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唐三中文網 > 血劍吟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弄巧成拙

第二百七十四章 弄巧成拙

?    雖然那塊蛇二十九的鐵牌表明來者的身份不過是排在蛇牙第二十九位,對衛衛英韶來說只是個不入流的小角色。

    可是,深知主上嚴令的他,卻明白,若這位冒然開聲的蛇二十九被白震天燒死在這里,那么,等待他的下場到底會是什么。

    是以,他才會如此著急忙慌地喝止白震天。

    可惜,起了大殺心的白震天出招及快,待他想要阻止時,大火,已蔓延于野。

    “衛將軍,此事你不說,我不說,白焰劍派欠你一個大人情!”

    白震天驅使著九朵白焰,手下不停,視線不移,卻對他身后的衛英韶說了這句沒頭沒腦的話。

    衛英韶怔了怔,他能爬上狼牙軍中如此高位,自也是個心思玲瓏之人,白震天的話聽進他耳中,根本不用去想,便已明白他的意思。

    同一時間,衛英韶只覺周遭氣氛一緊,似有千百道若有若無的殺氣凝聚在了他的身上。

    當下一聲苦笑,甚至連看也不用往后看一眼,便知他手下那十來個狼牙軍士,定然也已如他一般,被牢牢鎖定。

    白焰劍派的實力,還在他預估之上!

    正在驚懼時,幾乎也是在同一時間,另一股極強的壓力自他背后猛然升騰。

    孟烈。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這是一條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共識。

    當孟烈發現白震天急于殺死那神秘的蛇二十九時,這個念頭,陡然從他腦海內升起。

    蛇二十九曾說,主上嚴令,霸劍入城!

    這是一道保命符,可保他在場上百個霸劍弟子的性命。

    但前提是,蛇二十九不能死。

    若他死了,白震天甚至衛英韶在回稟主上時,大可以說并未接到蛇二十九帶來的命令,那么,在死無對證之下,即便是那位以鐵血嚴令而著稱的主上,怕也說不出話來。

    這也就是為何白震天不惜欠下衛英韶一個大人情,也要急于動手除掉蛇二十九的原因。

    所以,白震天要殺的,他就要保,保的不光是蛇二十九的命,也是他,乃至于上百霸劍弟子的命!

    可惜,孟烈雖在江湖上有暴烈劍的美譽,到底于霸劍山莊內只是排行第四的高手而已。

    他的武功不低,但也不能制霸全場。

    衛英韶在感受到背后升騰的氣勢時,白震天自也有所感。

    只見他不慌不忙,只回頭冷冷撇了一眼,右手劍勢不變,握著劍鞘的左手卻微抖了抖,頓時,三朵金焰自他劍鞘上飄飛而出。

    孟烈正自一躍臨空,宛如天神下凡一般就要從衛英韶頭頂躍過,陡然眼前金花亂顫,大驚之下,半空中腰腹使力,冷月連斬刷刷刷,只在一瞬間便橫七豎八劈了十五道凝如實質的彎月。

    他快,白震天更快,彎月才現,金焰已到近前。

    噗噗噗——!

    十五道彎月與三朵金焰撞在一起,沒有預想中的大爆發,冷月連斬在觸及金焰時,竟若冰塊一般被消溶于無形。

    三道輕響,卻是金焰穿透層層冷月,直接了當印在了孟烈橫封于身前的重劍上。

    于是在孟烈的視線中,他手中的重劍竟然越來越紅,本是堅硬如鐵的劍身,便在這火紅光芒中,漸漸變軟。

    熔化!

    孟烈的面色大變,他的重劍也是有來歷的,乃是十幾年前,老莊主孟逸凡為表彰他對霸劍山莊所作出的功績,親自選用上好的黑鐵之精,生生耗費了七七四十九日,方才成劍。

    此劍名:斷岳。

    陪伴了他十幾年,大小戰斗數不勝數,莫說損傷,就連一絲擦痕也未曾有過。

    誰曾想,白震天看起來只不過是隨手的一揮,三朵金焰拍下時,他這柄生死與共的斷岳重劍,竟然便有了熔化的跡象。

    “白震天,老夫與你拼了!”

    孟烈悲憤莫名,身在半空舌綻春雷一聲大吼,運起十二成功力,身軀硬生生在空中強行扭了一整圈,已經燃起了明火的斷岳重劍被他拼盡全力擲了出去。

    嗚——!

    伴隨孟烈十年往上的斷岳重劍拖起長長的火焰尾翼,比之流星墜地的威壓還要兇猛幾分,當頭直奔白震天腦袋。

    這一擊若是砸得實了,莫說白震天只是宗師境界,就是傳說中的隱宗高手,也得腦漿迸裂!

    可是,對于孟烈憤而全力的一擊,白震天竟連看也沒看一眼,他的神情,他的殛焰九轉,仍然專注于面前似乎空無一人的密林。

    鐺——!

    突然,在斷岳重劍飛行的軌跡下方,有白影一閃,五朵青焰才一幻化便同一時間撞在重劍上。

    鐺——!

    五朵之后,又有另一白影閃現,同樣也是五朵青焰撞了上去。

    青焰雖然比不得金焰,但威力也是不弱,頭五朵青焰連撞時,斷岳重劍的飛行軌跡已有了一絲紊亂,待后五朵又到時,斷岳直指白震天腦袋的劍尖,已然被抬高了三寸。

    原來卻是白焰劍派弟子深知其尊主的心思,以接力的方式連接撞在斷岳重劍上,不愿其干擾了尊主的出手。

    高手過招,只爭毫厘。

    毫厘之間已可斷人生死,何況是三寸,這已經可以令孟烈拼了重劍不要的最后一擊準頭大失。

    嗚——!

    斷岳的咆哮破空聲仍然兇猛,但長長的尾焰已經自白震天頭頂高處一劃而過,到底失之千里。

    不僅如此,由于孟烈乃是從后出兵,在斷岳從白震天頭頂劃過之后,其上蘊含的沖力仍在,甚至,在劍身原本的重量加持下,飛得越遠,那沖擊力道反而更強。

    轟——!

    斷岳一擲,狠狠砸進白震天身前密林。

    碎屑四濺間,白震天終于舍得回頭,沖孟烈露出個笑容,諷刺道:“謝了。”

    孟烈將將落回地面,聞言幾乎氣得噴出一口老血來,他的舍命一擊,不僅沒有幫到那位目前的盟友,反而還助了白震天一臂之力。

    這豈不是……弄巧成拙?

    “白兄!”

    衛英韶便在此時厲喝出聲:“你若要做,便做得干凈些!”

    白震天聞言,眉頭大展,笑道:“衛將軍請放心,白某做事自然有分寸,眼下恐怕那位假冒蛇牙的莽夫已被燒得尸骨無存了罷!”

    假冒兩字,被他咬得極重。

    ...

    

  http://www.chtvh.com.cn/xiejianyin/882727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chtvh.com.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