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唐三中文網 > 盛唐紈绔 > 第375章 夫君真聰明!(4466字)

第375章 夫君真聰明!(4466字)

    聽聞紅拂女此言,李逸心中卻是不由一愣,甚至還有些意外。

    李世民要派人對王家動手,李逸心中早就猜測到了,可忽然讓人來找自己,這是幾個意思?

    “莫不是……他想讓我來背黑鍋?”

    心中如此不確定地想著,李逸來到了國公府正廳大殿。

    大殿內,一名陌生男子正在等候。

    “下官見過駙馬。”謝地一見李逸前來,立馬起身,笑著對李逸抱拳一禮。

    “請坐。”李逸笑著點了點頭,又打量了謝地一眼,然后才隨意坐在邊上,出聲道:“你是不良人?”

    “……”謝地忽然一愣。

    他沒想到,自己還什么話都沒說,李逸就已經猜到了他的身份。

    按道理來說,他們不良人這個神秘組織,一般不會被人知道才是。

    可李逸是怎么知道的?

    “難道,咱們不良人這個組織,已經早就被人所熟知了?又或者說,圣人之前就告訴駙馬了?”

    謝地有些想不通。

    不過,既然他的身份,已經被李逸知道了,謝地也不去沒必要的掩飾,而是笑著點頭。

    “駙馬,圣上讓你帶幾個人,先去王家搜幾箱金銀珠寶,以此來備做大唐書院之用。”謝地直接說道。

    “哦?”謝地這番話,倒是讓李逸心中好奇了。

    畢竟李逸知道,李世民一直都對他吝嗇得很,就連撥款修建書院的錢,也才一百五十萬兩銀子,剛好夠用來修建書院的地皮而已。

    可現在倒好,李世民卻讓他帶人,先去王家取幾箱金銀珠寶?

    這怎么可能?

    李逸不信地搖頭,看向謝地,“此話當真?”

    “當真。”謝地微笑點頭回應。

    這一下,李逸頓時就奇了,心中也開始疑惑起來。

    因為,像這種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兒,來得實在是太奇怪了。

    李逸在心中猜測,要么,在他面前的這人,并非是皇宮中人,要么,那就是李世民善心大發了。

    可很顯然,按照李逸對李世民的了解看來,李世民是絕對不會善心大發的。

    不然,李世民怎么可能一直坑自己?

    “你的不良人身份令牌呢?”李逸看向謝地,笑著說,“給我瞧瞧。”

    “……”謝地頓時有些無語,他怎么也沒想到,李逸竟然不信他的話。

    倘若他不是不良人,不是皇宮中人,他會這般傻,主動來國公府,自投羅網嗎?

    謝地有些不明白,李逸為何不信他。

    不過,為了驗證自己的身份,謝地還是掏出了他的「不良人」身份令牌,遞給李逸瞧了幾眼。

    李逸這才相信了謝地的身份。

    將「不良人」的身份令牌,還給了謝地的同時,李逸點頭一笑:“好,我馬上就派人。”

    “……好。”謝地無語地點頭。

    而后,謝地便隨著李逸的人,一起前往王家府上而去。

    ……

    王家大門外。

    當李逸帶著府上的家丁,前來王家的時候,只見王家的門外,此刻已經圍聚了不少的朝廷侍衛。

    整個王家,被人守得固若金湯,就連一只蒼蠅也飛不出去。

    “圣上的辦事效率,竟然如此之快?”看到這一幕的同時,李逸有些驚嘆不已。

    畢竟,這才過去沒過多久功夫,朝廷就已經派兵,將王家給拿下了。

    不得不說,李世民的手段高明!

    守在王家大門前的將士,看到李逸帶著府上的人來王家,微笑一禮:“駙馬,您請。”

    “多謝!”李逸笑著點頭,然后給玥兒使了個眼色。

    玥兒點點頭,而后就帶著國公府上的人,去王家內搜了好大幾箱金銀珠寶。

    反正是什么東西值錢,就將什么東西給搬走。

    李世民只是說,讓他來搬幾箱金銀珠寶走,也沒固定說多少箱,玥兒直接搬走了整整九箱!

    而且每一箱之中的東西,全都是王家內,最貴重、最值錢的。

    宮中清點財產的公公,瞧見這一幕場景之后,頓時就傻眼了,有些無語地盯著玥兒。

    “玥兒姑娘,這……你讓人搬走的東西,是不是太多了?”公公走過來,提醒玥兒一聲。

    “多嗎?”玥兒呆呆地眨了眨眼。

    而后,她便豎起一根食指,對著九個箱子,認真地數了又數,確定只有九個箱子的金銀。

    玥兒一臉真誠地看著公公:“才九箱而已嘛,圣上之前不是說了嗎?讓公子派人來搬幾箱走,這就是幾箱啊!不多也不少,沒有超過兩位數。”

    “……”公公瞬間無言以對。

    你這話說得好有道理,我都找不到話來反駁了。

    邊上的侍衛眾人,也是一個個看得有些瞠目結舌。

    這……雖然的確是幾箱,可王家府內最貴重、最值錢的東西,全都被你給裝走了啊……

    這特娘的,是土匪下山吧?

