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唐三中文網 > 盛唐紈绔 > 第382章 這就很尷尬了啊!

第382章 這就很尷尬了啊!

    “多謝杜叔。”盡管杜如晦如此,示意自己不要多禮,但李逸還是笑著抱拳一禮,將基本的禮貌做到位之后,這才重新坐下客座。

    不能杜如晦說不必多禮,李逸就信以為真了,給杜如晦一個不懂禮的印象。

    對于李逸執意如此的表現,杜如晦心中很是滿意。

    雖然,他不是一個非常古板的人,可自古以來,「尊老愛幼、君子有禮」的禮儀,是根深蒂固在他心中的。

    李逸是一個晚輩,而他是一個長輩,李逸這一禮,也是應該的。

    因此,杜如晦也沒有再去繼續糾結。

    “賢侄,你今日怎么忽然想起,來老夫府上了?”坐在正家大座上,喝了一口茶之后,杜如晦便笑著問道。

    與此同時,杜如晦的神色,還帶著一抹深意地轉頭,看了旁邊低頭的杜小妹一眼。

    杜如晦的這一抹眼神,自然是被李逸給看到了。

    只不過是一瞬間,李逸就明白了,杜如晦這句話的言外之意,到底指的是什么。

    頓時,李逸有些哭笑不得。

    “杜叔,您就別諷刺伯安了,伯安已經知錯了。”李逸趕緊認錯,“日后,伯安一定會注意,不會忽略了小妹。”

    杜如晦見狀,當場就樂呵地笑了笑。

    “賢侄,我可沒這個意思啊!”杜如晦立馬搖頭否決,然后,他又笑看向李逸,出聲提醒道,“倒是你,作為一個大男人,可是要君子一言、駟馬難追啊!”

    “……是,杜叔,伯安知道的!”李逸笑著點頭。

    “嗯。”杜如晦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

    他笑瞇瞇地轉頭,看了看滿臉害羞,甚至已經低下頭的杜小妹,也沒有再去繼續談這個話題,而是轉口問了李逸一句:“對了,剛才你說有要事,到底是什么要事?”

    雖然杜如晦現在,是在家養病,已經不在朝堂之上了,可天下的一些事情,杜如晦還是知道的。

    而且現如今,又有了《長安日報》這個渠道,幾乎天下所有大事,杜如晦都能夠知道。

    況且,房玄齡拿不定主意的時候,還會親自來杜府,與杜如晦一起商議朝堂之事,并且讓杜如晦來做決斷。

    所以說杜如晦現在,雖然是在家養病,但他也不是一無所知的人。

    李逸見狀,也不去多扯其他,而是直接開門見山地說道:“杜叔,是這樣的,今日伯安入宮面圣,已經向圣上提議,讓杜構帶兵去登州、萊州海域,剿滅那里的海盜,圣上也親口答應了。”

    頓了頓,李逸然后接著又道:“只要這一次的任務,杜構能夠順利地完成,那他就可以戴罪立功,重新恢復之前的官職了。”

    “嗯……?”一聽到李逸這話道來,杜如晦頓時就有些發愣,滿臉詫異地看向李逸,出聲問道,“登州、萊州海域,竟然出現海盜了?”

    “嗯,正是!”李逸鄭重點頭,臉上沒了之前的笑容,反而是有些嚴肅的神色。

    而后,李逸接著說道:“而且這一次,伯安心中猜測,當地的官府,肯定與海盜有勾結。要不然,他們也不會逼迫登州的良家婦女,讓其嫁給海盜,以圖獲取一時的安寧。此事若不是伯安親口聽說,伯安也不會相信!”

    “你聽誰說的?”杜如晦瞇眼,面色嚴肅地看向李逸。

    實在是李逸所說的這個消息,給他的震驚太大。

    “杜叔,伯安也是從登州逃婚出來的女子,口中知道的。”李逸也不隱瞞,索性將江雨湘的事情,全數如實地告訴了杜如晦。

    杜如晦聽罷之后,瞬間就變得沉默不語。

    他不光是心中沒有想到這一點,而且,這個讓人大吃一驚的消息,還完全出乎了杜如晦的預料之外。

    他也沒有想到,登州、萊州海域的官府之人,竟然敢與海盜相互勾結,壓迫登州、萊州海域的百姓。

    而且還讓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從登州那么遠的地方,逃難到了長安城來。

    這一路的逃亡,對一個弱女子來說,是何等的辛苦,何等的讓人失望!

