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唐三中文網 > 天衡之賦能記 > 第六章 異路(一)

第六章 異路(一)

    “木蕭哥!原來你也在這兒!”一個清甜的聲音傳來,木蕭臉上一喜,回過頭來。只見一位粉衣女孩,約莫十三四歲,笑臉盈盈地向他走來,美麗精致的小臉上,嵌著一個尖尖的翹鼻,烏黑的長頭發用一支漂亮的木簪挽住,彎彎的眉毛下閃著一對大眼睛,十分俏麗可愛。

    “聆溪!你也來了。”見到這叫木聆溪的女孩,木蕭顯然也十分高興,方才心中的諸多不快,自見到面前這張美麗可人的臉時,便已消散了許多。但隨即看了看自己,外衣攤在身邊的草叢里,身上衣衫未干,有些濕漉漉地貼在身上,狼狽不已,一時間有些尷尬。

    木聆溪背著小手,湊到木蕭面前,漂亮的眸子靈動地眨著,顯然心情極好,見到木蕭此刻模樣,倒不十分驚奇,想來平日里時常見到木蕭與木澤等男孩下河洗澡嬉戲。只見木聆溪捂口輕笑,倒也沒有半分嘲笑之意,只是故做幾分認真地問道:“木蕭哥,你這樣子,是到河里抓魚了么?感情你是看到大魚游過,衣服都來不及脫便跳了下去?”

    木蕭臉上一陣尷尬,只結結巴巴地將方才如何被石頭絆倒跌入河中,以及被河中石頭撞到頭部才爬到岸上來的經過大致說了。

    木聆溪笑容一僵,上前便要看看木蕭被河中石頭撞擊的后腦勺,轉而關切地問道:“木蕭哥你沒事吧?”

    木蕭呵呵一笑,撓了撓頭說道:“我沒事,就當是下河洗澡了,平日里我與木澤大哥他們不就是經常如此么?只是平日里都赤條條的,今日突發奇想,穿了衣服而已,卻沒曾想衣服打濕后,瞬間如負重石下河,險些沒能爬上來。”

    木聆溪知木蕭故意說笑,當下白了他一眼,說道:“你這家伙,淹死你算了!上次聽一位常釣魚的老爺爺說,這河中的魚,與他年輕時相比,變得又大又兇了,想來是長期被靈氣孕養所致。以后你若是還要赤裸下河洗澡,小心水中大魚把你吃了!”但看木蕭除了濕了衣服之外,并無受傷,當下臉上也舒展開來,繼續說道,“家里來了不少客人,說是要為我慶祝,我感覺很是無聊,也不喜歡,就跑出來了,沒想到在這里遇到你!”木聆溪坐到木蕭的邊上,開心地笑著說。

    “哦,原來是這樣!”木蕭正想問她賦能檢測結果如何,聽到木聆溪說到家里來客人,便已然知曉結果,心中為她高興,但隨即心中又泛起一陣失落感來,撿起一塊小石頭,用力扔向前方的小河里。

    “你怎么了?平常你不是都一直和你那木澤哥哥一起來玩的嗎,今天怎么就你一個人?對了,使者應該也去過你家了,你和你那木澤大哥的結果怎樣?”看到木蕭剛才的樣神情,木聆溪有些關心地問到。

    “去了。”木蕭點了點頭,有些漫不經心地答道。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那過幾日我們便可以一同去修煉堂了。我剛才還有點擔心,但想想你一直都很是聰明,賦能潛力值也定很高的。”木聆溪一時口快,自顧自高興地說道,但剛一說完,便察覺到木蕭臉色有些異樣,心中咯噔一下,只得試探性地追問道,“你和你那木澤大哥都通過賦能檢測了嗎?”

