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唐三中文網 > 盛唐紈绔 > 第383章 小娘子,想吃點什么?

第383章 小娘子,想吃點什么?

    李逸離開了杜府,才抵達自家國公府大門前,還沒有來得及去皇宮,他就赫然看到了李麗質的馬車,不知何時,已經停在了自家大門前。

    “小五來了嗎?”李逸暗自嘀咕了一聲。

    不過心中微微一想,李逸倒也不覺得詫異了。

    畢竟,讓自己前往登州一事,好歹也是李世民決定的,李麗質能夠在第一時間得知,也是不足為奇。

    李麗質是李世民的貼心小棉襖嘛!

    這種事情,李世民不可能不告訴給李麗質。

    而且若是李世民,不將此事告訴李麗質,一旦李麗質傷心起來,那不是李世民想要看到的結果。

    想通這個緣由之后,李逸苦笑了聲,便抬步走進府內。

    國公府,院內。

    李麗質已經在院內的石桌旁,等了李逸許久時間。

    因為她從家丁口中得知,李逸平日里最喜歡待的地方就是此處,所以,她就選擇坐在石凳上等。

    “小五。”看到李麗質坐在石凳上,雙手撐著下巴,滿臉的心不在焉等待,李逸直接喊了一聲。

    “李伯安?”聽到熟悉的聲音傳來,李麗質心神一怔。

    而后,當確定是李逸過后,她立馬就從石凳上起身,也不顧邊上的玥兒與琳瑯的目光,直接就迎面撲入李逸懷中。

    “李伯安,你這個大壞蛋,怎么說走就走?是不是小五今日不來找你,你連招呼都不打算與我打一個?”

    李麗質一邊捶打李逸胸口,一邊滿是埋怨,活像是一個深閨里的怨婦那般。

    “……”李逸內心一陣好氣又好笑,拍著李麗質的香背,輕聲安慰說道,“我這不是還沒走嗎?”

    “哼,壞人!”李麗質從李逸懷中抽身,抬頭盯著李逸,咬著下嘴唇,繼續罵道,“李伯安,你個大壞蛋,是不是不要小五了?”

    李逸見她如此野蠻撒潑,不由分說,直接將她一把拉入懷中。

    “我什么時候說過,不要你了?”李逸沒好氣地道,同時捏了捏李麗質的小翹臀,驚訝道,“咦,小五,你最近有訓練嗎?小屁屁的彈性,變得好了許多啊!”

    “……”對于李逸的調戲與吃豆腐,李麗質也沒有反抗,而是任憑李逸的手亂動,同時雙手用力地抱住李逸,咕噥道:“李伯安,我已經在父皇面前求情了,可是父皇他……他就是要你去登州!”

    李逸頓時滿臉的無奈,他也不想去登州啊……

    在長安城待著,李逸一直都過得很舒適,誰愿意去那個海盜猖獗之地?

    不過,既然此事已經決定,已經是無力回天,而且,若是讓杜構一個人去登州、萊州海域剿匪,到時他的腿也會折,李逸不能坐視不管。

    畢竟,杜構與他之間,關系一向都好,而且杜構還是杜小妹的兄長。

    盡管杜小妹,從來都沒把他當兄長看待。

    何況明日一早,報紙就會刊發,李逸也已經做好了一切準備。

    箭在弦上,不得不拔。

    “沒事,放心吧。”李逸收回雙手,按住李麗質的雙肩,一臉認真道,“我就是去一趟而已,大概一個月左右,就回來了。”

    “可……可是,我聽父皇說,登州、萊州海域那邊,有海盜啊!”李麗質不滿地狡辯,嘟著小嘴,滿是委屈不舍的表情。

    李逸刮了一下李麗質的小瓊鼻,沒好氣地出聲道:“怕什么,你看你夫君,像是那種膽小怕事的人嗎?”

    “不像!”李麗質點頭回應。

    “那就對了。”李逸微微一笑,再次將李麗質抱入懷中,然后道,“一個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的,別擔心。”

    “嗯,那小五在長安城內,與小妹一起,等你安全回來。”李麗質乖乖點頭。

    “好。”李逸微笑應道。

    只不過,但見李逸這一次很老實,手沒有亂動,李麗質卻是突然出手,將李逸的手,放在了她臀上,又將腦袋貼在李逸的胸口處。

    “趕緊多吃點小五的豆腐吧,免得到時你出去后,有精力去亂來!”李麗質輕聲說道。

    “……”李逸頓時無語,有些哭笑不得,索性也不抵抗,反而很享受地抓了抓翹臀,同時笑著道,“你家夫君是那種人嗎?”

    “哼,誰知道呢!”李麗質不滿地回應,輕聲威脅李逸,“反正,除了小五與小妹,還有玥兒、琳瑯之外,你不許對別的女人動心思,特別是那個綠蘿!”

    “……”李逸滿臉黑線,“我對綠蘿,是真的沒性趣好吧?”

