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唐三中文網 > 天衡之賦能記 > 第十三章 身世迷霧

第十三章 身世迷霧

    與木聆溪分別之后,木蕭神情有些恍惚地向家里走去,剛到家門口就聞到了一陣濃濃的飯香,心中一喜,輕輕推開院門,見一桌菜肴已經擺放在院中那棵大樹下的石桌上,廚房住隱隱有白煙騰起,想來定是母親還在做著什么美味的菜肴。

    木蕭正欲開口喊母親,突然聽到廳堂內傳來父親和祖父斷斷續續的爭吵之聲,好似聽到父親不斷說著自己的名字,心中好奇,便不由自主的慢慢走上前去。

    “父親大人,我想為蕭兒想些法子,看能不能讓他有修煉靈氣的機會,見他們兩人高興回來的樣子,我心中頓時便中萬千蟻咬一般,好生不忍。”父親木遠山有些激動地說著。

    木蕭的身子猛然一滯,雖未聽全父親所說,但隱約間與自己的修煉有關,只聽得父親繼續說道:“蕭兒本就身世不明,十分可憐,若是他本身也有一些天賦,卻落得一輩子做一名煉丹師,實在太過委屈了他。等他日他明白事情緣由之時,以他的善良懂事的心性,即使心中不會怨我們,但我心中,又怎能安?”

    木蕭越聽越驚,胸口不斷起伏,腦中已然開始混亂,似乎已經感覺到自己身上發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只聽的祖父也是一時沉默,片刻之后似乎也輕嘆了一聲,緩緩說道:“其實我也非是鐵石心腸,但一來現今即便是傾盡我們家產,也無法換得那一顆啟靈丹。”說罷,只見老人頓了頓,又嘆了口氣,眼中似也有一絲難過,說道,“即便是有了啟靈丹,木蕭喝下的那散靈湯,殘藥會停留在體內,數年之內無法聚起靈氣的,不過是浪費一顆絕世靈丹而已。”

    父親在桌子上重重的捶了一拳,幾乎失聲痛哭著道:“這便當真是再無什么辦法了嗎?”

    只聽老者道:“眼下之際,還是讓他安心在修煉技能院學習煉丹吧,他還不知道非你親生,但等他長大,憑借與澤兒年齡只差月份之事,也是很容易想到的。只是喝下散靈湯的事,還是莫要告訴他罷,也許日后在煉丹一途上有所成就,再知此事,也放就不會看得多重了。”

    “非你親生,非你親生,非你親生......”木蕭腦中突然嗡的一聲炸響,其他話語全然沒有聽進去,只這四個字,直如驚雷一般,擊得他兩眼昏花。

    木蕭一直攥緊拳頭,指甲似要陷進肉里,心中萬般悲痛,無處可發,兩眼之中一片血紅,看著竟有些可怖。正當此時,母親芙端者最后的一道菜從廚房處走了出來。

    “當”的一聲,手中的菜盤掉落在地,只見瓷盤碎裂,散落一地的菜肴,母親看到木蕭的模樣,頓時被嚇住了,又是焦急,又是擔心:“蕭兒,你這是怎么了?!”

    這是廳堂中的父親和祖父聞聲走了出來,看到木蕭,已然明白方才所說之事,只怕他恰好聽到了,父親木遠山當下跺了跺腳,“哎呀”一聲,悔恨不已。此時沐澤也從房中走了出來看到木蕭的樣子,也是嚇了一跳,忙上前問道:“蕭弟,你這是怎么了?”

    木蕭對他們的喊聲恍若未聞,依舊僵立原地,此時母親似乎才明白過來,走上前去,摟住木蕭的脖子,放到自己的肩膀。快十四歲的木蕭,個子已經和自己的母親相差無幾,只是這個時候,也如一個二三歲的小孩子一般,伏在母親的肩頭嚎嚎大哭起來,口中不停的說道:“母親,快告訴我,祖父說的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蕭兒!”母親摟著木蕭的手更緊了,只是不停的叫著木蕭的小名,已是泣不成聲。

    良久之后,父親知道,木蕭之事,已經不能再瞞著孩子了,當下深深的嘆了口氣道:“蕭兒,其實你遲早也都會知道的,不如現在便將一切相告訴你吧,說著便摟著木蕭向房中走去。”

    沐澤自從知道弟弟比自己只小幾個月,漸漸地,似乎就明白其中的一些緣由。只是父親和母親從未提起,自己也不愿相信罷了。此時想來頓時覺得木蕭兄弟十分可憐,眼中也不自覺地流下淚來。心中暗下決心,無論如何,自己這個當哥哥的一定要照顧和保護好他。當下咬了咬牙,心想自己只有修煉有成,才能照顧和保護好弟弟和家人。

    木蕭隨著父親母親來到房中,又過了好一陣子,情緒才稍有平復。其實和沐澤大哥一樣,木蕭心知自己也是快十四歲的人,平日里也是知道自己與木澤大哥年齡相差甚小,只是心里怎么也不愿意相信自己與這個從小到大都十分愛護自己的哥哥不是胞生。

    父親木遠山,坐在椅子上沉默了好一陣子,最后還是用近乎沙啞的聲音緩緩說道:“孩子,事到如今,我便將你的身世一一對你說了吧。”

    木蕭半跪在地上,趴在母親的懷中,沒有說話,母親芙不停地用手撫著他的頭,眼中滿是憐愛,在母親心中,對木蕭一直都好過自己親生的孩子木澤,似乎只是從一個母親的角度,感覺到這個從小就失去自己親生父母的孩子太過可憐。

