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唐三中文網 > 天衡之賦能記 > 第十二章 夜漸冷

第十二章 夜漸冷

    木旦城中央的廣場上,木蕭站在那里,抬眼望著不遠處修煉堂,修煉堂依舊高聳威武,靈氣四溢,藍天白云之下,竟也看似云霧繚繞,如仙境一般。在鑄煉堂修習了兩個月的煉丹之法,對木屬性靈氣有了一定了解,此刻心想:“木旦城并非處于木旦叢林深處,但修煉堂內,靈氣竟也如此充沛,想來定有如玄檀晶元那般的靈氣至寶加持。這偌大的修煉堂,得要多少玄檀晶元才能提供如此多的靈氣?想到這里,木蕭深感震撼,木旦族修煉堂,自那位木歸凡祖師創立以來,已有三百多年歷史,當真是根基深厚,神秘無比......”就在此時,一個少年從修煉堂內走了出來,看到木蕭,頓時腳下的步伐又加快了許多。

    “木澤大哥!”木蕭大聲喊道,也快步迎了上去。。

    見到木蕭,木澤也是十分高興,拍著他的肩膀,問道:“兩月不見,你在鑄煉堂過得可還好?”

    木蕭臉上閃過一絲暗淡,但還是朗聲說道:“我很好,木澤大哥,你呢?”

    木澤苦笑了一下,搖了搖頭道:“其實我也說不清好與不好。”

    木蕭一怔,忙問道:“木澤大哥為何這般說?”

    木澤臉上又是閃過一絲尷尬,說道:“能夠進入修煉堂,本來是件極好的事,但我服下啟靈丹已經兩個月了,眼看體內啟靈丹留下的靈氣越來越弱,但我仍舊沒有突破到木系玄氣訣第一層,若是再過一月,還未突破,恐怕就......”木澤臉上浮現擔憂之色。

    木蕭立刻明白過來,木元旭導師介紹啟靈丹之時,便說了三月期限之事。這兩月以來,通過學習煉丹,對靈氣修煉的道理倒是有一定的了解,心中也是有一絲擔心,但還是拍著木澤的肩膀說道:“木澤大哥,你不用著急,時間還有的是,說不定是你這些日子以來過于緊張,未能完全入定修煉,我們這次回家,換個環境,興許一下子就突破了。”

    木澤依舊嘆道:“早知如此,我便將那啟靈丹偷偷帶出給你服下,說不定......”

    聽到木澤大哥竟如此說,木蕭眼中突然一熱,心中震驚,心想木澤大哥,從小到大,便想著保護照顧于我,連自己未能進入修煉堂之事,他心中竟是如此記掛......沉默片刻,他用力拍了拍木澤肩膀,鄭重地說道:“木澤大哥,我的事,可能是冥冥中早已注定,你不要再為我擔心了。你也千萬不要妄自菲薄,你能通過賦能檢測,說明你天資遠高于我,你只需靜心修煉,突破那是必然之事。”

    木澤心下稍安,見到木蕭,著實讓他很是高興,當下便未再想修煉之事,兩人便又像往常一般一邊小跑,一邊打鬧著向長祁郡家里的方向去了。

    兩人回家,見過父母,祖父。他們都關切地問著兩人這些日子以來的狀況,木蕭有木澤均把自己的情況大致說了一番,父母都是十分欣慰,只是祖父看兩人的目光,竟是有些異樣。家中溫暖頓時驅散了這兩人這些日子以來各自心中的不快。父親母親都忙著去準備飯菜,祖父背著手踱開了。木澤也回到自己房間里,準備修煉去了,木蕭心知木澤大哥心中焦急,也不好打擾,片刻之后,院子里,便只剩下木蕭一個人,若是往常,木澤大哥定是拉著自己跑到外面玩耍去了。木蕭用腳踢了踢屋檐下石縫里長出來的小草,兩月未回家,似乎也感覺到了祖父眼中的神情,忽然有些說不出的異樣。

    忽然木蕭像是想起了什么,離開家門,快步向常去的河邊小跑而去。

    木蕭在河邊閑逛了很久,此時天色已黃昏,天邊晚霞炫麗,河中水波波光粼粼,想起兩個月前的這個時候,他在這里和聆溪并坐了許久,聆溪在他最失落的時候給他的鼓勵和安慰,心里突然十分想見到聆溪。今日也是修煉堂弟子可以告假探親之日,之前也聽木澤大哥說聆溪先于他回家了,若是如此,她定會來此找自己的。

    木蕭在河邊走了許久,卻沒有等到木聆溪,心中涌上一絲失落。他撿起河邊的一顆小石頭,弓下身,奮力向河中擲去,石頭在水中激起一個個小水圈,然后連向遠處。突然,一條潔白的水浪從他身邊掠過,直達河對岸,木蕭一驚,轉過身去,一個身穿粉色連衣裙的個美麗少女正走上前來,臉上盈盈一笑,不是木聆溪又是誰。剛才的水浪花正是她運用靈氣擲出的一塊碗大的石頭在河中形成,雖然力道不大,但甚是巧妙。

    “聆溪!”木蕭有些激動,掩飾不住臉上的興奮,迎上前去。

    “木蕭哥!”木聆溪也很是高興,走到木蕭身旁。

    “看你剛才像是在運用靈氣?你已經順利進入靈氣訣第一層了吧?”木蕭一邊與木聆溪并肩走著,一邊問道。

    木聆溪用力地點了點頭,面露得意之色。

    “恭喜你,聆溪!木澤大哥都還在為這事煩惱,現在正在家里苦修呢?”木蕭像是比自己修煉還要興奮一般。

    “你那笨頭笨腦的木澤大哥能和我比嗎?”木聆溪得意之色更盛,咯咯地笑著說道,“我在一個月之前就進入第一層了。”

    木蕭似又回想起一個月之前木旦叢林里之事,說道:“也對,我那時便想問你修煉得怎樣,只是一直沒機會。”說完,木蕭心中似乎一陣郁悶,但此時見到木聆溪,不愿破壞了這高興的氣氛,于是轉開話題,說道,“對了,今天你怎么現在才過來,我都快以為你不會來了呢?”

