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唐三中文網 > 盛唐紈绔 > 第385章 別與我討價還價!

第385章 別與我討價還價!

    琳瑯去得很快,回來得也很快。

    只不過這一次,隨同琳瑯一起前來的人,還有蒲州官府的刺史,以及一眾蒲州官府的衙役。

    “下官蒲州刺史趙元楷,見過駙馬爺。”來到李逸身前,趙元楷趕緊恭敬地行禮拜見。

    其余蒲州衙役,也跟著一道行禮。

    對于李逸的大名,他們早就已經如雷貫耳,聽得更是神乎其神。

    現如今,終于看到了李逸的真人,包括趙元楷在內的眾人,個個都很一臉興奮之色。

    “大家都起來吧,不必如此多禮。”李逸懶散地擺了下手,對于趙元楷此人,他很是不感冒,也沒有任何的好感。

    因為李逸知道,趙元楷此人,一向無論是行事還是作風,都有很大的問題。

    他完全就是一個趨炎附勢、諂媚的小人。

    不過,此人雖然一向趨炎附勢,但好在的是,他還是有些硬本事。

    蒲州在他的帶領下,還算是比較穩定,而且百姓生活還不錯。

    因此,李逸也就沒有當眾呵斥他。

    畢竟有句俗話說得好: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對于趙元楷這種趨炎附勢的小人,在還沒有從登州完勝歸來,而且他也沒招惹自己,李逸還是不要得罪的好。

    免得此次的登州之行,中途出現了什么不可控制的變故。

    那對于李逸來說,就是得不償失了。

    眼見李逸如此神情懶散,有些不待見他的神色,趙元楷心中還以為,是因為有海盜隱藏在蒲州,導致讓李逸生氣了。

    “駙馬爺,這一切,都是下官的失職不知,還望駙馬能夠恕罪!”

    趙元楷立馬主動認錯,同時抱拳一禮,對李逸下著保證道:“請駙馬放心,下官從即刻開始,一定認真盤查城中眾人,絕對不會讓這等事情,再次發生在蒲州地界之內。”

    “若是再有此等之事發生,下官立馬就罷官讓賢!”

    趙元楷一臉鄭重其事,而且面色表情十分認真,頗為嚴肅地對著李逸,一直拱手不起。

    “……”對于趙元楷的這番極力討好與表現,李逸倒是頓時有些吃驚。

    一向愛官如命的人,會舍得丟掉自己的烏紗帽么?

    開玩笑的吧!

    不過,既然趙元楷,都已經如此虛假不要臉地說了,李逸也不打算當面揭破,而是順道給了他一個臺階下。

    “趙刺史,你快別這么說了,這群海盜,肯定是暗中潛伏而來。”

    “想要得知他們的消息,肯定是難上加難。”

    李逸笑了笑,然后繼續裝模作樣地贊揚他一番,同時感嘆說道:“倒是蒲州,若不是在趙刺史的帶領下,哪能有今日的成就?”

    一聽李逸這話道來,趙元楷心中,頓時就是一樂。

    這是駙馬認同自己了啊!

    簡直就是天大的好事!

    但趙元楷,依舊還是擺出一副惶恐模樣,訕笑著謙虛道:“駙馬,您此話言重了,下官惶恐,下官這么做,也只是食君之祿、忠君之事而已!”

    “哈哈!”眼見趙元楷如此虛假,李逸笑著拍了一下趙元楷的肩膀,然后意味深長地點了點頭:“趙刺史,好好干,前途無量!”

    “呃……多謝駙馬謬贊。”趙元楷心中立時大喜,點頭笑道,“下官一定努力,不辜負圣人期望,不辜負駙馬的期望!”

    這句話中的深意,別人或許以為,只是一句普通的鼓勵話而已,但對于趙元楷這種,熟悉官場套路之人來說,那簡直就是猶如暗中提拔!