    只聽父親繼續說道:“一晃過了快十四年了,那日我與你母親從城中回來,抱著比你大半歲多的木澤,一路逗樂,我與你母親心中都是高興無比。經過村外河邊之時,忽然聽到似乎有女人的哭泣之聲,正欲上前,突然眼前一花,兩道身影劃過天際,消失不見。我與你母親均是平常之人,哪見過這樣的情景,我從你母親手中抱過你哥哥,護在懷中,拔腿便跑。但剛跑出幾步,便聽到草叢中傳來一陣嬰兒的啼哭,我們猶豫了一陣,看了看懷中的木澤,還是折返回去,果然在不遠處溪邊草叢中發現了你。那時的你,似乎剛出生一月左右,襁褓之中,甚是可愛,連我懷中的你木澤大哥,見到了你,也是十分歡喜。我與你母親心中不忍,又想到正好和你沐澤大哥有個伴,就把你帶了回來,取名蕭兒。”

    木遠山一邊說著,一邊嘆氣道:“現在看來,那日將你留下的那兩個人影,必然不是平凡之人。至于為何將你留下,定有不得已的苦衷。你來到我們這平常人家,我能為你做的十分有限,現在連讓你走上修煉之途,也是不能做到。孩子,你不要怪我們!”說到此處,父親聲音也有些哽咽。

    木蕭默默地聽著,雖然一時之間,還無法接受這一系列的信息,只是哭了這許多時候,眼中已經不再有淚水。對于眼前的兩位,他也漸漸明白過來,雖然不是自己的親生父母,但將自己撫養長大,這些年來,對待自己,更是疼愛有加,對自己的好,直比對待木澤大哥還勝過一些。此刻木蕭雖未表達,但心中確是萬分感激的,哪里又會有半點責怪之意。

    又過了片刻,母親從柜子里拿出一個小盒子,打開之后,取出一個菱形的吊墜,輕輕的掛在木蕭的頸項上,柔聲說道:“蕭兒,這是當年伴隨你襁褓之中的飾物,想來對你有重要的意義,也許有一天,你能憑著它找到你親生的父親母親,現在把它交給了你,以后的路,你自己一個人要好好的走下去。”

    說著說著,母親芙又忍不住流下淚來,繼續說道:“蕭兒,不論什么時候,你都是母親父親心中最疼愛的蕭兒,這里永遠都是你的家。你祖父瞞著你父親和我做了那樣的事情,母親不求你能夠原諒他,但他也只是想著為了你沐澤哥哥。如果以后有機會,我和你父親定會想盡一切辦法讓你能夠有機會修煉靈氣的。”

    木蕭緩緩抬起頭來,用衣袖擦了擦臉上,對著父親和母親說道:“母親,父親,在我心中,你們永遠是我最敬最愛的父母,這些年來,你們對我的好,我永遠都不會忘記。將來不論我走到哪里,我都會把這里當作我的家,把你們當做我最親的人。”木蕭又轉頭看了看父親,笑了笑,說道,“父親,我知道你心中最是疼愛我,不要再想著再為我弄那什么啟靈丹,我在鑄煉堂了解過,那啟靈丹代價很大不說,若是我自身本無修煉潛力,等于浪費了。我現在學習煉丹挺好的,你們不要為我擔心。”

    說完這些,木蕭慢慢站了起來,臉上露出坦然的一笑,他感覺這些日子以來,發生了這許多事,自己似乎一下子長大了,從前那個整天無憂無慮,嬉笑玩樂的自己再也不見。他又笑著安慰了母親和父親幾句,告別了他們,緩緩走出房門。來到院子,石桌上依舊擺放著滿滿的菜肴,只是經過這一事,大家仿佛再也沒了胃口。木蕭抬頭看著夜空,深邃而幽暗,點點星光忽隱忽現,再怎么極目望去,也找不到光亮一般。

    此時母親也走了出來,對幾人喊道:“我將飯菜熱一熱,你們再出來吃罷!”

    房中傳出祖父嗯的一聲,木澤依舊在房中修煉,沒有回應。木蕭靜靜地回到自己的房中,躺在床上,心中充滿無比的悲愴,感覺身邊重要的人,都比昨日距離拉遠了許多,而屬于自己的那條路,卻始終是那么的暗淡,想著想著,眼淚又不自覺的流了出來。

    木蕭下意識地伸手摸著胸前的那個棱形寶石,入手冰涼,甚是舒服。又不知過了多少時候,木蕭一個人靜靜的睡了過去,胸前的菱形吊墜隱隱散發著微光,似乎是在安撫著他的心神。睡夢之中,木蕭似乎感到自己正在修煉靈氣,與聆溪和沐澤大哥他們一同,翱翔在萬里木旦叢林中,身旁各種奇異飛鳥掠過,甚是壯觀......

  http://www.chtvh.com.cn/tianhengzhifunengji/1064555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chtvh.com.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五星定位胆稳赚公式 易网重庆老时时开奖 手机体彩app 北京pk10官方投注平台 免费计划软件安卓版 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 万能后二大底 广东时时11玩法介绍 牛牛游戏哪个好玩 七乐彩开奖结果彩票 ag下大注改牌路结果一样吗 极速赛车六码技巧六码位置 重庆时时有什么规律 快三大小单双微信群 pk10历史开奖记录查询 捕鱼达人千炮版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