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唐三中文網 > 相愛六小時 > 第四十六章 玉璽(13)

第四十六章 玉璽(13)

    婚禮那日,雖是他親手將麻痹心神的藥喂進南樂口中,讓她的心痛極一時從而什么也做不了,可他看到南樂心痛之至的模樣時,同樣也如撕心裂肺般難受著。

    而今看到南樂終于又展開笑容恢復正常地站到他面前,他心里的那片陰霾也慢慢消散。

    且再見到她刻意為了諷刺他這么稱呼他的小模樣,不禁失笑。

    易辭道:“皇后娘娘,近來可好?”

    南樂看著他,心里作了一番工作。

    當初他把她嫁給皇宮里來不就是為了讓她保護易梓兼么?那要是他發現她其實并不與羅允凡對立,甚至和她關系很好,他會怎么樣?

    嘿嘿。

    南樂遂湊近羅允凡,親昵地挽了她的胳膊,說道:“多謝皇叔關心,南樂雖在這宮中人不生地不熟,不過好在有母后時時照料著,皇叔不用擔心。”

    羅允凡任她挽著自己,心中有厭惡卻不得不微笑點頭。

    南樂以為如此,易辭起碼會皺一下眉頭的。

    可是并沒有,易辭只在嘴角噙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好似早已看穿她的想法。

    他說:“有皇嫂照顧自然讓人放心,”他轉眼看向羅允凡,“只是皇嫂也保重身體,不要累壞了才是。”

    這段話的另一層含義便是——南樂和羅允凡相斗他很放心,并且提醒羅允凡小心點兒,南樂可不是個好惹的……

    南樂對易辭的反應很不滿意,沖羅允凡繼續說道:“是啊,母后這段日子一直照顧皇上,確實很累吧?母后也要多注意休息。”

    實際上南樂把易梓兼守得讓羅允凡根本見不到。

    羅允凡嘴角微微抽搐,靜默不語。

    南樂看著羅允凡,眼角余光卻是一直盯著易辭打轉,注意觀察著他的神態變化。

    可他聽了南樂的話仍然是無動于衷,好似這樣的事與他無關一般。

    羅允凡默了一陣兒,突然覺得這是個脫身的好機會,便順水推舟地配合南樂道:“皇后不必憂心,哀家不累,照顧皇上是我這個做母親的責任。這不,一會兒不見就有些怕他不乖了,那我先回去了。”她頓了頓,望著這一湖碧色,繼續說,“歌朧園景色甚美,皇后和攝政王不妨再轉會兒。”

    言罷,帶著自己的一眾人馬順著石子小路離開了歌朧園。

    按照她接下來的計劃,用易辭把南樂拖在這兒之后,她便可以毫無障礙的去鳳鸞殿把易梓兼接走,但她并不知道,除了南寧徐玉瑾這么兩個好欺負的,還有一個欺負不了的宋尋。

    因此南樂毫不擔心,順了她的意留在這兒。

    羅允凡這一走,偌大的園子里就只剩下易辭和南樂兩個人。

    南樂不想在這里杵下去,便放開腳步朝著圓形歌朧湖周邊幽長的長亭走去,打算繞著歌朧湖轉一圈兒,賞賞景。

    她剛走兩步,身后的人便不慌不忙的跟了上來,南樂側了側目光瞥了他一眼,而后若無其事地散自己的步。

    兩人一前一后相距不遠的走著,前面的人雖穿著一身寬大華麗的袍裙,卻像個山野丫頭大大咧咧毫不顧忌形象的快步而行,后面的人則慢條斯理地跟著,目不轉睛的看著左顧右盼的她,嘴角噙著一絲滿足的笑意。

    許久后,南樂突然聽到身后傳來的一聲輕喚:“南樂……”

    她仍然腳步不停,頭也不回的立刻說道:“皇叔從小住在宮中,該比本宮更熟悉宮里的規矩才是,縱使你比本宮的輩分大了一截,可本宮好歹貴為皇后,皇叔這么對本宮呼名道姓,不是以下犯上么?”

    “你不必刻意提醒我是我騙你進了這深宮做了皇后。”

    南樂極具諷刺地輕笑一聲,“怎么能是騙呢?皇叔說笑了,也多慮了。本宮只是想提醒攝政王殿下不要忘記自己的身份,不要忘記本宮的身份,雖說我們之前還算有點兒交情,可而今你我既已都各司其職,兩不相關,便不必再想著以前那點兒交情了。”

    “那點兒交情?是多少?”

    南樂聽他問的挺認真,便轉過身伸出拇指和食指比了個一丟丟在他眼前,“看清楚了嗎?可能殿下比較自作多情,可在本宮眼里,就這么點兒。”

    言罷,她轉頭繼續往前走。

    易辭在身后沉默了一會兒,問道:“你還在生我的氣是么?”

    因為南樂越是裝作滿不在意,就越會讓他擔心她還在傷心。

    南樂輕笑道:“生氣?本宮為何要生氣,本宮能有今日的榮華富貴,都是仰仗攝政王殿下處心積慮的好計謀啊,本宮謝皇叔還來不及呢,何來生氣。”

    易辭只自顧自說道:“南樂,我最害怕的,就是讓你傷心。倘若你還為之前的傷心而傷心,你可愿聽一聽我的解釋?”

