑娘慢走。”黃掌柜喜笑點頭,與此同時,黃掌柜從懷中掏出十兩銀子,遞到綠蘿的手上。

    “你一個姑娘家家的,只身在外面,萬事都要記得小心些。”黃掌柜好心提醒一聲。

    “這……”綠蘿想不到,黃掌柜竟然還給她銀兩,趕緊推辭道,“黃掌柜,綠蘿不能要。”

    “有什么能要不能要的?”黃掌柜微怒地看向綠蘿,沒好氣地道,“你在此彈奏一曲,為我賺了這么多錢,難道,我還在乎這么點兒嗎?”

    “可是……”綠蘿還在推辭。

    黃掌柜見狀,也不去管綠蘿的推辭,而是直接將十兩銀子,強行地塞到綠蘿手中,然后,他才一臉認真地看向綠蘿。

    “綠蘿姑娘,雖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但就憑你這曲藝,絕對不是一般人,這點銀子你就只管拿著,權且當做是盤纏好了。”黃掌柜非常硬氣地道。

    見綠蘿還要推辭,黃掌柜也不與她再多說,而是湊近到綠蘿身邊,指了指邊上的鄭書杰等人。

    “綠蘿姑娘,我勸你趕緊走吧,你看那邊的幾個紈绔子弟,可不是一般人,你若是再猶豫的話,只怕待會兒,我也保不了你了。”

    黃掌柜說得一本正經,同時不斷地催促綠蘿,示意她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綠蘿本不是定云坊內的人。

    只不過,由于黃掌柜心善,前幾日無意中救了綠蘿一命,因此,綠蘿才想著用琴聲,來報答黃掌柜的救命之恩。

    現如今,黃掌柜已經得到了一大筆錢財,黃掌柜也沒有為難綠蘿,而是放任綠蘿離去,同時還給她盤纏。

    “那綠蘿就多謝黃掌柜了。”見推辭不過,綠蘿只得收下銀兩,然后欠身答謝一禮,這才轉身離去。

    黃掌柜趕緊擋在綠蘿身后,不讓人看見綠蘿離去的背影。

    鄭書杰這群紈绔子弟,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人,黃掌柜心中十分清楚。

    被他們這些人,禍害過的良家女子,可不在少數,好幾雙手都數不過來。

    但就在這時,王天寧等人,瞧見黃掌柜在給綠蘿打掩護,趕緊讓綠蘿離去,王天寧當即大喊一聲:“綠蘿姑娘,還請留步!”

    但綠蘿并沒有留下的意思,而是加快腳步,接著只顧往前走,在店小二的掩護下,打算從后門離開。

    王天寧等人見狀,心頭頓時就怒了。

    這么個漂亮的好雛,而且,還是如同蘿莉一般的姑娘,就這么走了哪成?

    豈不是不給他們顏面?

    何況今日,他們是專門帶著鄭書杰來定云坊,就是想玩玩綠蘿,哪成想……黃掌柜竟然如此不懂事。

    兩個飛快的大步間,王天寧便來到了綠蘿身前,一夫當關地攔住綠蘿去路。

    此時,看著近在咫尺的綠蘿,他這才赫然間發現,綠蘿果然是一個貌似天仙的女子。

    那周身上下,散發而出的淡淡幽香,更是讓人一陣心亂神迷,王天寧忍不住輕嗅了兩下,頓覺心情舒暢。

    綠蘿不高,才到王天寧的肩膀,但身材卻是妙曼,蘿莉般、楚楚可憐的小臉蛋兒,更是讓人生出一種憐惜之心。

    “綠蘿姑娘,你這是要去哪啊?”王天寧笑問道,雙眸之中,都是一股強大的占有欲,“不如與咱們哥幾個,喝幾杯再走,如何?”

    邊上的店小二見此,趕緊出聲道:“王郎君,綠蘿姑娘不是……”

    “我讓你說話了嗎?!”王天寧怒眼一瞪,頓時就嚇得店小二縮下了頭,絲毫不敢還嘴。

    王天寧,乃是氏族王家的紈绔子弟,他不過是一個店小二而已,被王天寧這么一喝,他哪里還敢多嘴?

    除非不想活命了。

    綠蘿見此,對王天寧輕輕欠身一禮,輕聲回道:“還請王郎君見諒,綠蘿一介小女子,不會喝酒,綠蘿累了,想去歇息了。”

    王天寧原本心中惱怒,可是,當他一聽到綠蘿這道聲音,心中頓時就變得一陣酥軟,心頭的氣,也早就煙消云散。

    “綠蘿姑娘說笑了。”王天寧故作很紳士地側身一禮,“若是不能喝也沒關系,那就陪咱們,喝一口茶如何?”