    “只有……一人。”木蕭聲音低了下去。

    “是嗎?”看到木蕭似乎強忍著什么,木聆溪心中涌起一絲擔憂,但她只道是那木澤未被修煉堂選中,木蕭為他哥哥難過。于是木聆溪拉了拉他的臂膀,試探性地輕輕問道,“你是不是擔心你哥哥?”

    一時間,木蕭張了張嘴,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只呆呆地看著潺潺流動的河水。

    只聽木聆溪安慰道:“如果是你木澤哥哥沒有達到修煉標準,那的確有些遺憾,不過話說回來,賦能潛力值達到修煉標準的人本來就很少的,我們家族里十幾個孩子,也只三四人達到修煉靈氣的標準。其實,如果你木澤大哥不能修煉靈氣,去鑄煉堂學習煉制丹藥也是不錯的。”

    “是我沒有通過!”木蕭聲音低得似乎只有他自己能夠聽見,卻是終于忍不住,抽泣起來,斷斷續續地道,“聆溪,對不起,以后不能同你一道修煉了。”

    “什么?木蕭哥,是不是弄錯了,你比你那木澤哥哥聰明多了,如果只有一個人通過檢測,也應該是你才對。”木聆心中也是萬分不信,站起來,說道。

    “事實便是如此。”木蕭抬頭看天,只見幽幽蒼穹,空洞無比。此時他再也說不出話來,只是眼中淚水,確是再也不受控制,不停地向外涌出。

    木聆溪起身,呆呆地站了一陣,然后又坐回木蕭身邊,雙眼已然濕潤,片刻之后,輕輕說道:“木蕭哥,如果是真的,你也不要難過,學習煉制丹藥也是很有趣的,你不是一直喜歡我們木旦族的森林嗎,就一直留在這里好了。我還是會常常找你玩的,等我學習了靈氣修煉,我也會保護你的,從小到大,都是你護我顧我,日后也換作我來保護你了。”說罷起身,拍了拍胸脯,如大姐姐安慰小弟一般。

    聽到木聆溪的話語,木蕭心中一熱,雖然臉上依舊苦笑,但表情已漸漸釋然,這些他自己說來安慰母親的話語,從眼前的女孩口里說出,竟也讓他感覺一陣溫暖,剛才的悲傷似乎減輕了許多,把心中的不甘和悲痛,慢慢壓了下去。心想只要還能和木澤大哥和木聆溪以及父親母親在一起,便也是挺好的了。許久之后,木蕭臉上恢復了笑容,河風緩緩,打濕的衣服被吹干的差不多了,穿在身上,舒服了許多,木蕭走到河邊,忽然轉身笑著對木聆溪說道:“聆溪你說得對,我要好好學習煉丹技能,聽說在鑄煉堂學到高級階段,還可以鑄煉法寶武器,我若是鑄煉出一件舉世無雙的法寶武器,那也是很有成就感的。”年少的木蕭,不知是為了安慰別人,還是安慰自己,竟是強行讓自己忘卻了之前的失落。

    看著木蕭不再難過,木聆溪也是很開心,說道:“木蕭大哥你放心吧,以后不管我學到什么修煉口訣,我都教給你,以后我馴服靈鳥,也載著你,帶你在萬里木旦森林中四處翱翔。”

    “好啊,謝謝你,聆溪!”

    突然之間,木蕭感覺與木聆溪之間的距離從未像此刻一樣如此近過,這個從小到大的玩伴,一直以來,就像自己的妹妹一般,總能給自己帶來開心和安慰。木聆溪美麗的小臉泛起紅暈,在絢爛的夕陽下,顯得格外可愛。木蕭看得有些呆了,心里想著:“聽老一輩的人說,以前這塊大陸上生活的都是普通的人類,并沒有修煉靈氣的說法,一直過著純樸幸福的伐木耕織的生活。修煉靈氣,讓人強大,但有了修煉者和平凡人的差別,還帶來了各大種族勢力間的爭斗甚至殺戮。”

    有那么一刻,年少的木蕭想弄明白,為何突然這塊平靜的大陸上會有靈氣修煉,靈氣修煉的最終意義是為了什么?如果沒有修煉,能夠和眼前的女孩,木澤大哥,父親母親一起過著平凡的生活,在這美麗的森林里伐木,狩獵,將是多么美好的事啊!