    關于他為什么沒有娶她,不肯與她風雨同舟。

    傷心?

    聽到這個詞的時候南樂心里猛得震痛了一下。

    她怎么能不傷心?就算她沒有吃那些藥,她將他們的婚禮期盼了那么久,甚至將未來的每一個細節都在腦海里的期盼中幻想了無數遍,從相逢、相知、相愛,到相戀、相伴、甚至相守到死,再睜開眼、再將這一生的美好重來一遍……然后這一切都破碎了,怎能不傷心?多少次她坐在鏡子前看著從來不喜樂的自己控制不住的傻笑,多少次她一遍又一遍地懊惱自己變成了這么個滿腦子光有一個男人的沒出息的女人……

    但她還是沒有猜中結局,好好的一切從她的想象中偏離了軌道。

    思及此處之時,南樂的心有點亂。

    她煩躁的大喊:“老娘不傷心!也不想聽,你閉嘴!”她加快了腳步往前走,只想與身后的人遠一點兒。

    易辭也在后面加快了速度追著她。

    兩個人已經繞著歌朧湖轉了一個圈,又回到了起始的地方,那片桃林的出口。

    南樂走到湖邊時手腕突然被人緊緊抓住,她遂立刻停下腳步,轉過身垂眸冷漠的說道:“松手。”

    易辭卻是用力抓緊了她幾分,而后將她往自己身前輕輕一扯,南樂沒有防備,一個踉蹌險些撞進他懷里,距他僅有半臂不到的距離。

    南樂有些生氣的抬頭看他。

    易辭低了低頭,在她耳畔噴灑溫熱的氣息:“樂兒,你什么都好,就是生起氣來,作起戲來,脾氣倔得一發不可收拾。”

    南樂往后閃了閃,聽了他的話后立刻換做一副自己并沒有生氣的模樣,故作輕松地彎彎嘴角。

    明明偏偏就是不想讓自己如他所說的那般才如此,卻是真的一發不可收拾地繼續作自己的戲。她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那只手,似笑非笑地嘲諷道:“堂堂攝政王殿下,竟敢調戲有夫之婦。”

    好吧,她承認了,她真的很生氣,生氣他就這么把她嫁給了別人。

    易辭眸里的光跳動了幾下,他將依然牢牢握著的那只手抬高了幾分,腳下也猛然往前進一步,低頭死死看住南樂,帶幾分玩味的重復道:“調戲?”

    南樂看著不斷靠近的他的臉,心慌意亂的后退了一步。

    易辭便隨著她后退的腳步一步步往前,緊緊貼著她的身子。

    半晌他再一字一頓重復道:“調、戲?”

    好主意。

    易辭驀地伸出左臂將南樂已經近在咫尺的纖腰一攬,低下頭牢牢吻住了她的紅唇。

    南樂感受到他涼薄的唇在自己的唇上摩挲時,整個人還都是錯愕,待他撬開了她的貝齒展開了強烈霸道的攻勢時她才反應過來,想起自己還在生氣,便開始拼命掙扎,抵死相抗。

    可易辭簡直就像是鐵籠一般將她緊緊鎖在懷里,讓她絲毫掙脫不開,她遂改變了策略,用力將他往身后的歌朧湖中推搡。

    一個猛的推動,易辭的后腳跟懸空在湖岸,他仍牢牢鎖著南樂,敏捷地急急轉身,抱她騰身而起幾個翻旋,同她齊齊落入身后的那片桃林之中。

    他將一棵桃樹用力一蹬,便從半空的旋轉中停了下來,與南樂一同掉落在鋪滿了花瓣的粉盈盈的花海中,將她壓在身下,面容退開幾許,直直望著重又呆滯的南樂。

    他們身側被易辭踢得仍晃動不止的桃樹,延伸至二人頭頂的那顫顫巍巍的枝椏之上簌簌落下無數桃花瓣,像一場和風細雨般撒布在二人周身。

    易辭戲謔地笑道:“這樣調戲夠么?”

    南樂回了回神,剛想大罵,可是想到他這人越是罵就越過分,索性收了自己的脾氣,圈住他的脖子,彎了眉眼沒心沒肺地笑道:“我不僅是個有夫之婦,還是你親侄的妻子,你的親侄媳啊。你就這么給他扣了頂綠帽子么?”

    易辭聞言,帶著她從地上立了起來,將她抵在身后的桃樹上,手指摩挲在南樂輪廓分明的臉龐上,道:“你若是再拿這個激我,信不信我除了調戲再做點兒別的?”

    易辭的手順著南樂的臉龐下滑至她頸間,將她的衣領扯了扯,手指掐在她分明的鎖骨上。

    南樂似乎有點兒害怕,側轉了頭不再去看他,“流氓。

    這時,一聲呼叫從那方的石子小路傳來——“姐姐!”

  http://www.chtvh.com.cn/xiangailiuxiaoshi/692512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chtvh.com.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