    “這……”綠蘿一時有些著急了。

    王天寧這些紈绔子弟,究竟是什么樣的人,綠蘿雖然并不知情,但看他們的面相就知道不是好人。

    而且剛才,黃掌柜又提醒了她一句。

    綠蘿心中很想要拒絕。

    黃掌柜見勢不妙,立馬來到王天寧身邊,用身子微微攔了下,擋在了綠蘿身前方。

    “王郎君,綠蘿姑娘,不是咱們定云坊的人,還請王郎君能夠高抬貴手,不要與一個小女子計較。”

    黃掌柜低身笑說道,“要不您看這樣好不好?今日的酒水消費,小的全給您免了,您就大人不記小人過。”

    王天寧頓時微微瞇眼,看向黃掌柜,“黃掌柜,你看我王天寧,像是差這么點兒錢的人嗎?莫非連這點酒水,我都消費不起?”

    黃掌柜頓時心中一陣苦,趕緊笑臉賠說道:“王郎君說笑了,這哪能啊?您是什么人,小的心中當然知道。”

    “既然知道,那你還不滾開!”王天寧微怒道,面色低沉,看得直讓人心生畏懼。

    “這……王郎君。”黃掌柜心頭一陣糾結。

    雖然,他與綠蘿是萍水相逢,但他一直以來,都愿意去幫助人,可是現在,碰上了王天寧這種紈绔子弟,黃掌柜是真的無能為力了。

    怎么辦啊?

    他若是強行繼續阻攔的話,說不定,王天寧等人一怒之下,都能夠將他的定云坊給拆了。

    一時之間,黃掌柜都不知道,該如何才好。

    但王天寧卻不管這些,直接一伸手的瞬間,就將黃掌柜掀開,一臉笑瞇瞇地看向綠蘿,出聲道:“怎么樣,綠蘿姑娘,咱們喝一杯如何?”

    “小女子真的不會喝酒。”綠蘿輕聲回道,聲音有些決絕。

    但綠蘿越是這般拒絕,那道楚楚可憐的聲音,就越是讓王天寧心中激動。

    “綠蘿姑娘,你這是不給我王天寧面子了?”王天寧也不再微笑,而是面色微沉地看向綠蘿。

    盡管他不知道,綠蘿與黃掌柜,究竟是什么關系,但既然黃掌柜這么緊張,王天寧心中頓生一意。

    “綠蘿姑娘,你只要與咱們喝一杯,我王天寧說話算數,立馬就放你離開。”與此同時,王天寧又保證道,“而且,我也不會為難任何人。如何?”

    “王郎君,綠蘿說了,綠蘿不會喝酒,綠蘿累了,想要歇息。”綠蘿直言不諱地低著頭,但聲音中卻帶著顫抖。

    很顯然,綠蘿有些怕了。

    “你——”王天寧氣得有些咬牙,他玩過許多女人,綠蘿還是第一個,敢如此與她拒絕的人。

    更何況,只要是他想要玩的女人,有哪一個,不是主動獻身過來?

    但見王天寧已經氣上眉梢,鄭書杰等人見此,也跟著走了過來,笑吟吟地出聲道:“天寧兄,你這么逼人就不對了。”

    王天寧有些詫異,轉頭看向鄭書杰。

    鄭書杰搖頭咧嘴一笑,不過,當他看到綠蘿的妙曼身姿,以及那張絕美的容顏之際,小腹立馬升起一股火氣。

    好美的女子!

    不光是鄭書杰驚了,就連他身邊跟來的其他紈绔,也是心中一驚。

    那蘿莉般的容顏、魔鬼般的身材,簡直看得讓人心中一陣欲罷不能。

    “綠蘿姑娘,咱們也不打擾你,就與咱們喝一盞茶,如何?”鄭書杰彬彬有禮地笑道,同時將手中端著的茶盞,遞給綠蘿而去。

    雙眸之中,盡是一股貪婪之色。

    “這……”頓時,綠蘿騎馬難下了,她想不到,世道竟然如此地險惡,看著遞過來的茶盞,綠蘿一時不知道,到底該不該接手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李逸帶著玥兒、閻立本等將作府的人,一起走進了定云坊內。

    “駙馬?”店小二一見到李逸的人影,頓時心中一片大喜,故意提高了分貝,大聲道,“駙馬爺,您請上座。”

    “好。”李逸點頭一笑。

    只不過,當他看到店小二這般怪異的神色,不由心中一陣詫異,但他也沒有多說什么,而是跟隨店小二,一道上樓。

    此刻的店小二,就連走路的腳步,也立馬加快了許多,同時上樓的功夫,他便立馬大喊一聲:“掌柜的,駙馬來了!”

    這一道聲音剛落,黃掌柜心中也是一驚,有些不相信。

    王天寧、鄭書杰等人,也是不信。

    可是,當他們齊齊轉身,看向酒樓樓道的時候,果然發現了李逸的人影。

    在李逸身后,緊隨著是玥兒、閻立本等人,一起上了酒樓。

    黃掌柜見此,立馬回神過來,附耳在綠蘿身邊,輕聲說道:“綠蘿姑娘,你有救了,趕緊跟我來。”

    “哦…”雖然綠蘿并不知道,黃掌柜這話到底是什么意思,但他還是趕緊抬步,跟著黃掌柜,就準備朝著李逸這邊走去。

    可鄭書杰、王天寧等人見狀,心中卻是頓時一陣大怒。

    果斷地伸手一拉!

