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唐三中文網 > 天衡之賦能記 > 第十八章 魔龍刀

第十八章 魔龍刀

    “昌正長老!”旁邊的龍云浦突然大聲叫道,“您這是?”

    炎昌正長老轉眼望了望龍云浦,正色道:“我便是要將刀取來好好看看,你又準備怎樣?”龍云浦被炎昌正長老一句話,便又懟了回去。

    只見炎昌正長老一邊端詳著龍武的隱龍刀,一邊緩緩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下,其余幾位長老也將目光投向那把外表烏黑的長刀。炎昌正看著龍武,嘆了口氣,緩緩說道:“龍武,雖然你的確在幻龍洞府破壞了一具先輩的石棺,但我們此番叫你來,卻并非要因此責罰于你。”

    炎昌正長老此話一出,龍武心中的不安終于消散了許多,連身邊的龍云浦也張大了嘴,一時說不出話來。但炎無畏與炎石雄兩位長老立時說道:“昌正師兄,你是說這小子所做之事就這么算了?毀壞幻龍洞府,破壞幻宗......”

    “夠了!”炎昌正長老立時打斷了他們的話,深深向兩人望了一眼,說道,“兩位師弟,你們可知自己在說些什么……?”

    炎無畏與炎石雄兩人被這一喝,自知口中失言,萬不該在晚輩弟子面前隨意提及族中密辛,立時住了口。

    炎昌正長老繼續說道:“我們此番叫你前來,其實主要是為了你這把寶刀。”一邊說著,一邊又緩緩拿起長刀,似乎陷入短暫的沉思。

    “昌正長老?”龍武心中一陣疑惑,望向堂上的幾位長老,不知自己這刀有什么不妥。

    末了,又聽昌正長老緩緩說道:“龍武,你且先回去吧,這刀雖然是你從幻龍洞府獲得,但其中事關我炎龍族的一些重大秘密,暫且留下,待我等幾位長老商議之后,才能決定是否授還于你。”

    “什么?”龍云浦上前行了一禮,大聲說道,“昌正長老,龍武這法寶武器,就這么不明不白地被沒收了?”語氣之中,隱有質問之意。

    “云浦導師!”龍武見導師為了自己,先是闖入這長老殿,現在又這般質問幾位長老,要是放在平常,任他在眾導師中再有名望,也難逃責罰,自己萬萬不能讓導師為了自己受到牽累,當下心中大急,忙叫道。

    好在炎昌正長老并未動怒,其他幾位長老雖然臉上早有怒氣,但方才炎昌正長老那一聲喝止之后,便也再無人多說什么。只聽炎昌正長老淡淡地說道,“云浦,你也留下吧。”

    龍武從長老殿默默退了出去。

    炎昌正緩緩看向龍云浦導師,說道:“我讓你留下,是因為龍武那少年畢竟是你一手帶出,此事又干系重大,也理應讓你知曉。”

    龍云浦此時心中已平靜了許多,也自知自己之前著實莽撞無禮,當下向炎昌正和另幾位長老行了一禮,恭敬地說道:“是!弟子方才魯莽無禮,請眾位長老責罰。”

    炎昌正擺了擺手,說道:“罷了……你可知這刀的來歷?”

    龍云浦道:“弟子不知。”

    炎昌正又看了看眾人,緩緩說道:“這刀名為‘魔龍刀’,是百余年前,我炎龍族組長幻宗前輩年輕之時,在距離我炎龍族西南數千里外的大裂谷附近一處火山熔巖內獲得。當時幻宗族長,所持法寶武器為威力無比的隕星錘,又見這刀透著一股濃烈的魔氣,故將之命名為魔龍刀。那時除了族長憑借他的無上修為可以發揮這刀的威力之外,族中再無人能使用此刀。遂用靈氣將之封印,存于幻龍洞府之中。后來族長與木旦、冰族兩族之長大戰于琉焰海,之后便下落不明,我等苦尋多年,依舊無果。為追念老族長,便將此寶刀與石棺存放于幻龍洞府深處的一間石室之中,并用靈氣封鎖入口。按常理,以此次進入洞府的年輕弟子們的修為,絕無可能發現,沒想到,被這少年所得,說起來,也許這也是天意。”

    龍云浦聽了炎昌正長老的話,才知這刀著實事關重大,若是當真是一把魔刀,就算昌正長老將它從龍武處沒收,自己也是無話可說的,畢竟若是將來龍武被這刀的魔力所噬,自己此時為他爭取,反倒是害了他,于是只得恭敬站立,不再言語。

    炎無畏依然十分正色道:“昌正師兄,以我之見,這把刀無論如何也不能交給那少年,若是將來他墮入魔道,反而成我炎龍一族之害。”

    炎常書道:“無畏師兄言重了,我看你是因得到此刀的并非你心中期待的弟子,而心有不平吧?”話中帶刺,語氣之中絲毫沒有留情面。

    炎無畏臉色變了又變,心想自己若是沒有半點私心,那也是不可能的,此刻被炎常書當面說破,著實尷尬至極,一時間也口舌不靈,只是語氣依舊冷冷,說道:“常書師弟,我等只是就是論事,你休要胡言亂語。”

    此時一直未加入爭吵的一位老者靜靜說道:“諸位師兄師弟,且聽我說幾句怎樣?”

