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
唐三中文網 > 諸天之從大唐開始 > 第172章 老仙登場

第172章 老仙登場

    長安,

    太極宮,兩儀殿中。

    李世民帶領一干文臣武將,站立于李淵龍塌下首。

    大唐皇帝李淵此時臉色蒼白,在兩儀殿廣闊空間映照下,更顯其孤獨凄涼,似乎突然衰老了許多歲。

    他壓抑的眼神掃過殿中眾人,最后注目李世民,沉聲問道:“建成呢?“

    李世民頹然道:“我本意留他一命,可惜他執迷不悟,于玄武門外被亂箭射殺。”

    李淵龍軀一顫,仰首望往屋梁,雙目淚花滾動,

    “好,好!不愧是我的好兒子。好的很!!“

    李世民行到龍桌前止步,嘆道:“世民今日前來,可不是要與父親討論建成的事。“

    李淵怒道:“逆子,莫非還欲弒父不成?”

    李世民恭敬道:“弒父有傷天和,不到萬不得已,世民怎會出此下策。”

    言下之意,若是萬不得已,也不是不會殺了你。

    不等李淵廢話,他繼續道:“方才天降神雷,劈開玄武門廣場,現出當年楊素所修建的寶庫。聽聞此事的文武百官現在齊集太極殿外,共觀盛舉。若皇上愿借此機會,退位讓賢,日后也將傳位佳話。“

    李淵長身而起,雙目精光大盛,冷然道:“神雷?你準備得倒是充分,果然早有反意!

    可惜啊可惜,大唐的皇帝,始終是我。我一日不傳位給你,你就名不正言不順!”

    李世民夷然道:“我只是不愿讓好不容易得來的江山落入昏庸之人手上,皇上明察。“

    李淵勃然大怒,“逆子,你竟敢如此與為父說話。莫不知尊卑廉恥乎!”

    李世民眼中暗芒閃爍,喃喃道:“莫要逼我,我可以......殺了你。”

    李淵哈哈大笑道:“我乃天命之人,當日莫小樓殺不了我,北狄百萬狼軍奈何不了我,你豈能殺我?不要忘了,寧道奇曾授我葵花劍典,以我現在的輕功,若一心想走,你們誰能攔住我?而我一旦將你在玄武門所做的丑事公諸于眾,你就真的身敗名裂了。好兒子......跟我斗,你始終嫩了一點。”

    見李世民久不回答,似乎真拿他沒辦法,李淵這才聲音轉柔,“世民,如今我李家只剩下你一個皇子。我看不如這樣,我將太子之位傳給你,等我百年之后,天下不還是你的嗎?”

    李世民微微一笑,扭頭看了看身后的房玄齡與長孫無忌,“看來,我這老父親,還是沒看懂現在的局勢呢。”

    笑容不減,他又看向李淵,神情冷漠:“今日天降神雷,還有一樁趣事,好教父親得知。

    前隋太師宇文拓大徒弟寇仲,本欲利用地下的楊公寶庫奇襲長安,可惜天命不允,一道神雷暴露了他們的位置,如今孩兒已擊退來敵,并親手俘虜了寇仲。來啊,將他帶上來——”

    未幾,兩名鐵甲衛士便押來一個被五花大綁捆住的人,這人最引人注意的,是頭上戴著一個巨大的鐵盔,鐵盔也不知如何鑲嵌到他頭上的,包住了他整個頭顱,只留下雙目與口鼻,根本看不清來人面貌長相。

    這是寇仲?

    宇文拓之徒寇仲?

    他為什么要襲擊長安?為什么又要用鐵盔罩起來?

    “哦,對了。”

    李世民似乎察覺到了李淵心中疑惑,解釋道:“這人在戰斗時被利刃毀容,為了怕嚇到父皇,我才下令用鐵盔包裹住他哩。”

    鐵面人剛出現的時候,李淵心中已感到一絲不對。

    如今,心中不妙的感覺更甚,他伸長脖子仔細看著這鐵面人,鐵面人也抬起頭看向李淵,在接觸到李淵眼神的一剎那,他忽然變得極其狂躁,瘋狂想要說出什么來,可惜嘴被鐵皮封住,發出的聲音只是“嗚嗚嗚”之聲,根本不知道他說了些什么。

    “怎么會......”