    “對不起,木蕭哥,我在來的路上遇到一位一同修煉的同伴,和他聊了一些修煉的事情。”說道這里,木聆溪顯得有些興奮,繼續說道,“木蕭哥,你不知道,他叫木子毅,就是上次救你的那個人,可是一個相當了得的人物呢,他在服下啟靈丹的第一天,準確地說是不到一個時辰的時間里,就進入了木系玄氣訣第一層,木長燁導師也說他是木旦族幾十年來未有過的奇才,將來有望成為老族長木玄道那樣的人物!”

    “是嗎?能讓聆溪你夸贊的人,應該的確是很厲害的人物吧。”看到木聆溪說起那位木子毅來一臉興奮和激動,木蕭心里一陣沒來由的不快,故意用奇怪的語氣說道。

    “他真的很厲害了,這是事實,而且人還很好,也教給了我不少修煉的心得。我能這么早修煉到木系玄氣訣第一層,也有他的功勞呢?”木聆溪繼續說道,全然沒有看到木蕭臉上的表情變化。

    “哼!”木蕭輕哼了一聲,故意抬高聲音說道,“那他可是你們修煉堂最受女孩子歡迎的人了吧?”

    “木蕭哥!你想什么呢?”木聆溪這才注意到自己一直在說木子毅,頓時感覺有些歉意。繼續說道,“不過還有一個女孩,叫木子穎,也是在當天就進入木系玄氣訣第一層,也被木元旭導師說是與木子毅一樣未來成就不可限量的人物。只是......”

    “只是什么?”木蕭故意表現得很好奇。

    “只是那個木子穎人雖然長得很漂亮,但似乎不削與大家為伍,平時總是獨來獨往,很是高冷。”

    “是嗎?有多漂亮,有機會我好好去看看。”

    木聆溪掐了一下木蕭的臂膀,嗔道:“你想得美,別人是修煉靈氣者,并且賦能潛力比一般人高得多,才不會看上你這個煉丹小子呢?”

    木聆溪脫口而出的話似乎刺痛了木蕭內心深處某個地方,木蕭也頓時一怔,說不出話來。

    “對不起,木蕭哥,我不是那個意思!”木聆溪也知道自已的話有些傷了木蕭,拉了拉木蕭的手臂,焦急地說道。但隨即又說,“誰讓你說要去看她來著。”

    木蕭嘆了口氣,搖了搖頭,笑著說道:“沒關系,不能修煉靈氣,這已是不能改變的事實。”

    兩人一時之間,竟也找不到話語互慰,默默是向前走著,雖然木蕭一直自我安慰甚至自我麻木地不去想不能修煉靈氣之事,但似乎天意弄人,一次次地提醒著他。就算在此刻,自己與木聆溪并肩走著,但他心里似乎有某種感覺,自己和聆溪,或許,也注定是不同世界的人呢。看著眼前這個美麗的女孩,從小到大,和自己算是最親近的女孩。心里又是幸福,又是有些許傷感,總有一天,她會離我而去吧?他不會去問她,也許她心里也明白與自己終究是不能同路的,但他怎么也不愿意從她口聽到那樣的話。

    慢慢地,四周暗了下來,晚風清涼,暮色漸深,不遠處林中各類異獸似乎蠢蠢欲動,讓人有些毛骨悚然。

    “我們回去罷!”木蕭轉身看著木聆溪,似乎要趁這黃昏未盡時,借著這晚霞未盡的余暉。好好的看一看眼前這從小到大都如此親近的女孩。

    “好!”木聆溪也用低低的聲音回答道。

    兩個一同向回走去,一路上,雖然兩人依舊像從前那樣走得很近,但似乎突然話少了。快分別的時候,木聆溪突然上前來,輕輕地靠在木蕭肩膀:“木蕭哥,你一定要照顧好自己,好好學習修煉技能,將來一定會成為很厲害的煉丹師的。”

    “我會的!”木蕭用手環住木聆溪,這是他第一次與女孩相擁,一股淚水突然從他眼中滾落,他望了望天,暗罵著上天的不公,有那么一刻,他覺得自己似乎感受到空氣中隱隱流動著木屬性靈氣。但他隨即又自嘲地苦笑了一下,心中暗想,“自己并不是靈氣修煉者,又沒有服下啟靈丹,怎么會感受到靈氣呢?他輕輕甩了甩頭,清醒過來,松開木聆溪。”

    “再見,木蕭哥。”木聆溪眼睛里也似乎含著淚光,轉身而去,在這深沉的暮色之下,她的身影像一團搖曳的燭光,從木蕭眼前,輕輕地飄向了遠方。

  http://www.chtvh.com.cn/tianhengzhifunengji/1064555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chtvh.com.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如何判断快三会开长龙 6码复式三中二多少组 炸金花辅助软件免费 网上重庆时时彩怎么样? 北京pk10网赌投注平台 最稳平特1肖 百赢棋牌真人赌博下载 北京pk10软件 双色球有什么规律和技巧 黑彩挣钱的三种方法 欢乐麻将二人雀神怎么玩 时时彩改欢乐生肖 11选5计划软件 十一 千山pk10在线计划 重庆快乐十分爱彩乐 北京pk10四码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