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唐三中文網 > 天衡之賦能記 > 第五章 隱情

第五章 隱情

    “父親大人,您為何不事先與我商量,便做了此等事?”家中堂屋內,木澤木蕭父親木遠山一邊無奈地輕錘著桌子,一邊向著坐在堂上的老者問道。“蕭兒雖不是我和芙親生,但自打從溪邊帶回的那天,我和芙就把他與澤兒同等看待。更何況,他與我們一同生活近十四年了,我們早已視他為己出,并未想過要與澤兒區別對待。”

    “你懂什么!”堂上老者依舊一副威嚴神態,一字一句地道,“我自然知道你們與木蕭的感情,因此才未與你們相商。但你們可知供養一名修煉靈氣的孩子要花費家里多少資產?光是打造一件像樣的法器就會讓我們這樣的家庭傾盡全部家當,我們能供養澤兒一個已是十分困難,如果再加上一個木蕭,是無論如何也養不了的。與其以后兩個都不能修煉有成,還不如犧牲木蕭,讓我們家澤兒有一個修煉的機會。以我多年來的觀察,他的賦能潛力值一定不會差,說不定是中上層次,到時候,我們傾盡家業,也要供他修煉。若是澤兒有幸能夠修煉達到木系玄氣決二層以上,也算是光宗耀祖了。”

    “這個我知道,可是……蕭兒……”木遠山眼中充滿痛苦。

    “你不必再說了,我知道,我用千辛萬苦得來的散靈湯掩蓋了他的賦靈潛力值,讓他今天不能被檢測出來,對他來說是有一些不公平。但這也是不得已而為之,等以后澤兒有一定出息,再對木蕭做一些補償罷。再者而言,木蕭不能被檢測出賦能潛力值,也可以去鑄煉堂學習煉丹或者煉器,還可以掙些木旦銅幣,正好可以補貼一下以后澤兒修煉的開銷。”

    聽了父親大人威嚴的話,木遠山無可奈何,只是不停地嘆氣,他深知自己的本事,只是個伐木建筑的普通人,需要努力工作才能養活一家人,以后供養澤兒修煉,已是十分困難,又無處可求助……他本想等下屆賦能檢測,再送木蕭前去,但隨即又搖頭,因為這賦能檢測,每隔三年才有一次,且都有年齡限制,下次檢測,蕭兒已過十五歲……當下心中說不出的無奈和愧疚。

    “父親,母親,祖,我們回來啦!”就在這時,木蕭和木澤的聲音在院門口響起。但進門之時,忽感家中氣氛一下子變了,爺爺雖然依舊是他一貫的嚴肅模樣,父親木遠山平時對兩兄弟疼愛有加,此時也鐵青著臉。母親坐在角落抽泣著,見木澤和木蕭回來,一把將木蕭抱在懷里,哭泣的聲音更大了,“蕭兒,母親對不起你!”

    “母親,你怎么了?”木蕭被這突如其來的氣氛弄得不知所措,突然被母親緊緊抱著,便焦急地問著。

    “是啊,母親,蕭弟怎么了?你們怎么了?”木澤也滿心疑惑。

    坐在堂上的祖父用嚴肅的眼神向孩子的母親看過來,眼神里透著威嚴。一時間,母親沒有了言語,只是哭得厲害。

    木澤焦急地看向父親,正要開口問,只見父親仰天長嘆了一聲,走過來,摸了摸還被摟在母親懷里的木蕭的頭,又深深看了木澤一眼,輕輕對芙說道:“好了,讓孩子去休息吧。”

    三日后,木旦城的使者策馬來到家中,一家老小忙到大門口迎接。

    “木澤,三日內到木旦城修煉堂報到!”使者打開一個竹簡,朗聲念道。

    “太好了!”父親木遠山和母親芙同時叫道,都激動萬分,這意味著木澤的賦能潛力值至少是四以上,可以修煉木系靈氣,不久的將來,一定能成為一名強大的修煉者。

    “恭喜你,木澤大哥!”木蕭也激動地拍了拍木澤的肩膀。

    “嗯,我一定會努力修煉的!”木澤自己也很是激動。

    “蕭兒呢?”母親焦急地問道。

    “是啊,使者大人,木蕭呢?測試結果如何?”木遠山也問道。

    使者拿出另一個竹簡,沒有任何表情,淡淡地念道:“木蕭,三日內可去木旦城鑄煉堂報到,選擇學習煉丹或者煉器。”

    “啊?!”母親聽到使者的話,突然輕聲抽泣起來,然后捂臉跑回屋內。

    父親木遠山看著木蕭,一陣難過,一時說不出話來。

    一旁的木澤心中也是一酸,方才的激動似乎全然消失,突然想起前幾日自己與蕭弟從木旦城賦能檢測回來,母親芙便抱住蕭弟哭泣,現在想來,似覺得有什么事情,但眼下也不能問,只得低下頭不語。

    突然,祖父發出一聲嚴厲的呵斥,看著跑回屋內的孩子母親和正在嘆氣的木遠山,說道:“幸得澤兒有此良機,將來成就無可限量,你們嘆什么氣!”然后從使者手中恭敬的接過木簡,說道,“有勞使者大人,我們一定為澤兒準備好一切,盡快去修煉堂報到!”

