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唐三中文網 > 血劍吟 > 第九百三十一章 真相

第九百三十一章 真相

?    劍晨的厲喝,也讓唐玄宗的神情突然激動起來,肉眼可見的,他那張雖然蒼老,但卻保養得極好的儒雅臉龐以極快的度漲紅猙獰起來,厲聲道:

    “你以為,這是朕愿意的么?”

    他的呼吸陡然變得粗重起來,目光像是一頭野獸,死死盯著劍晨,怒聲道:“你以為,下這個決定,朕的心里又會好受到哪里去?”

    “要知道,死于當年之事的人中,除了你洛家之外,還有朕最疼愛的妹妹!”

    “你可知道,當時朕收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你的爺爺,也正好在那時出關!”

    “出關?”

    劍晨眉頭一擰,一點也不將唐玄宗那可怕的目光放在眼中,憤然道:“據你所,他閉關是為了找尋救治整個洛家的方法,而那時既然他已經出關,你們為何還是讓事情生?而且……”

    他的喉嚨突然像是被什么東西堵住了一般,而且什么,怎么也無法再下去。

    而且……他的爺爺出關后,竟然沒有阻止這一切的生,而是成為了最后真正毀滅洛家的人,這,何其諷刺?

    閉關尋找救人方法的伍元道人,出關后的第一件事,竟然就是殺人,那他閉關到底是為了什么?

    唐玄宗雙目通紅道:“洛兄……他的心智果非常人能及,其實他閉關的時間很短,可卻在并不知道洛家所中的是什么毒的情況下,真的找到了解除毒性的方法!”

    “既然已經有方法,那為什么不用?”

    劍晨厲聲喝問道,同時,他的身軀忍不住瘋狂顫抖起來,洛家中毒,可伍元道人已經找到了解決的辦法,那么如果當時洛家沒有被滅,而是因為這個方法而解除了毒性,后來的事情根本就不會生!

    天下劍門合攻洛家,這事看來很大,但到底也不過是江湖中的打打殺殺而已,有唐玄宗在,只要一聲令下,至少在明面上,又有哪個門派膽敢真正的得罪大唐皇朝?

    至于安祿山,他在意的是令洛家實力飛升的秘密所在,如果那秘密已經化為虛無,那他頂多抓住洛家幾個人好生研究一番,沒有結果之后,自然也就不會再對洛家產生興趣。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能夠被改寫的!

    “不是不用,而是沒時間去用!”

    唐玄宗目中突然噙著淚,哽咽道:“洛兄高才,雖然找到了解決的方法,可是,那方法卻非一朝一夕可為,在他的計劃中,至少還需要一年的時間來收集各種藥材,方可煉制出抑制瀝血丸之毒的解藥。”

    “你可知那時……我們最缺的就是時間!”

    他雙拳緊握,思緒仿佛完全浸入到十三年前,痛苦道:“安祿山那時鎮守雄武城,離衡陽雖然遙遠,但也遠不到要在路上走一年的距離,他得到消息的時候,天下劍門圍攻洛家已經有一段時日,這風聲早已散得太開,以他對實力的渴望,若是快馬加鞭,頂多還有五日便可到衡陽,到那時,一切都晚了!”

    “那時的安祿山手握重兵,從表面上對大唐仍然恭敬有加,朕雖然是皇帝,卻也不能無故斬殺朝中重臣,對于安祿山的來臨,除了暗中使些拌子之外,其實當真做不了什么。”

    “洛兄出關,第一時間已經從朕這里知道了事情的大概,他那時已經繼任鬼兵域域主之位,可鬼兵域實力雖強,在面對軍隊面前,力量終究還是有限,更何況,安祿山的狼牙軍那時乃是鎮守邊關的一道不可或缺的戰力,若損失太過慘重,而恰好外敵來犯,大唐的江山便岌岌可危!”

    唐玄宗看著劍晨,沉聲道:“江湖與朝堂一直以來就如黑與白的區別,大家固然井水不犯河水,但若是有外敵來侵,我中原男兒何嘗會少了血性,必然會一致對外!”

    劍晨默然,從唐玄宗的話里,他已經大概猜到了伍元道人那時的選擇。

    誠然,江湖俠士向來不將朝廷中人放在眼里,可若事關民族生死存亡之時,他們卻又會義無反顧地站在朝廷這一方,安祿山此次起事便可見一斑。

    安祿山是突厥人,非我漢人族類,他想要奪取大唐江山,便是要這江山從漢人的手中搶去他突厥人的手中,但凡有些血性的江湖好漢,哪個不是義憤填膺,此時江湖中自組織的狙擊狼牙軍的組織,早不知成立了多少,大家的目標都是一致,不管這江山是姓李還是姓什么,反正,不能落入非漢人的手中!

    伍元道人出關,空有解決瀝血丸的方法,卻沒有實施解決方案的時間,安祿山五日便來,以當時洛家之眾,只要被安祿山從中帶走任何一個人,那么在短時間內可以提升數倍實力的方法就極有可能會落入他的手中。

    若當真如此,恐怕安祿山根本隱忍不到今時今日,早就已經揮軍踏平了大唐國土!

    “那時,洛兄在知道了事情經過之后,沉默了三天,三天后,他主動來找朕,提出了一個解決所有問題的方法……”

    唐玄宗到這里,已然淚流不止,臉上的神情仿佛又回到了當日,那個下著暴雨的夜晚。

    “那時,洛兄……既然是洛家將會給大唐江山帶來不可控的危機,那么,此事因洛家而起,便從洛家……結束吧。”

    唐玄宗痛苦道:“洛兄的很平靜,就像是在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可朕……朕卻知道,那時的他……心,在滴著血。”

    “就在第二天,洛兄走后,便率領著鬼兵域的人,親自前往洛家,后來的事情你都已經知道了……”

    劍晨閉上了眼睛,萬萬想不到,伍元道人親手覆滅整個洛家,竟然是因此而起。

    他突然想起,那日在霸劍山莊,靳沖曾向他提起過的,洛家被滅門當日,那疑似霸劍山莊前莊主孟逸凡曾經對手持瀝血劍的伍元道人過的一句話……

    你不是不來嗎?

    想來,那時的伍元道人,內心中何嘗不是經過了劇烈的煎熬才做出了這個決定,而由孟逸凡的那句話中,他也能感覺到,或許唐玄宗今日向他所的,才是……

    真相!

    

  http://www.chtvh.com.cn/xiejianyin/882793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chtvh.com.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