    “夫君,我相信你!”李麗質突然微笑抿嘴,踮起腳尖,在李逸臉上吻了一口,然后滿臉俏皮地吐著舌頭,一臉壞笑,“夫君,這一次登州之行,我就把琳瑯交給你了。”

    “???”李逸頓時滿頭問號,看了看琳瑯,然后又看向李麗質,不解地問道,“小五,你什么意思?”

    “嘿嘿。”李麗質壞壞一笑,湊近在李逸耳邊,輕聲說道,“夫君,琳瑯那傻丫頭心中,可是很喜歡你喲,而且琳瑯比小五大,已經十八了呢。再說了,路途上夫君難免寂寞,我也是為了夫君的安全著想。”

    “……”李逸完全無法吐槽李麗質了。

    這特么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是要拿琳瑯,來給自己試用一番嗎?

    “小五,你這思想很危險啊!”李逸深吸一口氣,看了眼滿臉冰冷的琳瑯,回過神來,沒好氣地對李麗質說道,“而且你看,琳瑯一副別人欠她錢財的模樣,我可沒性趣!”

    “呵呵。”李麗質頓時冷笑,臉色微怒地看向李逸,“夫君,其實你內心,還是很想的是吧?”

    “咳咳,沒有。”李逸趕緊辯解。

    “哼,小五才不信你的鬼話,壞男人!”李麗質沒好氣地哼了一聲,趁著李逸不注意,直接抓了一把,頓時就瞠目結舌地看了看李逸,臉蛋兒瞬間緋紅。

    李逸也是愣住了,面頰微怒地看向李麗質,同時咽了口唾沫。

    “咳咳,夫君,那個……小五還有事,就先告辭了,明早就不來送你了。”扔下這句話,李麗質逃也似地離開了,生怕李逸把她逮住。

    “……小五這丫頭,越來越壞了!”李逸看著逃走的李麗質,心中暗暗無語。

    剛才,李麗質竟然來了個猴子偷桃,你特么敢信?!

    出了國公府的李麗質,上了馬車過后,滿心的小鹿碰撞,整個人的精神,也是瞬間緊繃到了極點。

    因為就在剛才,她冷不丁地偷了李逸的桃,而且還發現,手感竟然非常不錯!

    “夫君這么大,琳瑯那傻丫頭,會受得了嗎?”光是在心中想一想,李麗質就覺得有些可怕。

    雖然在此之前,她就已經暗中偷補過了課,暗中也看了那啥圖,可是李逸的強大,卻是超出了她預料。

    越想心中越是慌張,李麗質趕緊命人駕馬離去。

    ……

    而此時,國公府內。

    但見琳瑯站在原地,沒有與李麗質一道離開,李逸發現李麗質剛才的話,不是開玩笑,有些沒好氣地擺手:“琳瑯,你回去吧。”

    “琳瑯不走。”琳瑯很固執地看著李逸,神色堅定,“公主的命令,琳瑯還沒有執行。”

    “……”李逸無言以對,悠悠地嘆了口氣,搖頭道,“隨你吧。”

    李逸也不去管琳瑯了。

    畢竟,李逸平日里看到最多的,就是琳瑯的那張冷若冰霜的臉頰,幾乎沒見過她臉上有過笑容。

    雖然琳瑯長得很美,身材曼妙,可那張冷臉擺著,李逸確實沒興致。

    索性,李逸直接躺下,讓玥兒給他按摩。

    琳瑯也不覺得尷尬,見玥兒開始按摩,她也蹲下在另外一邊,給李逸按摩,手法也非常嫻熟,明顯是訓練過的。

    “……”李逸頓時有些無語,看了看琳瑯,沒好氣地道,“你能不能笑一笑?”

    “不會。”琳瑯直接拒絕。

    “……”李逸也不問了,反正問了也是白問,而是開始閉目思考,自己這一次去登州,應該如何才能將海盜一網打擊,同時,有能調查清楚登州的所有情況。

    畢竟聽江雨湘說的情況看來,李逸覺得此次登州之行,不會那么簡單。

    而且自己在長安城內,結的仇家也不算少,恐怕一旦自己出了長安城,肯定會有人忍不住悸動,想要解決掉自己。

    “貌似一旦出了長安,路程上有些危險啊……”李逸有些頭疼。

    對于這一切,李世民不可能想不到吧?

    何況,若是自己出現了什么意外,對李世民來說,也不會有什么好處啊!