    他可是心知肚明,李逸現在不光是駙馬,而且還是李世民跟前的大紅人。

    若是李逸,一旦在李世民面前美言他幾句,那他以后的官場之路,豈不是立馬就開始節節高升?

    趙元楷心中,一片的喜不自勝。

    “駙馬,您看……要不要到府衙歇息一番,然后再啟程?”趙元楷喜聲問道。

    “不必了。”李逸搖搖頭,然后湊近在趙元楷耳邊,輕聲說道,“我來蒲州之事,你可千萬要保密,不可泄露出去。”

    趙元楷立馬鄭重點頭:“下官遵命,一定守口如瓶!”

    “嗯,好,那這群海盜就交給你了,我先告辭了。”李逸滿意一笑,然后便帶上玥兒等人,一路前往登州而去。

    “駙馬慢走。”趙元楷立馬抱拳恭送。

    其余衙役見狀,也跟著一道恭送。

    直到馬車的背影,已經化作了小點兒,趙元楷這才立馬回神,喜聲吩咐眾人道:“今日駙馬經過之事,全都給我守口如瓶,不能泄露半點消息,若有泄露者,殺無赦!”

    “是,刺史!”眾人鄭重點頭。

    “嗯。”趙元楷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后才吩咐衙役眾人,將這幾名海盜的尸體押走,然后丟入亂葬崗。

    ……

    從蒲州離開之后,不光是老楊心中好奇,琳瑯與玥兒也是一臉的好奇。

    因為他們心中都知道,趙元楷是一個怎樣的人。

    對于李逸剛才,對待趙元楷的態度,讓他們心中捉摸不透。

    不過他們也知道,對于這種事,李逸既然選擇了這么做,那他肯定是必有深意,他們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

    倒是馬車內的玥兒,眨巴著雙眸看向李逸的同時,滿腦袋的疑惑與蠢蠢欲動,已經徹底忍不住了。

    若是她現在,不主動與李逸互懟的話,那李逸很少會吃她豆腐。

    于是,玥兒壯了下膽子,呆萌地出聲問道:“公子,玥兒聽人們說,趙元楷就是一個趨炎附勢的小人,您為何還讓他好好干?還說他前途無量啊?”

    畢竟跟在李逸身邊,玥兒也知道,這句話中的意思,不會像字面上那么簡單。

    “難道,公子要提拔趙元楷嗎?”玥兒心中暗猜。

    但見玥兒如此問,李逸不由笑了笑,然后伸開左手。

    玥兒見狀,立馬就將小腦袋湊近了過去。

    李逸微微一笑,然后順勢一把,捏了下玥兒的小臉蛋兒,這才出聲笑道:“怎么了,你有意見嗎?”

    “玥兒沒有意見。”玥兒搖頭,然后笑嘻嘻地咧嘴,就這么看著李逸,任憑李逸揉捏。

    現在的玥兒,內心十分滿足。

    問不問這句話,對于玥兒來說,其實一點兒也不關鍵,只要能和李逸打情罵俏,那就是最關鍵的。

    而且現如今,李麗質還將琳瑯給派了過來。

    至于琳瑯隨同李逸一起前往登州,究竟她是要做什么事情,玥兒心中完全能夠想到。

    肯定是要與李逸,發生不可描述的羞羞事!

    看著玥兒這副傻樣兒,李逸笑了笑,一把用力地抱住她的小蠻腰,這才解釋道:“玥兒,你記住了,有時候,表面上做的事情不一定是真的,或許……只是為了麻痹對手而已!”

    “呃……”忽然聽李逸這么說,玥兒滿腦子的疑惑,轉了眼珠想了又想,她還是想不明白李逸這話是何意,只得搖頭,“公子,玥兒聽不懂。”

    “……”李逸這才發現,他身邊摟著的人,是玥兒這個傻丫頭。

    若是光論打斗,她還行,一點就通,可一旦用智商斗智斗勇的時候,玥兒的智商,就會立馬掉線。

    玥兒完全就是一個只會武藝的傻白甜啊!