    不知過了多久,夕陽照在小河上的金光漸漸暗淡了下來,隨著黑暗降臨,剛才黃昏的美麗和寧靜很快就消失了,森林里的各種夜晚活動生靈開始蠢蠢欲動。雖然這里屬于木旦族人類控制的范圍,強大的修煉靈氣者對邊緣進行的封鎖,一般的兇獸不容易沖破封鎖闖到人類聚居地來,但對于普通的人來說,每到夜晚,還是不敢隨意呆在野外的。

    兩人都站起身,一同向回走去。兩人從河邊回到大路上,遠遠看見一個人正向他們跑來。

    “蕭弟!總算找到你了,天就快黑了,沒有見到你,我和母親都很擔心呢。”木澤看到木蕭,焦急地說道。隨即看了看木蕭旁邊的木聆溪,向她點頭笑了笑,想來平日里三人也是極為熟悉的。最后對木蕭說道,“見你沒事我就放心了,快跟我回去吧!”

    “對不起,木澤大哥,讓你和母親擔心了。”木蕭說道。

    木聆溪斜眼看了看木澤,沒好氣地說道:“算你還有些良心,知道出來找木蕭哥,還以為你高興得六親不認了呢?”

    木澤一仰頭,急忙說道:“我,我怎會如此?我只是聽爺爺的吩咐,收拾一些東西。家里周圍到處找不到蕭弟,便跑到我們常玩的這里來了。”然后看了看兩人,嘴角露出一絲奇怪的笑意,又說道,“早知道我蕭弟是來找你,我就不用焦急來找了。”

    “死木澤,你再胡說!”看著木澤不懷好意的笑容,木聆溪臉上一紅,抬腳便向木澤踢去。

    木蕭也忙解釋道:“我一個人出來的,也是在這里偶然遇到了聆溪。”頓了頓,又對著木聆溪說道,“好了,你也快些回去吧,不然你家里人也該擔心你了。”

    木聆溪輕輕點了點頭,又看了木蕭一眼,似想說什么,但終究是什么也沒有說,轉身向另一個方向走了。木蕭看著木聆溪的背影,雖然去得遠了,但依舊像是黑暗中閃爍的星光一般,落到了木蕭有些濕潤的眼中。

    與木聆溪分別后,木澤木蕭兩人又如往常一樣打鬧著向家里走去。木澤看著木蕭,雖然自己只比眼前的弟弟大幾個月,但平常母親也叮囑自己,要照顧好蕭弟,自己不知不覺也就當起了大哥哥的角色。木澤知道,這次賦能檢測,對蕭弟打擊很大,他很清楚這個弟弟,外表文弱,內心確是極為堅毅。或許是為了不讓母親父親難過,他強忍著內心的悲痛,反倒處處出言安慰身邊的人。此刻蕭弟表面上表現得很釋然,但越是如此,木澤對他的擔心越是多了幾分,心中充滿難過與不忍,不自覺地走上前去,與他搭肩而行。他心中想著,若是可以,自己寧愿與蕭弟交換。

  http://www.chtvh.com.cn/tianhengzhifunengji/1064554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chtvh.com.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黑彩赚钱 重庆时时彩官方开奖 双色拖胆计算器 火龙果分分彩计划软件 二人斗地主和好友玩 二十一点分牌补牌技巧 pt电子游戏平台排行 福彩3D六码绝杀 360江西时时走势图 重庆时时个位单双 二八杠技巧口诀纸牌 pt游戏平台 北赛车pk10直播手机版 北京pk10靠谱刷水方案 中国男篮视频直播 好运来江苏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