    想到此處,李逸也就懶得想了,就這么安靜地待著。

    他得好好地享受,在長安城內的最后一段時光。

    傍晚的時候,李靖回來了。

    “三郎,你來書房一下。”李靖看了李逸一眼,然后直接背剪雙手去了書房。

    李逸跟著進去。

    書房內。

    “三郎,這一次的登州剿匪之行,我讓老楊隨你一起去。”不等李逸出聲,李靖直接開口說道,“此行,不光是剿匪這么簡單,你還得提防有人暗中對你下毒手。”

    “孩兒知道。”李逸微笑點頭。

    “嗯。”李逸見李逸一臉輕松,并沒有任何緊張的神色,內心也就釋然了,不過他還是提醒一句,“切記,一切都要小心,你已經長大了,也是時候獨當一面了,為父與你娘親,也不可能一輩子陪在你身邊,雄鷹終究要學會飛翔的。”

    “放心吧,父親。”李逸鄭重點了下頭,說道,“孩兒不會逞強的,若是有危險,孩兒立馬就逃。”

    “嗯,不錯。”李靖同意性地點頭,“兵法有云,三十六計走為上計,然后再來一個回馬槍,也是非常不錯的妙計。”

    “……”李逸頓時就驚了,他可沒說,逃了還要回去啊!

    這特么,什么都能與兵法扯上關系嗎?

    然而,就在李逸發愣的片刻,李靖忽然又道:“既然圣上決定,讓你明早天一亮就走,那你今晚就走吧,免得那些暗中蠢蠢欲動的人,發現了你的蹤跡。”

    “父親,孩兒是您親生的嗎?”李逸沒好氣地問。

    “難道,你是老夫撿來的不成?!”李靖頓時就來了氣,之前,他還夸李逸來著,可結果卻聽到了李逸這話,滿臉都是黑線。

    “……”李逸無法回答了。

    但見李逸如此,李靖深吸一口氣,出聲道:“這也是你娘親的決定,你娘親就不送你了,老夫怕她哭,你趕緊收拾一下走吧。”

    “……是,父親。”李逸點了點頭,然后走出書房,無語地抬頭看了看天色。

    夜明星稀,的確是適合現在就走啊……

    “哎……完全沒愛了啊!”李逸無語地嘆了口氣,便回屋收拾幾件衣衫,然后又拿著李靖給的文書,叫上玥兒與老楊,就坐上馬車離去。

    可讓李逸倍感詫異的是,琳瑯似乎早就已經有所預料一般,此時此刻,她已經早就在馬車內等候了。

    而且,醉仙樓的江雨湘,也不知是在什么時候,已經被琳瑯給接來了。

    “哎……啟程吧。”李逸無助地搖了搖頭,看了看熟悉的長安城。

    再見了,大長安城!

    再見了,舒適生活…

    月明星稀,馬車緩緩駛離長安城,守城的將士,似乎也早就接到了命令,李逸一行人的馬車,很快就出了城。

    至于他人的馬車,卻是一駕也不能離開長安城。

    一路上,李逸內心有些煩悶,看了看玥兒,出聲道:“玥兒,你冷嗎?”

    “不冷啊,公子,怎么了?”玥兒詫異地看向李逸。

    “我冷,給我抱抱。”李逸眨巴眼說道。

    “嗯……”玥兒回答的聲音很輕,似風吹過一般,直接抱住了李逸,整個人都貼在了李逸身上。

    什么冷,都是借口,玥兒自然是知道。

    不過李逸有吩咐,她很樂意。

    沿途反正有老楊在,李逸也不用擔心自己的安全,安安穩穩地入了夢鄉。

    而玥兒,則是一直保持懷抱的姿勢,只不過臉蛋兒卻是變得更加紅了。

    因為李逸在睡夢中,會時不時地捏兩下。

    待李逸醒過來,已經是第二天的早上,馬車也停了下來。

    “公子,咱們先下來用膳,然后再啟程吧。”老楊在馬車外提醒一聲。

    “好。”已經醒來的李逸,點了點頭,只不過當他睜開眼之際,卻赫然看到,他的雙手姿勢似乎有些不對,不由輕咳一聲,然后趕緊從玥兒胸口前方拿開,然后走向馬車。

    玥兒也紅著臉,跟在李逸身后下車。

    “這是什么地方了?”李逸看了看四周,因為是早上,所以人流并不多,但一個個剽悍的男子,卻是隨處可見,似乎女人很少有出現的。

    “這是蒲州。”老楊回答道。

    “嗯。”李逸點點頭,便來到一處店家前坐下。

    只不過,就在李逸一行人坐下不久,正在小店邊上用膳的一群男子,在看到玥兒、琳瑯,以及江雨湘的時候,神色皆是微微一愣,然后相互看了看對方。

    從他們的眼中,都露出了一抹貪婪之色。

    蒲州的女性,一直以來都較少。

    現如今,在看到有這么幾個絕色女子一起出現,而且每個人的風格形象都是不一,有男人立馬就心動了。

    “小娘子,想吃點什么?”

    一名驃騎大漢走過來,笑瞇瞇地盯著江雨湘,同時,他順勢坐在江雨湘的桌邊,非常大氣地道,“我請客!”

    江雨湘的臉色,瞬間就有些不好看了。

    

  http://www.chtvh.com.cn/shengtangwanku/888124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chtvh.com.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