    “登州、萊州的這群人渣敗類,簡直就是喪盡天良!”杜如晦當即大口破罵。

    眼下相比起剿滅海盜,以及杜構能否恢復官職來說,杜如晦更關心的是剿滅海盜。

    因為這對于唐國來說,是一個難以言語的恥辱!

    想到此處,杜如晦瞬間也就明白,李世民為何會立馬同意李逸的提議,讓杜構帶人去登州、萊州海域,剿滅海盜了。

    不管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都不能掉以輕心,必須將他們從搖籃之中扼殺。

    否則,一旦此事鬧大了,只怕會引起唐國震蕩。

    “賢侄,這一次的登州之行,你們務必要剿滅海盜,不能留給他們任何喘氣的機會!”杜如晦鄭重地看向李逸。

    對于李逸,忽然間就成了登州、萊州海域剿匪的先鋒官,杜如晦心中也是一陣哭笑不得。

    畢竟之前,李逸在王家,可是坑了李世民九大箱子的金銀珠寶,杜如晦也就知道了,李世民為何會讓李逸去登州。

    對于李世民來說,現在正在修建大唐書院,若是讓李逸繼續留在長安城,那簡直就是一個禍害!

    倒不如讓李逸去登州、萊州海域,將剿滅海盜所得來的金銀珠寶,拿回長安來擴充書院的建設。

    不過對于這一點,杜如晦沒有出聲點破,也沒有去提醒。

    “放心吧,杜叔。”李逸笑著點頭,“伯安一定將這群海盜一網打擊,讓他們永無翻身之地!”

    “嗯,必須這么做!”杜如晦同意性地點了點頭。

    對于李逸,杜如晦倒是很放心。

    可是,對于他那不成器的大兒杜構,杜如晦卻是不大放心。

    想到此處,杜如晦又叮囑李逸一聲:“賢侄,一道到了登州、萊州海域后,若是我家大郎那個混小子,不聽指揮的話,你只管揍他便是,千萬不能讓他再犯任何錯,白白地浪費這個機會。”

    “嗯,您老放心吧,杜叔,伯安知道的。”李逸笑著點頭,“而且伯安也相信,杜構會知道分寸的。”

    “嗯,他若是能夠如此懂事,那就最好不過!”點頭間,杜如晦這才從坐上起身。

    看了邊上的杜小妹一眼,又看了看李逸,然后他就背手轉身離去。

    畢竟明日一早,李逸就要暗中離開長安城了,少說,至少也得有一個多月的時間,李逸與杜小妹見不到面。

    杜如晦很懂情調地離去了,將空間留給他們年輕人。

    同時,他也去告訴在祠堂跪著的杜構,讓他好好準備一番,一定要打好這一仗,絕對不能浪費了這個機會。

    要不然,杜構這輩子想要繼續為官,只怕會很難。

    畢竟在此之前,他私自放貸,就觸犯了唐律。

    待杜如晦離開之后,府上的家丁、婢女,也一道懂事地離去,留給李逸與杜小妹二人,一個完美的空間。

    “三哥,你明日一早,就要去登州了嗎?”杜小妹紅著小臉看向李逸,眉目含情,同時心中很是不舍。

    “嗯,明早天不亮就走。”李逸笑著點頭回應。

    杜小妹見此,也不再猶豫了,直接將她心中的羞澀完全拋掉,三步并兩步地上前,一把抱住李逸的后背,整個人都貼在李逸身前。

    “三哥,一切完事小心,小妹在長安城內,等你回來。”杜小妹輕聲說道,臉蛋兒一片緋紅與滾燙,而且雙手抱住李逸的后背,也用了些力。

    李逸搖搖頭,抱著杜小妹的香背,輕輕地拍了拍,同時在她耳根親道:“放心吧,不會有事的,只是一群海盜而已,很快的。”

    “嗯。”被李逸這么一吻,杜小妹頓覺渾身一陣酥軟,但還是關切地叮囑一句,“但是三哥,你還是不能掉以輕心。”

    “知道了,傻丫頭。”李逸笑著點頭,同時揉了揉杜小妹的小腦袋,輕松道,“放心,不會有事的。”