    木蕭聽到使者叫自己去鑄煉堂報到,十四歲的他,立刻明白,自己定是賦能潛力值不及木澤大哥,將來只能學習煉丹或者煉器,不能進行靈氣修煉了。想到自己的未來與木澤大哥天差地別,一時也有些傷感,但畢竟年少,還不能感覺其中真正有多大差別,也不知道人生意義。故木蕭當下也沒有覺得過多不快,一來真心為哥哥感到高興,二來他心想,學習煉制丹藥,應該也是很有趣的吧,一輩子與所愛的森林為伴,也是不錯的。

    木蕭看到母親為自己難過,自己反倒跑進屋里勸慰起母親來,對她說道:“母親,你不用為我難過,不能修煉靈氣也沒什么打緊,我便好好學習煉丹或煉器,還能回家常伴你們左右,不也是極好的嗎?我們家里有哥哥能夠修煉,將來有出息,我也會很高興的。”

    聽到木蕭的話,母親芙哭得更厲害了,看到木蕭這般懂事,心中似難過,似又增加了幾分,又將木蕭摟進懷里,不停地喊著:“蕭兒……蕭兒……”

    這時,屋外的祖孫三人也進屋來了,老者先是恭敬地向堂上擺放的列祖牌位拜了三拜,口中念念有詞:“感謝木旦族神,感謝列祖顯靈,近百年了,我木匠世家終于出了一位可以修煉靈氣之人。然后轉身,掩飾不住內心激動,又對木遠山和芙說道,“澤兒的事,是件大喜事,你們快去備些酒菜,我要宴請鄰里,讓周圍人都知道咱們家出了個了不起的孩子。”

    “父親,這……”木遠山猶豫道,“這得花費不小的一筆費用,還是……”

    “是啊,祖,還是算了吧,我不想讓鄰里都知曉我的事,萬一以后我沒能修煉有成,豈不要被別人笑話。更何況,蕭弟他……”木澤知道祖父想在鄰里面前炫耀一番,但他也擔心這樣一來會讓蕭弟更加難受。

    木蕭在一旁默不作聲,只是看著木澤,笑了笑,感覺他們說著一件完全與自己無關之事一般。

    “好了,照我說的去辦吧!”祖父的話不容置疑,對著木澤的父親母親說道,“你們懂什么?莫要目光短淺,這些錢,跟澤兒將來獲得的相比,根本不值得一提。”說完大步走出家門,向離得最近的鄰居走去。

    木遠山只得帶著妻子下去著手準備了。

    木澤也回房間收拾自己的東西,準備明日一早就去修煉堂報到。

    屋子里便只剩下木蕭一人,此時他才感覺到莫名的失落涌了上來。心想,木澤大哥比自己大幾個月,兩人從小一起長大,在外人眼中,就如孿生雙胞胎兄弟一般,平日關系也極好,木澤大哥常常照顧和愛護自己。多少次兩人都躺在一起想,期待著一同通過賦能檢測,以后修煉靈氣,并肩闖天下。年少的激情萬千,現在自己卻似乎被隔絕在了另一個層次,一個永遠無法與哥哥相比的層次。想到這些,木蕭眼淚突然不爭氣地滾落下來。想到祖父正去請鄰里的人來為哥哥慶賀,到時候自己定會成為大家的笑柄,木蕭第一次有了想要逃離這個家的念頭。于是木蕭一個人向屋外走著,先是慢慢向前走,然后就跑起來,背對著家門,一直向前跑著……

    木蕭一路跑著,不知過了多久,來到村東口一條小河邊上。這正是平日里和族里的伙伴們一起玩耍的小河邊,此時正值黃昏,夕陽從遠處灑到大地上,小河的流水在陽光里泛著閃閃的金光,遠處的山坡上,各種野花,藥草隨風搖蕩。這就是他一直愛這森林的原因,也曾幻想以后修煉有成,像族里的導師們那樣,駕馭靈鳥,一覽這無邊的木旦叢林。而如今,這一切都已成為泡影,日后,只能做一名普通的煉丹師,過完短短的幾十年。而修煉靈氣的人,到了一定境界,壽命都會遠遠超出常人,雖不能算是長生,但與普通人相比,卻已是天上地下之別了。

    木蕭漫無目的地向前走著,心想:“這幾日來,自己內心經歷了這諸多變化,當真是造化弄人。年少的心里,似涌上一陣莫名的不甘與憤恨。”走著走著,不知怎地,腳下似絆倒一塊石頭,只聽撲通一聲,木蕭竟一頭栽進了河里,木蕭只覺河水冰涼,一陣陣冷意鉆入心底。河水不深,對于這條從小玩到大的小河,木蕭再也熟悉不過,此刻雖然跌入水中,他卻沒有想過掙扎,干脆仰面浮在水上,隨著河水緩緩向下游飄去。也不知過了多久,突聽砰地一聲,木蕭在水中的身子一滯,一股劇痛傳來,想是撞到了一塊河中的石頭,心里猛地清醒,苦笑道:“自己這是在想些什么?當真是愚蠢至極。”于是在水中撲騰了一陣,拖著又濕又重的衣服爬上岸來......

  http://www.chtvh.com.cn/tianhengzhifunengji/1064554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chtvh.com.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海南七星彩计划软件 彩票转让合同 3d组六投注技巧 重庆时时彩官方网站 麻将手机版 极速时时定胆公式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图表 澳门投注网 重庆时时彩开奖APP 广东时时快乐十分 时时彩后二和尾稳赚 合乐时时彩计划软件 西班牙vs澳大利亚 即时比分 双色球开奖结果今天的 49个数选6个数有多少组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