    “哎,想不明白就算了。”李逸尷尬地笑了笑,而是沖車簾外的老楊問道,“老楊,你懂不懂?”

    “老奴明白公子的意思。”車簾外的老楊,笑著點頭。

    此時此刻,老楊是終于明白了,李逸之前對于趙元楷的態度,也解開了他心中的疑惑。

    “果然,還是公子的膽識高啊!”老楊心中感嘆一聲。

    若是趙元楷,一旦將那幾個海盜的尸首公之于眾,那么,此事一定會傳到登州去。

    登州的海盜與官府,聽到風聲之后,一定也會有所警覺。

    那么,等李逸等人到了登州,他們早就已經有所提防,李逸還怎么暗中調查?

    豈不是會白白地,給自己增加了調查難度?

    可李逸夸贊了趙元楷一番,趙元楷就會誤認為,李逸是要提拔他,趙元楷就會死命地按照李逸的吩咐,認真去辦此事。

    這么一來的話,消息也不會從蒲州傳出,而登州、萊州海域的海盜,沒有聽到這個風聲,自然會一如既往地猖獗。

    這對于李逸來說,完全就是一件大好事。

    馬車內的玥兒,聽到李逸與老楊的一問一答之后,頓時滿臉的懵,完全聽不懂了,不過現在她也沒問,而是認真地靠在李逸懷中。

    時間過去得很快。

    這一路上,李逸一行人,幾乎沒有再遇到什么大的變故,也沒有遇見登州、萊州海域的海盜。

    幾日時間過后,李逸一行人,終于抵擋了登州地界。

    “公子,登州到了!”馬車外的老楊,爽朗地出聲提醒道,同時先行下了馬車,然后掀開車簾。

    “嗯。”李逸點點頭,然后率先從馬車內走下,玥兒則是緊隨其后,一直跟在李逸身邊。

    琳瑯與江雨湘二人,也一同下了她們二人乘坐的馬車。

    “登州”兩個亮金大字,刻在登州地界的石門樓上,顯得格外的霸氣威武。

    “終于回來了啊!”看著‘登州’二字,江雨湘的臉色,有種格外的久違感,同時心中也感慨良多。

    李逸看了看江雨湘,提議道:“江娘子,你先回府去吧。”

    江雨湘一愣,詫異問道:“公子,難道……您不跟奴家一起,去奴家的府上嗎?”

    “不了。”李逸笑著搖頭,也看出了江雨湘的擔憂,釋然道,“你就放心吧,現在,你只管回家去就行,若是你不回家去的話,他們哪些人,怎么可能會有所行動呢?”

    “可是……”江雨湘心中,還是有些遲疑。

    “放心,我讓琳瑯跟在你身邊,保護你的安危。”李逸笑著說道,同時看向琳瑯,出聲道,“琳瑯,這段時間,你就留在江娘子身邊。”

    “……”琳瑯頓時滿臉委屈。

    眨巴著雙眼,她先是看了看李逸,而后又看了看玥兒,輕聲提議道:“公子,要不就讓玥兒來保護江娘子吧,琳瑯的武藝,沒有玥兒高。”

    “……”李逸徹底啞然無語了。

    琳瑯的突然改變,讓李逸大吃一驚。

    畢竟在李逸的印象里,琳瑯一直以來,都是喜歡與他互懟,而且,她也幾乎沒任何好臉色給李逸看過。

    今日,琳瑯居然敢頂嘴了!

    而且還一副委屈模樣!

    “就這么辦,別與我討價還價!”李逸板了下臉,面色略微嚴肅。

    “是,公子。”但見李逸似乎生氣了,琳瑯趕緊點頭。

    

  http://www.chtvh.com.cn/shengtangwanku/889504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chtvh.com.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