    對于李逸的寵溺舉動,杜小妹很是享受,臉上立馬就露出一片笑容。

    隨后,她便鼓起了渾身上下的勇氣,然后又踮起腳尖,冷不丁地在李逸的嘴前方,如同蜻蜓點水般地親了一口,然后就閉上了眼睛。

    李逸見杜小妹今日如此主動,于是他也沒有拒絕。

    畢竟杜小妹是一個女子,而且在這個封建時代,還未出閣的女子如此主動索吻,那是非常難得的。

    除非她是真心喜歡一個人,而且,心中已經下了足夠的勇氣,才會這么做。

    二人開始相互纏綿起來。

    半晌時間過后,李逸這才松開了嘴,捏了捏杜小妹紅彤彤的小臉蛋兒,笑著說道:“小妹的吻,真香。”

    “小妹的初吻,終于交給夫君了。”杜小妹羞澀地低下了頭,心中歡悅得小鹿亂撞。

    “嗯,我也是。”李逸笑著打趣杜小妹一聲。

    “你才不是初吻,你的初吻,早就被小五給搶走了!”頓時間,杜小妹就佯裝微怒地刮了李逸一眼。

    “……”李逸瞬間無言以對。

    這就很尷尬了啊!

    天知道,杜小妹是怎么知道的。

    不過,想來她與李麗質二人之間的關系,一向都是親密無間地好,李逸心中猜測,應該是李麗質告訴她的吧……

    但見李逸如此無辜表情,杜小妹“嘻嘻”地咧嘴一笑,也不再像之前那么羞澀了。

    反正現在,吻了給了,她與李逸也已經訂親,她遲早都是李逸的人。

    初吻不初吻,已經不重要了。

    “對了,夫君。”但見四周無人,杜小妹膽子也大了些,索性改了親密的稱呼,眨巴眼問道,“你要去登州這事兒,有告訴小五嗎?”

    “沒有,怎么了?”李逸詫異地看向杜小妹。

    杜小妹微微噘嘴,而后一本正經地看向李逸,認真地道:“夫君,你這樣是不對的,若是你就這樣悄無聲息地走了,小五知道以后,肯定會傷心,也會擔心你的。”

    “……”李逸無語地看向杜小妹,捏著她臉蛋兒,笑道,“難道你就不吃醋嗎?”

    “有一點點兒的吃醋。”杜小妹點頭,但隨后,她就一臉卻釋然地說道,“不過,小妹與小五,都不會吃對方的醋的。”

    “這是為何?”李逸有些納悶。

    畢竟在李逸的印象中,女人是不會這么大方的,更何況,還是杜小妹與李麗質這種,一個是重臣之女,一個是皇家之女。

    李逸實在是有些想不通。

    他也不有些搞不明白,為何當初,李世民下這道圣旨的時候,杜小妹與李麗質二人,都是很坦然地接受了這圣旨。

    而且她們也不鬧,反而非常安靜、乖巧。

    “嘻嘻,就不告訴你。”杜小妹但見李逸如此好奇,頓時笑著抿了下嘴,然后摸了下李逸臉蛋兒,轉身就撒嬌地逃。

    李逸一把勾住杜小妹的小蠻腰,將她拉了回來,環手抱住,壞笑著威脅道:“小妹,你若是不告訴我,別怪我……現在就把你就地正法了!”

    “來呀,小妹就等夫君動手呢!”杜小妹渾然不怕地盯著李逸,眼神眨巴著,微微抿嘴,很是勾人。

    “……”李逸徹底無語,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刮了下杜小妹的瓊鼻,沒好氣地道,“小妹,你學壞了啊!”

    “嘻嘻。”杜小妹卻是樂呵一笑,對于這一手勾引,的確讓李逸毫無抵抗之力,但杜小妹知道,李逸不會這么做。

    因為李麗質之前,已經這么做過一次,但李逸也沒有將她就地正法。

    她們相互商量了一旦以后,也知道了李逸喜歡這種。

    眼看李逸滿臉都是難受、不斷咽唾沫的舉動,杜小妹也知道,她不能太過火了,畢竟男人的忍受力也是有限的。

    “夫君。”杜小妹立馬轉移了話題,也不再繼續勾引李逸,而是很鄭重地道,“你去與小五告個別吧,我與小五,都等著你安全回來。”

    “嗯,好吧。”李逸點點頭,揉了揉杜小妹的腦袋,順道在她嘴上,繼續貪婪地抿了一口,這才轉身來開了杜府。

    看著李逸離去的背影,杜小妹揉了揉自己的小臉蛋兒,讓自己冷靜下來。

    “三哥,你一日不從登州回來,我就每一日,都給你祈福!”

    

  http://www.chtvh.com.cn/shengtangwanku/887608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chtvh.com.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