    幾位長老都轉頭看向這說話的人,顯然他平日里多半并未插手爭論,此刻說話,眾人倒皆沒什么意見。

    炎昌正微笑著點了點頭,對這位老者說道:“常樂師弟,你請說吧。”

    那位叫炎常海的老者向眾人點了點頭,緩緩說道:“這刀雖然名為魔龍刀,其具體來歷眾位師兄弟也很是清楚,我便不再多說。只是如今這刀,一來魔氣早已被前族長封印,二來這刀在幻龍洞府深處火屬性靈氣孕養多年,現在看來這刀并未有半點異樣,說不定其中魔氣已然消散,那叫龍武的少年獲得,也算是他的機緣,若是將來他能夠正確運用,定能成為我炎龍族的一顆璀璨之星,反而是難得之極的福緣。”

    炎昌正長老難得得點頭稱贊著,“嗯,我看師弟說得甚有道理。”轉而又看了看坐在身旁的那位看守幻龍洞府的老者,緩緩說道:“常劍師弟,你看守幻龍洞府多年,以你之見怎樣?”

    炎常劍沉吟片刻,淡淡道:“我深知今日諸位師兄對那叫龍武的年輕弟子意見不一,我沒有資格發表意見。”頓了頓,又緩緩說道,“我在幻龍洞府三十余年,前些年,也還隱約感到此刀發出的魔戾之氣,近十余年來,便再也感覺不到了,久而久之,倒也沒怎么關注了。不過……那叫龍武的弟子竟然能夠透過靈氣禁制感知到它,冥冥之中,似乎此刀也在做出選擇一般,我也難以說清了……”

    炎昌正也微微點了點頭。眼看炎昌正等幾位長老都表露出對龍武的寬待之意,炎無畏和炎石雄頓時臉色十分難看,只聽炎無畏道:“昌正師兄,他日若龍武果真被魔氣所噬,手中又有這威力無匹的寶刀,屠戮同門,做出有辱我炎龍族之事,又當如果是好?寧愿將這刀永久封存,也比他日禍害人間要好啊!”

    炎昌正略微皺眉,看著炎無畏,正色道:“無畏師弟,我且問你,這刀是否是那少年從幻龍洞府所得?”

    “確是如此。”炎無畏默默點了點頭說道。

    炎昌正又道:“無畏師弟,你執掌我炎龍族戒律,再是清楚不過,我炎龍族歷代的規矩,只要弟子從幻龍洞府所得法寶,均可作為自身法寶武器,可有此條?”

    炎無畏默默點頭應是。

    “既然如此,若是我們只是憑借推測這刀可能不利,就將它從那弟子手中剝奪,那幻龍洞府獲得法寶武器的慣例,豈不成了兒戲?”炎昌正長老繼續看著炎無畏,說道,“無畏師弟,方才你說那龍武用了這刀,便會被魔氣所噬,屠戮同門?這樣的話語,你身為我炎龍族六大長老之一,怎能隨意說出口的?”

    炎無畏臉上一紅,立即豎起手掌道:“師兄教訓得是!”便不再言語,眾長老也盡皆不言。

    末了,炎昌正長老看向大殿之外的天空,若有所思,緩緩說道:“眾位師弟,近幾十年來,這圣元大陸這上,不僅木旦和冰族逐漸強勢,連那些往昔毫不知名的小族,也漸漸興起,圣元城之中,各種勢力盤根錯節。我等身為炎龍族長老,肩負重任,理應盡力栽培優秀弟子,萬不可因一己偏激,影響了我炎龍族的長遠發展。”

    眾人都頷首道“是”,炎昌正又對龍云浦道:“云浦,你且將這刀帶去還給龍武那少年,但你須轉告一句話,這刀雖然威力無比,但不可過度使用,否者也會有害修行。”

    龍云浦知道龍武的法寶武器保住了,心中一喜,但不知炎昌正這話是何意思,當下又不敢多問,生怕眾位長老變卦,只得恭敬地行了一禮,上前接過寶刀,只聽炎昌正長老又道:“還有兩點,你且記住了,一是龍武那孩子尚且年少,這魔龍刀的來歷,暫且不要告訴他,以免給他造成不必要的影響。二是這刀現在雖然看起來沒了魔氣,但日后你對龍武那少年須得倍加關注,他天資過人,你應當盡力培養,若是他用了這刀有什么異樣,你須得及時告知我等。”

    “是,您考慮周全,弟子先替龍武謝過諸位長老!”龍云浦深深鞠躬,恭敬地道。

    面對龍云浦這名杰出弟子,幾位長老都點頭回禮,只有炎無謂和炎石雄兩人依舊冷哼一聲,不以為意。

    炎昌正又對坐在一旁的炎常劍道:“常劍師弟,幻龍洞府毀壞之處,勞煩你盡快帶人修復了,不可對外宣揚。”

    “是,昌正師兄!”炎常劍點頭應道,然后略微猶豫,說道,“那石室中毀壞的石棺......?”

    炎昌正看了看其他幾位長老,然后道:“至于那石棺,便依舊將它封在石室之中吧,大家意下如何?”

    其余幾人相互望了望,似乎也沒什么異議,均說道:“一切聽從昌正師兄決定便是!”

    龍云浦又堂上幾位長老行了一禮,轉身離開了長老殿。

    看著龍云浦帶著寶刀離去,炎無畏和炎石雄還欲再說什么,但炎昌正已然起身,大手一揮,示意此事就此了解,拂手而去。

  http://www.chtvh.com.cn/tianhengzhifunengji/1064659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chtvh.com.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北京pk拾开奖现场直播 抢庄牌九最新版 动物狂欢怎么玩才赚分 pt电子游戏大奖视频 重庆三星走势图 gucci意大利官网 云南时时开奖结果走势图 飞艇冠军二期四码计划软件 玩彩平台 迪马利亚 电竞比分网 双色球内部参选数据 2019年70期开什么马 捕鱼达人二有卡牌的 领航时时彩 pk10永久可用出号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