    眼見對玥兒說不通,公公便來到李逸身邊,輕咳一聲道:“駙馬,這……您看,您命人搬走的金銀,是不是太多了?”

    “怎么了?”李逸納悶地看向那名公公。

    公公道:“駙馬,玥兒姑娘裝了整整九箱的金銀,而且全是貴重值錢的,圣上可沒說,讓您搬走這么多啊!”

    “若是王家的這些貴重金銀,全都被您的人給搬走了,那老奴等人,還能剩下多少,拿回皇宮去復命?”

    “駙馬,您這樣做,豈不是讓老奴等人,難以回宮復命嗎?”

    公公很認真地盯著李逸。

    他希望李逸,能夠站出來主持一下公道,讓玥兒別搬走這么多。

    好歹……

    也給他們留下一些貴重東西,他們也好回宮去復命。

    李逸聞言,卻是頓時就不樂意了。

    心中為玥兒點個贊的同時,李逸一本正經地看向公公:“公公,我這也是奉旨行事,九箱金銀,這就是幾箱而已嘛,根本就沒有超過兩位數。”

    “再說了,這可是圣上的意思!”李逸頗為嚴肅地盯著公公,而且,還一副理直氣壯的模樣。

    “……”公公再次無言,滿臉都是一陣強顏歡笑,果然有什么樣的主子,就有什么樣的婢女。

    公公今日,算是徹底地長了見識。

    “呵呵,駙馬說得極是。”公公笑著點頭,心中卻是苦得完全不想說話了。

    因為他說不過李逸,而且,似乎李逸還占了道理。

    “嗯。”李逸滿意點頭一笑。

    倒是這時,李逸突然發現,有一大群的朝廷官員,全都被侍衛押著往門外走,不由好奇地多問了一嘴:“公公,這些官員,全都是與王家有關的朝廷命官嗎?”

    “正是,駙馬。”公公笑著點頭。

    但見李逸轉移了話題,公公這才倏然感覺,他的內心變得好受了許多。

    與此同時,王老也被侍衛押著出來。

    只不過,當他看到李逸正派人,在將他們王家府上的金銀搬走,王老滿臉都是一股憤怒神色。

    那副咬牙切齒、滿臉惱怒之樣,恨不得將李逸,直接給生吞活剝了才好。

    李逸頓時就有些不悅了。

    這特么的,我都沒有來招惹你,你卻如此恨我,這是幾個意思?

    “怎么,王老,看你這副窮兇惡極的模樣,你是想咬我一口?”李逸滿臉帶笑地看向王老,同時又對他不斷地招手,挑釁道:“來啊,過來咬我啊!放心吧,我是絕對不會管你的。”

    “你——”頓時,王老就被李逸這話,氣得連肺都快要爆炸了,他滿臉青筋暴起,心臟的跳度,也是倏然間加快。

    然后猝不及防,“噗!”地一聲。

    王老直接一口老血噴出,當場就昏死了過去。

    “……”看到這一幕突然場景,整個王家府內的所有人,瞬間一臉無語。

    李逸也是嘴角一抽,有些難以置信。

    這王老,也太血氣方剛了吧?

    只怕是個假的老頭。

    “這可不關我的事啊!”李逸急忙對眾人擺擺手。

    然后,李逸又指著已經昏死過去的王老,一本正經地道:“你們可都親眼見到了,是他自己不小心,吐血昏死過去的,你們可要替我作證,不能冤枉我!”

    “……”一時間,所有人都不知道,到底該說什么才好。

    明明就是被你這話,給氣的好不?

    居然還說得如此理直氣壯!

    瞧見眾人的臉色表情,很是一陣怪異不斷,李逸趕緊看了玥兒一眼,催促道:“玥兒,趕緊讓人抬著東西離開,這王家是個晦氣的地方。”

    “是,公子。”玥兒立馬示意國公府上的眾人,抬著金銀就離開了王府。

    李逸也與眾人告辭,轉身離去。

    皇宮的公公、侍衛眾人,看到這一幕之后,都是大眼瞪小眼地看了看對方,面色一陣抽搐著。

    最終,收拾好一切,他們也離開了王家,并且在王家大門上,貼了一個封條。

    ……

    皇宮,御書房!

    此時此刻,李麗質正陪坐在李世民身邊,給他研墨。

    但她的目光,卻是時不時地,總是朝御書房外瞅。

    很是心不在焉的模樣。

    “……”看見李麗質這般神色,李世民心中,一陣頗為無語。

    “我的貼心小棉襖,現在已經長大了啊!一心都留在了李伯安那個臭小子的身上!”