    綠蘿的手臂,被王天寧一把拉住,眼神微瞇地瞪著黃掌柜,威脅道,“黃掌柜,你這是什么意思?”

    黃掌柜見此,立馬笑著出聲道:“王郎君,綠蘿姑娘累了,綠蘿姑娘不能喝酒,我現在就讓綠蘿姑娘再彈奏一曲,給您們消消氣,如何?”

    “不行,老子今天要讓她陪我喝酒,喝定了!”王天寧伸手一拉,直接將綠蘿給拉了過去,靠在了胸口前,而后一伸手的功夫,就朝著綠蘿的臀伸去。

    綠蘿見狀,趕緊掙扎著一閃身,這才躲過了王天寧的魔爪。

    “王郎君,還請您自重!”綠蘿乘其不意,使勁睜開了王天寧的手,閃身站在了一邊。

    嘩啦!

    這一道喝止聲音,雖然并不大,但原本就十分安靜的空氣中,卻是聽得十分清楚,李逸與玥兒等人,全都聽到了。

    閻立本等人,也清晰無比地聽到了這話。

    王天寧頓時感覺,他的臉色上,立馬就升起一股紅怒,似乎別人扇了一巴掌那般,滾燙無比。

    不過是一個小女子而已,竟然還敢如此與他說話?

    如此不給他顏面?

    他王天寧,何時被一個女人,如此拒絕過?

    簡直欺人太甚!

    “臭娘們,老子跟你好說歹說,你是不聽了是吧?”王天寧怒眼瞪著綠蘿,拳頭微緊,似乎隨時都會動手打人。

    鄭書杰見此,趕緊給王天寧使了個眼色,王天寧這才停下了打人的沖動。

    黃掌柜見此,立馬拉著綠蘿,就準備朝李逸這邊走去。

    “給我站住!”王天寧當場大喝。

    別人怕李逸,他才不會怕李逸。

    眸光微微掃了一眼李逸,而后,王天寧便看向綠蘿與黃掌柜,聲音冰冷道:“黃掌柜,若是這杯酒,綠蘿姑娘今日不喝的話,后果你自負!”

    鄭書杰等人見此,雖然并沒有說話,但卻是笑吟吟地盯著黃掌柜。

    他們一來,并沒有做什么見不得人之事,二來,他們也沒有得罪李逸,才不會怕李逸。

    再說了,他們這些世家大族的紈绔子弟,心中早就對李逸恨之入骨。

    聽到這話的同時,黃掌柜心中怕了。

    這些世家大族的紈绔子弟,根本就不是他能夠得罪的起的,只好將目光看向李逸,滿是祈求。

    被黃掌柜這么一望,李逸有些懵,但見有不平事發生,不由出聲問道:“這是怎么回事?”

    邊上的小二見此,立馬就將事情的經過,全是道給了李逸。

    聽罷之后,李逸有些無語了。

    看了看黃掌柜,又掃了綠蘿一眼,李逸問道:“這叫做綠蘿的姑娘,就是彈奏陽春白雪的女子?”

    “正是如此,駙馬爺。”店小二立馬回應。

    李逸倒是有些吃驚了。

    他沒想到,彈奏這曲的人,竟然是一個小女子。

    盡管蘿莉有三好,清音、柔體、易推倒,可李逸對眼前的綠蘿,并沒有什么邪念想法。

    因為在李逸看來,還是沒有玥兒她們好。

    此時此刻,李逸也明白了,這群世家大族的紈绔子弟,為何會拉著綠蘿,讓她陪著喝酒了。

    如此可愛的女子,只要是個男人,誰會不喜歡?誰不會想要占有?

    “哎,世態炎涼啊…”

    內心無語地輕嘆了句,李逸這才看向綠蘿,笑著出聲道:“綠蘿姑娘,剛才聽了你的曲聲,沒有聽夠,能否請姑娘,再次彈奏一曲?”

    綠蘿眨巴眼看向李逸,似乎腦中在想什么,突然間,她好奇地問了一句:“你就是李伯安嗎?如果你是的話,我就給你再奏一曲。”

    “……”李逸瞬間有些傻眼,滿臉詫異地看著綠蘿,他搞不懂綠蘿這話,到底是什么意思。

    玥兒等人,也是當場傻眼。

    定云坊了的眾人,在聽到了綠蘿這話之后,也是一臉傻,摸不清頭腦。

    甚至是黃掌柜等人,也是一臉吃驚,不由下意識地看了看綠蘿。

    “莫非,綠蘿早就認識駙馬不成?”

  http://www.chtvh.com.cn/shengtangwanku/837557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chtvh.com.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