    看著鐵面下滿是血絲的眼睛,李淵虎軀劇顫,臉上的神情扭曲到了極點……恐懼、震驚、恥辱、駭然、難以置信,一對眼珠更是因情緒太過激動而外凸出來,如同見到了這世間最恐怖的畫面,

    “不可能……不可能!怎么會是你……不可能!”

    過了好一會兒,他終于反應過來,開始驚慌失措的大吼起來,聲音顫抖而沙啞:“來人……快來人……來人啊!”

    殿上文臣武將都低垂黔首,無一人出聲,整個兩儀殿中只回蕩著李淵一個人的呼喝。

    “父親緣何如此激動,莫非這寇仲與你有仇?也罷,來人,將寇仲就地正法,讓我父親出口惡氣。”

    “不!不要——”李淵狂吼一聲,

    李世民哈哈笑道:“父親大人不必緊張,世民只是開個玩笑。”

    也許是站的累了,李世民了個案幾坐下,給自己倒上一杯茶,看著臉色慘白,神色驚恐到極點的李淵,笑瞇瞇道:“我知道你很疑惑,也很害怕。不用害怕......你是生是死,也不是我能決定的。”

    李世民說到最后一句的時候,往殿外深深一禮,恭敬道:

    “是吧,太師。”

    下一刻,除房玄齡、長孫無忌、秦川等人外,其他人齊刷刷向后看去,天策府眾人頓時臉色大變。

    那個男人。

    他怎么回來了?

    只見殿外卓立一人,劍眉星目,英姿絕世,不是宇文拓是誰?!

    “是你......宇文拓,是你!”

    眼前的劇變,幾乎讓李淵心理防線崩潰,他哪里還想不到究竟發生了什么!

    這一刻,他嘴唇張大,雙腳止不住的打顫。如果不是自己親眼所見,親耳所聽,打死他,也根本不可能想到在李閥已經平定天下的時候,在他這個大唐皇帝即將走向人生最巔峰的時刻,竟然遭遇當頭一棒,先前一切所作所為,皆為他人做了嫁衣!這樣的心理沖擊,讓他感覺整個世界都幾乎崩塌。

    這一年來,李閥在戰場上所向披靡,一路橫掃平定天下,所有人都將他奉若神明,當做平定亂世的英主,他也立志要做古往今來最偉大的帝皇。然而,一切,在今日似乎戛然而止......

    “宇文拓......我與你往日無怨,近日無仇……又將愛女白送給你,為什么,你到底要做什么?我李閥到底與你有何仇恨,你竟出如此毒計!”

    “哼,”莫小樓冷然一笑,“有何仇恨......你且看清楚,我到底是誰?”

    莫小樓說完便撤去了施加在李淵身上的道心種魔大法,當李淵再次看向他時,

    “你......竟然是你......怎么可能是你?”

    李淵發瘋般地狂叫起來,

    “不可能的,假的,啊哈哈,朕一定又在做噩夢,你......你為何冤魂不散,為何要纏著我。”

    莫小樓看都不看李淵的表演,轉頭看向在一旁悠然喝茶的“李世民”,笑著說道:“李淵的演技,沒你好。”

    “李世民”看了一眼莫小樓,苦笑一聲道:“全賴太師指教。”

    就在莫小樓與“李世民”說話的當口,李淵找準時機,急運身法,直沖后殿密道而去。

    當——

    卻是莫小樓后發先至,早已立于后殿門口,也不知從哪里掏出一根狼牙棒,迎著李淵飛來的方向就是一棒子輪了過去。

    “嘭”地一聲。

    狼牙棒結實地砸在李淵頭頂,將他一把擊退的同時,棒子直接炸開,巨大的撞擊力也讓李淵如遭雷劈,飛出十米遠,摔了個五葷八素,嘴里、鼻孔中皆留出鮮血來。

    李淵艱難地爬了起來。

    莫小樓如深淵般高大的身影緩緩走向李淵,居高臨下道:

    “嗯......”

    他似乎斟酌著詞語,然后,

    “全壘打。”

    閱讀悅,閱讀悅精彩!

    ( = )

    

  http://www.chtvh.com.cn/zhutianzhicongdatangkaishi/849842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chtvh.com.cn。唐三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tangsanshu.com
澳洲幸运10统一开奖吗