    “也不知道,李伯安那臭小子身上,到底有什么魔力!”

    李世民徹底吃醋了。

    “小五。”內心嘆了口氣的同時,李世民沒好氣地輕喊一聲。

    “啊,父皇,怎么了?”李麗質趕緊收回目光,回神過來,滿臉帶著微笑,同時抿嘴看向李世民。

    兩個迷人的可愛小酒窩,再加上李麗質臉上的那副笑容,頓時就讓李世民的小氣,瞬間消失無蹤了。

    “你把墨汁,弄灑掉了。”李世民無語說道。

    “有嗎?”

    李麗質眨了眨眼,然后低頭一看,這才發現果然灑掉了,而且,還落在了李世民的宣紙上。

    “父皇。”李麗質微微一笑,抱著李世民的臂膀,一邊盯著宣紙,一邊認真地道,“你看,墨汁灑在宣紙上,這不是平添了一份色彩嗎?父皇可以在上面,畫一副好看的畫呢!”

    “……呵呵,小五你別說,還真是這個道理。”李世民無語而笑。

    “嘻嘻。”李麗質笑著點頭。

    對于李麗質,李世民是對她完全沒有辦法,主要是這丫頭,太招討人喜歡了。

    而且,李麗質又是李世民的大女,無論是長孫皇后,還是李世民,都對她十分喜歡。

    甚至幾個皇子,也非常喜歡李麗質。

    這一次,如若不是李麗質來求他,他也絕對不會如此大氣,讓李逸帶人,去王家搬走幾箱金銀珠寶。

    練字,眼下是已經完全練不下去了。

    李世民索性放下了毛筆。

    “小五,眼珠子別四處亂看了,一會兒就有人回來復命了,現在,你就好好地陪著父皇。”李世民有些無語地道。

    “小五一直都陪著父皇呢!”李麗質眨巴兩下眼,既顯得呆萌,又有些可愛。

    “……”李世民還能說什么?

    李麗質這般俏皮、可愛模樣,已經將他的整顆心,都給完全融化了。

    沒多久過去,李世民派出去的公公,便已經帶著人,而且,又帶著一箱箱的金銀珠寶,來到了御書房。

    “圣上。”那公公抱拳一禮,出聲說道,“老奴在王家,一共繳獲了三千萬兩銀子,同時繳獲的店鋪、田產地契不計其數,請圣上過目。”

    說話間,那公公就示意侍衛,將一個箱子抬進來。

    這公公是高公公提拔的人選,李世民也信得過。

    “好。”李世民滿意點頭,看了眼高公公,高公公立馬下去檢查了一番。

    果然,整個箱子里面,裝的都是王家的所有地契。

    高公公這才對李世民點點頭。

    李世民見此,也就放下了心,擺手示意道:“來人,將這些東西,全都拿去放在國庫。”

    “是,圣上。”立馬就有侍衛前來,將繳獲而來的東西,全都搬去國庫。

    這時,李世民斜眼一瞥,瞧見李麗質滿臉激動之色,似乎想問又沒敢出聲,有些無語地笑了笑。

    “朕讓人去給李伯安傳信,他有沒有派人去王家,搬走幾箱金銀?”李世民問底下的王公公。

    “回稟圣上,駙馬派人去了。”說到此處,王公公的臉色就有些微苦,抱拳一禮道,“駙馬派人去,搬走了九箱金銀珠寶,而且……”

    王公公有些不敢再繼續說下去了。

    “而且什么?”李世民眉梢微皺,心中有些不妙的感覺升起。

    畢竟他也知道,自己前幾日,才特地坑了李逸一把,現如今,讓李逸去王家搬東西的話,這小子肯定不會吃虧。

    難道李伯安這小子,搬了許多不成?

    可王公公但見李世民如此問他,而且現在,李麗質也在李世民身邊,王公公也只得老實回答。

    “而且,駙馬命人搬走了九箱,其中最值錢、最貴重的東西,全都被駙馬命人給搬走了。”王公公聲音微弱地回答。

    “啥?”李世民傻眼了,有些難以置信。

    整整九大箱子?

    王家最值錢、最貴重的東西,全都被李逸命人,給搬走了?

    這特么的,李伯安這小子,怕不是個土匪吧?

    不光是李世民失神了,高公公也是立馬失神了。

    他們沒想到,這一次的損失,竟然會如此之大!

    倒是李麗質,聽到這個消息傳來,臉上的笑容,立馬就如同盛開的鮮花兒一般,綻放得格外絢爛。

    “嘻嘻,夫君真聰明!”李麗質心中一陣歡喜不斷。

    她總算覺得,這一次,李逸并不虧。

    自己的夫君,可是從她父皇這里,扳回了一局呢!

    

  http://www.chtvh.com.cn/shengtangwanku/879161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chtvh.com.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